And finally one day, I woke up and I thought perhaps I'd had a stroke, because I lay in bed completely frozen, looking at the telephone, thinking, "Something is wrong and I should call for help," and I couldn't reach out my arm and pick up the phone and dial. And finally, after four full hours of my lying and staring at it, the phone rang, and somehow I managed to pick it up, and it was my father, and I said, "I'm in serious trouble. We need to do something."

后来,换了工作之后,症状更加严重。我开始常常拉扯自己额前的头发,是情不自禁地抓着头发往上拉,因为我几乎每天都头晕,而且持续的时间越来越长,到最后,每天只要醒着就会头晕,拉扯头发可以让我稍微清醒一些。头晕最严重的时候,走路都需要扶着墙。每天都是没睡醒的状态,刚从床上起来,刷牙的时候就可以闭着眼睛睡着。在办公室也是强忍着不打瞌睡,实在忍不住了,就跑厕所洗个脸,或者干脆在隔间里睡一会。工作总是无法好好完成,一遇到稍微有点麻烦的事情就开始烦躁不安,只能草草做完了事。还有,总是坐不稳站不安。坐着一段时间之后就开始想往地上蹲,控制不住地想往地上坐。只能用臀部上部接近尾龙骨的部分支撑在椅子上坐着,只有这样我才能坐得久一点。站着的时候必须找东西靠着,有时候靠墙上,有时候靠着桌子,否则就会开始烦躁不安,感觉自己马上就会晕过去或者突然猝死一样。另外,我还特别怕吵闹,如果身边的人说话稍微大声一些,就会觉得很烦躁,很想逃离出去。感觉所有的噪声在拼命地往我脑子里钻。那段时间我非常抵触跟别人交谈,不必要的社交也都尽可能推掉,甚至上司请吃饭我都不想去。我开始越来越少说话,因为说多了会累,气接不上(这再次让我怀疑我肾虚)。因此,一整天,如非必要,我绝不开口说话。对于刚换了新工作的我来说,这等于是将自己与所有同事都隔绝开了。因此,每天一上班,我就觉得周围的气氛异常的压抑,大家都很陌生,即使我已经在那里上班超过两个月了,可是,依然无法跟身边的同事好好交流。上班成了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本发明胶囊剂的制作过程为:取熟地1500g,合欢花1500g,柏子仁1500g,香附1500g,柴胡1500g,山药1500g,制首乌1500g,绞股蓝1500g ,栀子1500g,党参1500g,当归1500g,生牡蛎1500g,黄芪1500g,五味子UOOg,淫羊藿1500g,酸枣仁1500g,远志1500g,黄柏15()0g,金线莲l500g,钩藤1500g,力卩10倍量乙醇,加热回流提取3次,每次2小时,将3次提取液合并,减压回收乙醇并浓缩至药液浓度为0.5g生药/mL,抽滤后,滤液的相对密度约为1.08(2(TC);上述滤液经体积为IOL的大孔吸附树脂柱,先用10倍树脂柱体积的去离子水或蒸馏水洗脱,再用5倍树脂柱体积的95%乙醇洗脱,收集乙醇洗脱液,去除乙醇溶剂,得到组份药粉;装入胶嚢制为胶嚢剂,每粒胶嚢装0.3g。可以每12粒为一板。本发明颗粒剂的制作过程为:取熟地2000g,合欢花2000g,柏子仁2000g,香附2000g,柴胡2000g,山药2000g,制首乌2000g,绞股蓝2000g ,梔子2000g,党参2000g,当归2000g,生牡蛎2000g,黄芙2000g,五味子2000g,淫羊藿2000g,酸枣仁2000g,远志2000g g,黄柏20()()g,金线莲2000g,钩藤2000g,将所述组份按配比混合,投入粉碎机粉碎成细粉,细粉过筛后放入耐酸碱浸渍锅内,在常温下,与乙醇共同浸渍20天,将浸渍好的液体及药渣进行压榨过滤,分离后取滤液,加热浓缩至糊状,放入烘箱,控制在8(TC,烘干后冷却,粉碎后加入3000g淀粉混合,制粒、干燥、整粒、分装,包装得成品,每袋4〜6g包装。
人的心情低落就像感冒一样经常会来干扰一下,普通的心情低落也像感冒一样会不药而自愈。但是抑郁症却不同了,它是长期的精神和情绪的失调,有先天性格的原因,更有后天长期自身不良习惯、外在压力的累计造成的,现代社会生活和工作的压力增大,因此患抑郁症的人群也越来越多。目前市场上抗抑郁药物的种类主要有:特异性血清素(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SSRIs),血清素和去甲肾上腺素再摄取抑制剂(SNRIs),三环抗抑郁剂(TCAs),单胺氧化酶抑制剂(MAOIs)等,其中最常见的是SSRIs和SNRIs这两类。血清素与去甲肾上腺素都是能够传递兴奋信号、产生愉悦感的神经递质,而抑郁症患者的中枢神经系统内的这些物质含量较少,抗抑郁药物通过提高它们在神经突触中的浓度来发挥作用。人类对自身的神经系统和情绪调控系统了解的并不深入,受制于人们对这个疾病的认识,抗抑郁药物的发展最近几年处于比较缓慢的阶段,销售额前10名的药物从10年前的总销量接近100亿美元,下降到如今的不到40亿美元,这主要是因为重磅药物的专利到期,而新上市的药物在机制上又没有突破性创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