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时会去抑郁症和焦虑症小组观察,看看大家遇到的具体问题是什么。网友 厨子猪跑 在3月27日问 我有时会去抑郁症和焦虑症小组观察,看看大家遇到的具体问题是什么。网友 厨子猪跑 在3月27日问道: “还在上学的(焦虑症)病友,如何应对成绩下滑或保持学习状态? 如题,楼主本科在读,生病之后GPA掉得很厉害,每学期有那么两三门课很喜欢强迫自己去拯救的课可以得很高分,其他的课仿佛完全没有力气去学了,但以前不是这样的,不管是否喜欢都能打起精神学的不错。现在好像丧失了做事情的活力了。 然后会自责而且感到有落差。因为觉得自己原本可以做的比这更好...... 这学期状态更差,上课精神也很不好,每天过得特别难过,经常一在床上躺就躺很久。 真的真的求经验!不管是正在经历相似过程的还是已经走过去的,欢迎分享!” 我并没期望真的能帮上什么忙,因为我知道每个焦虑的人的内心感受可能都会不一样,但是还是抱着应该写点总结的心态试着简要回复了一下: 我曾有一段时间跟你差不多,我在实验室工作,但每天能保持工作两三个小时就不错了,看书的时候经常会惊恐发作。首先我是接受现状了,因为我知道自己认知能力下降了,不能强求学习能力还像以前一样,每天两个小时已经很好了;我拿个小本子写每天必须要做的事事无巨细,做完一项就给自己标个小红花;我练习冥想,惊恐发作的时候就跑到安静的地方发一会呆,听听冥想用的音乐休息一会,等平静下来再回去接着学习。另外,我有服药,药物可能也起到了一定作用。 过了几日楼主回复到: “谢谢分享!真的很需要有这样的病友来分享经验和故事!It really helps!” 看来他/她觉得这些话有用。既然如此,我也转帖在这里。并不是多么仔细地回答,跟我开此帖的原意不符(我是希望系统性地写关于抑郁症的东西)。但是有时候就是快刀斩乱麻,对于一些人,一两句话就能安抚慌乱惊恐的一天。 ... aizzibleoK

问•举痛论》中说:"百病皆生于气。"《医方论-越鞠丸》中亦说:"凡 郁病必先气病,气得流通,郁于何有。"抑郁症,焦虑症的病变机制关键在 于情志不舒,气郁发于始,终于末,贯穿于本病始终。而情志不遂,气机不畅 乃始发于肝,明•赵献可《医贯•郁病论》中认为五郁以木郁为先导。《丹 溪心法》云:"郁者,结聚而不得发越也,当升者不升,当降者不得降,当变 化者不得变化也。此为传化失常,六郁之病见矣。,,肝主疏泄,喜条达,肝之 疏泄功能正常,则全身气机升降出入运动疏通畅达,通而不滞,气血调和, 经络通利,脏腑器官活动正常协调,情志舒畅。由于各脏腑间存在相生相克的 关系,故肝之疏泄功能失常,可以累及心、脾、肾,演变为多种病证,出现神 志功能失调的不同性质的各类郁证症候群。肝气郁结,血行不畅可致血瘀; 肝失疏泄,水津停滞,聚湿为痰;肝气不畅,郁久化火;肝郁化火,灼伤肝阴, 导致肾阴亏虚;肝郁气滞,木不疏土,导致脾失健运;脾伤而致食少纳呆,营 血渐耗,心失所养,神失所藏而心慌不安、情绪低落、懒言少动、反应緩慢 等;痰火互结,扰乱心神出现烦躁、失眠等。根据《证治汇补'郁证》:"郁 病虽多,皆因气不周流,法当顺气为先。"及《素问.'六元正纪大论》:"木 郁达之",以疏通气机为总的治则,并依据瘀、血、痰、火以及虚、实之病 理演变机制与实际辨证相结合,以疏肝活血、养心安神、化痰开窍为主。
4.3.3 妊娠期及产后抑郁 妊娠期及产后女性处于激素水平波动期,抑郁症发生率高。此期抑郁症危害较大,对孕产妇、(胎)婴儿以及整个家庭都造成严重影响。我国学者对现有临床资料及诊疗指南进行研究,提出妊娠期及产后抑郁治疗5项基本原则[18]:①综合治疗,包括药物治疗、心理治疗、物理治疗等;②全程治疗,同样分为急性期、巩固期、维持期;③分级治疗,分级治疗的原则基本如前,若为重度抑郁症并伴精神病性症状、极端想法及行为时,务必进行精神专科治疗;④以孕产妇安全为前提;⑤保证(胎)婴儿安全。目前FDA和我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均未正式批准任何一种抗抑郁症药用于妊娠及哺乳期。所有的抗抑郁症药均会渗入乳汁,对发育的远期影响尚不明确,故原则上应尽量避免在哺乳期用药。如病情需要必须在哺乳期用药,建议采取最小有效剂量,必要时可考虑终止哺乳。目前尚无确切证据表明何种抗抑郁症药对孕产妇抑郁更有效,故药物选择主要参考既往用药史及耐受性。SSRIs常作为一线用药选择,其中舍曲林临床应用较多,被证明具有较高安全性,但尚缺乏远期影响资料。
也是这时候,大概是2015年10月的时候吧,我开始觉得自己非常不正常,需要去医院检查一下。一开始去的是耳鼻喉科,因为我怀疑所有的这些症状都是因为我严重的鼻炎呼吸不畅顺,导致脑部缺氧而产生的。于是我开始接受脱敏治疗。但是每次我跟医生说我头晕,说话说多了脸会发麻,胸闷的时候,医生总是说鼻炎虽然会影响到呼吸和生活,但是并不会出现这些症状。而且,接受脱敏治疗两三周之后,除了鼻子稍微通了一些,其余症状甚至更严重了。于是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肾虚。看中医,医生给我开了些补气的中药,除了有些心理作用外,然并卵。后来我又怀疑自己之前的肺炎和支气管炎还没痊愈,于是,我去看呼吸内科。挂了一个专家号,那个主任听了我的描述之后,建议我住院全面检查,于是我跟公司请了一个礼拜假。做了包括脑电图,脑CT,胸透,B超,心电图,动态心电图,心彩超,肺功能,肝功能,血常规在内的十几种检查。住院期间,医生为避免我有什么心脏病,一直在给我吊丹参。几天后,结果出来,全部正常。那个主任医师说第一次见我的时候就大概猜到我其实没什么大问题,(注意,他说的是没什么大问题!)但是,你的状况, 如果不给你做个全面检查,你是不会安心的。等一下我让心理科的医生跟你谈一下吧。
But in 1994, three years later, I found myself losing interest in almost everything. I didn't want to do any of the things I had previously wanted to do, and I didn't know why. The opposite of depression is not happiness, but vitality. And it was vitality that seemed to seep away from me in that moment. Everything there was to do seemed like too much work. I would come home and I would see the red light flashing on my answering machine, and instead of being thrilled to hear from my friends, I would think, "What a lot of people that is to have to call back." Or I would decide I should have lunch, and then I would think, but I'd have to get the food out and put it on a plate and cut it up and chew it and swallow it, and it felt to me like the Stations of the Cross.
根据目前国内外抑郁症药物治疗指南,一般推荐SSRIs、SNRIs、NaSSAs等新一代抗抑郁症药作为首选药物。在我国部分地区,由于经济限制,TCAs如阿米替林、氯米帕明、麦普替林等仍作为一线治疗药物[9]。抗抑郁症药物具有不同的作用机制及不良反应,对每个人的治疗应答也不尽相同,合理选择与应用药物尤为重要。英国精神药理协会(British Association for Psychopharmacology,BAP)对目前一线抗抑郁症药物治疗疗效进行进一步文献荟萃分析,在其更新的循证医学指南 [11] 中指出,相比于SSRIs,双通道阻断药SNRIs(如文拉法辛)可能具有更高的特异性及更好的疗效;而在SSRIs中,艾司西酞普兰的疗效可能优于其他SSRIs;综合考虑治疗应答率、疗效、耐受性等因素时,选择舍曲林及艾司西酞普兰可能治疗效果最佳。
我第一次接触抑郁量表这个事物也是在2005年。我的班级辅导员带我去精神卫生中心做诊断。从我们的学校到这个地方要做很长一段的地铁。在去程上,辅导员一直在安慰我,说学业压力大不要紧的,这学期少修点课不就可以了吗?等我到达精神卫生中心以后,我记得我在电脑前面做了很多选择题,之后跟医生聊了聊。我的辅导员得到了我的诊断报告,但是她没有告诉我具体信息,只说没什么大碍。回程的路上,她却沉默地一句话都不再跟我说。回到学校之后,她再也不跟我联系,而我的情况却在一天天恶化。她去带我做诊断是应我父亲的要求,她好似仅把这当成是一个任务去完成。后来我办理休学,她也没有帮一点忙。我回忆这段经历的时候,认为她是有失职的。但是随着时间推移,我在情理上原谅了她。我们学校的本科生辅导员是由本校直升硕士一年级新生担任的。我刚刚步入大学校园,对于她,新生活何尝不是也刚刚展开。也许她想的只是怎么完成好组织任务并且自己顺利毕业。让一个对抑郁症没有了解的跟自己非亲非故的人做到更多实在是难为她了。但从学校管理的角度上讲,她没有照顾好她的学生,是失职的。我们的学校,应该给予本科生的辅导员一些心理咨询辅导,让他们具备一些基本的心理健康常识,以便服务他们的学生。后来我的同班同学中也有人在毕业后直升本校硕士研究生,并且担任本科生的辅导员。在我们聚会时,他们有人提到,在连续几届的学生中都有人有抑郁症,其中一届有一个学生在宿舍里上吊自杀。当我听到这样的故事时,心中一声叹息。

我大概是去年12月的时候,也就是2015年12月,确诊的焦虑症。不过,确诊的过程有些曲折和漫长。跟很多得过类似疾病的人一样,我也是走了很多弯路才最终确诊的。确诊之后,为了寻找病因,我仔细回忆过,发现自己大概从2014年下半年就开始出现轻微的症状了。只是那时候根本没想过会发展到这么严重的地步。一开始,我只是时常觉得头晕,鼻子不通气(我有比较严重的过敏性鼻炎),常常容易紧张(那时候准备毕业,去面试的时候总会过度紧张),常常无法集中精神,脱发也比较严重(每次洗头,手上总是满满的头发,洗一次头起码掉一百多根),经常觉得乏力,想睡觉。出现这些症状前,我曾经因为烟酒过多得过一次挺严重的急性肺炎和支气管炎。打了差不多十瓶急先锋之后,休息了七八个月才逐步恢复。但是明显能感觉到自己的体质下降了很多。于是,那段时间老是怀疑自己身体有毛病,怀疑最多的是两个,癌症(抽烟)和肾虚(脱发,乏力)。
And one of the things that often gets lost in discussions of depression is that you know it's ridiculous. You know it's ridiculous while you're experiencing it. You know that most people manage to listen to their messages and eat lunch and organize themselves to take a shower and go out the front door and that it's not a big deal, and yet you are nonetheless in its grip and you are unable to figure out any way around it. And so I began to feel myself doing less and thinking less and feeling less. It was a kind of nullit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