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时会去抑郁症和焦虑症小组观察,看看大家遇到的具体问题是什么。网友 厨子猪跑 在3月27日问 我有时会去抑郁症和焦虑症小组观察,看看大家遇到的具体问题是什么。网友 厨子猪跑 在3月27日问道: “还在上学的(焦虑症)病友,如何应对成绩下滑或保持学习状态? 如题,楼主本科在读,生病之后GPA掉得很厉害,每学期有那么两三门课很喜欢强迫自己去拯救的课可以得很高分,其他的课仿佛完全没有力气去学了,但以前不是这样的,不管是否喜欢都能打起精神学的不错。现在好像丧失了做事情的活力了。 然后会自责而且感到有落差。因为觉得自己原本可以做的比这更好...... 这学期状态更差,上课精神也很不好,每天过得特别难过,经常一在床上躺就躺很久。 真的真的求经验!不管是正在经历相似过程的还是已经走过去的,欢迎分享!” 我并没期望真的能帮上什么忙,因为我知道每个焦虑的人的内心感受可能都会不一样,但是还是抱着应该写点总结的心态试着简要回复了一下: 我曾有一段时间跟你差不多,我在实验室工作,但每天能保持工作两三个小时就不错了,看书的时候经常会惊恐发作。首先我是接受现状了,因为我知道自己认知能力下降了,不能强求学习能力还像以前一样,每天两个小时已经很好了;我拿个小本子写每天必须要做的事事无巨细,做完一项就给自己标个小红花;我练习冥想,惊恐发作的时候就跑到安静的地方发一会呆,听听冥想用的音乐休息一会,等平静下来再回去接着学习。另外,我有服药,药物可能也起到了一定作用。 过了几日楼主回复到: “谢谢分享!真的很需要有这样的病友来分享经验和故事!It really helps!” 看来他/她觉得这些话有用。既然如此,我也转帖在这里。并不是多么仔细地回答,跟我开此帖的原意不符(我是希望系统性地写关于抑郁症的东西)。但是有时候就是快刀斩乱麻,对于一些人,一两句话就能安抚慌乱惊恐的一天。 ... aizzibleoK
很多正在经历抑郁症的人,并非不知道自己正在经历什么,并非对自己的感受缺乏自知。但是他们缺乏的是应对抑郁症的经验,也就是说即便是觉察到了自己正在经历的困境,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我在第一次出现抑郁症状的时候,对抑郁症是一无所知的。那是2005年,那时候我刚上大一。抑郁症这个概念开始在中文媒体上受到广泛的关注,我个人感觉,是在张国荣自杀之后。张国荣去世之前很少有人知道还有抑郁症这回事。他自杀是在2003年,而2005年我对抑郁症仍然知之甚少。直到今日,很多人对于抑郁症是怎么回事也只是了解皮毛。何况,这本来就不是什么轻松的话题,若不是亲朋挚友间有亲历的人,恐怕一般人也不会有兴趣了解。但是现在的时代毕竟不同于12年前。今天我们使用手机上网、使用各种社交媒体来快速了解信息。我的母亲跟我说,她是在电视节目里看到一个专家讲解抑郁症,才终于对我的感受有了一些了解。2005年的时候,我休学在家,她每天看到就鼓励我说,“要开心一点,你看我过得多开心,你也可以开心起来的”。现在,她会说,她依然无法理解我的感受,但是至少她知道了什么样的话说了是没用的。
青少年抑郁症的原因主要见于遗传因素,性格因素及患病前是否受过精神刺激。在这几种因素当中,家族遗传性因素对儿童抑郁症影响很大。经调查显示:大约有50%的抑郁症儿童父母中,至少有一人曾患过抑郁症,可见这个发病几率还是非常高的。   其次,性格特点是不容忽视的因素。很多孩子患病前具有以下这些性格缺陷:性格内向、文静,不爱交际,不喜欢出头露面,孤僻、多疑,经常注意到事物消极一面;还有些儿童病前多表现无能,被动,好纠缠,依赖和孤独的特点或是病前个性倔强,好攻击别人,这样的性格一旦受到意外打击后易患抑郁症。   最后,致病因素还与病前受过精神刺激有关。一般的患者在发病前都受过精神方面的刺激,如父母死亡或离异,父母对子女采取排斥或漠不关心的态度,早年曾患有严重的不幸经历,青春期遭遇精神创伤,或者身患疾病,人际关系的不协调,学习成绩不良等均可诱发抑郁症。
我有时会去抑郁症和焦虑症小组观察,看看大家遇到的具体问题是什么。网友 厨子猪跑 在3月27日问 我有时会去抑郁症和焦虑症小组观察,看看大家遇到的具体问题是什么。网友 厨子猪跑 在3月27日问道: “还在上学的(焦虑症)病友,如何应对成绩下滑或保持学习状态? 如题,楼主本科在读,生病之后GPA掉得很厉害,每学期有那么两三门课很喜欢强迫自己去拯救的课可以得很高分,其他的课仿佛完全没有力气去学了,但以前不是这样的,不管是否喜欢都能打起精神学的不错。现在好像丧失了做事情的活力了。 然后会自责而且感到有落差。因为觉得自己原本可以做的比这更好...... 这学期状态更差,上课精神也很不好,每天过得特别难过,经常一在床上躺就躺很久。 真的真的求经验!不管是正在经历相似过程的还是已经走过去的,欢迎分享!” 我并没期望真的能帮上什么忙,因为我知道每个焦虑的人的内心感受可能都会不一样,但是还是抱着应该写点总结的心态试着简要回复了一下: 我曾有一段时间跟你差不多,我在实验室工作,但每天能保持工作两三个小时就不错了,看书的时候经常会惊恐发作。首先我是接受现状了,因为我知道自己认知能力下降了,不能强求学习能力还像以前一样,每天两个小时已经很好了;我拿个小本子写每天必须要做的事事无巨细,做完一项就给自己标个小红花;我练习冥想,惊恐发作的时候就跑到安静的地方发一会呆,听听冥想用的音乐休息一会,等平静下来再回去接着学习。另外,我有服药,药物可能也起到了一定作用。 过了几日楼主回复到: “谢谢分享!真的很需要有这样的病友来分享经验和故事!It really helps!” 看来他/她觉得这些话有用。既然如此,我也转帖在这里。并不是多么仔细地回答,跟我开此帖的原意不符(我是希望系统性地写关于抑郁症的东西)。但是有时候就是快刀斩乱麻,对于一些人,一两句话就能安抚慌乱惊恐的一天。 ... aizzibleoK
后来,换了工作之后,症状更加严重。我开始常常拉扯自己额前的头发,是情不自禁地抓着头发往上拉,因为我几乎每天都头晕,而且持续的时间越来越长,到最后,每天只要醒着就会头晕,拉扯头发可以让我稍微清醒一些。头晕最严重的时候,走路都需要扶着墙。每天都是没睡醒的状态,刚从床上起来,刷牙的时候就可以闭着眼睛睡着。在办公室也是强忍着不打瞌睡,实在忍不住了,就跑厕所洗个脸,或者干脆在隔间里睡一会。工作总是无法好好完成,一遇到稍微有点麻烦的事情就开始烦躁不安,只能草草做完了事。还有,总是坐不稳站不安。坐着一段时间之后就开始想往地上蹲,控制不住地想往地上坐。只能用臀部上部接近尾龙骨的部分支撑在椅子上坐着,只有这样我才能坐得久一点。站着的时候必须找东西靠着,有时候靠墙上,有时候靠着桌子,否则就会开始烦躁不安,感觉自己马上就会晕过去或者突然猝死一样。另外,我还特别怕吵闹,如果身边的人说话稍微大声一些,就会觉得很烦躁,很想逃离出去。感觉所有的噪声在拼命地往我脑子里钻。那段时间我非常抵触跟别人交谈,不必要的社交也都尽可能推掉,甚至上司请吃饭我都不想去。我开始越来越少说话,因为说多了会累,气接不上(这再次让我怀疑我肾虚)。因此,一整天,如非必要,我绝不开口说话。对于刚换了新工作的我来说,这等于是将自己与所有同事都隔绝开了。因此,每天一上班,我就觉得周围的气氛异常的压抑,大家都很陌生,即使我已经在那里上班超过两个月了,可是,依然无法跟身边的同事好好交流。上班成了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如图可见,抑郁症可以由很多原因引起,比如家族病史,遗传因素,童年影音,家庭教育,成长环境,人生变故,身体因素,疾病,生产,药物酒精滥用,甚至环境因素,季节变换,水土不服等等等等。这些都可以归纳成为客观原因因,充分说明了抑郁症的客观存在性。比如,家庭病史可能会让你获得抑郁症的风险比别人高出10倍;敏感得性格让你更容易被伤害。这些都是真实存在的,而你对此无能为力。疾病,体弱,会让人缺乏能量导致暂时的焦虑和抑郁情绪。同时,长期的抑郁或者焦虑,会消耗身体里的化学物质和能量,甚至影响身体健康;反过来,又会加重抑郁病情。这也是为什么,抑郁症需要药物治疗的原因。可是,抑郁症却并不是我们从外界直接被动获得的,而是主观获得的。在此我更愿意把抑郁症比作一种习惯,一种自卑,自责,完美主义,自我怀疑等等不良应激反应的习惯。别误会,这种习惯并不是某个人由于自身素质问题而生出的三观问题,而恰恰是一种根据个人经历而产生的,非常原始自然“合理”的,符合“事实”的直觉/环境认知/自我总结。然而由于个体经历局限,认知局限,你所认为的”事实“经常会与实际事实,与或者别人眼中看到的你的事实,或者与对解决问题有利的事实之间,有相当的偏差。这也就是我所理解的人的局限。举个例子,一个从小被父亲当男孩奚落,母亲又常年在外留学的女孩子。她头发长过虱子,衣服常年脏兮兮,没有玩过洋娃娃,没有穿过裙子,没有在外面流过泪。青春期发育时,这个女孩子发育早个子又比当地男生高大,从小被人嘲笑。很长一段时间,她都非常羡慕干干净净穿着可爱颜色的衣服,梳子各色发型,个子娇小的女孩子,梨花带雨,楚楚可怜。后来,她变成了一个非常怕自己没有女人味的青年,总是害怕自己成为傻大个或者女汉子。再后来她交往了一个几年后由于异地劈腿,而让她之后独自痛苦了五年的初恋,初恋曾表示过喜爱铅笔腿类型的女孩而她不是。就像很多鸡汤文一样顺理成章的,女孩几个月不怎么吃饭狂运动变成了竹根女。很多年后,即使女孩最后变成一个高挑而明理的女人。可是明明处于偏低的正常体重, 却依然变态地执著于变瘦变小鸟依人而感觉自己可以获得更多的安全感。不在乎脸,不在乎妆容,不在乎身高不在乎一切,只是很容易因为胖瘦而没有自信。女孩脑中关于美丽和女人味的事实,和大多数人眼中的现实已经产生了差别。过度放大胖瘦在生活中的重要程度,因为这是她早年人生中所有不安全感的心理暗示来源。好了各位看官,这个例子就是本人系列。但我可以肯定,我这样的例子并不稀有,EATING DISORDER又是一个大写的大众病。说回来,通过以上例子,我想说的是,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牛角尖”,我们看到的事实,和真实的事实,多多少少是有差距的。我看到的镜子中的我自己,loser,恶心,没有女人味,这是我认识的自己,我认为的事实。而真实的事实可能又是另外一番景象。当各种事件发生时,我们会产生这种错误的,有偏差不必要的认知和结论;从而使自己反复确认错误的事实,陷入不必要的抑郁焦虑情绪中,迷失了解决问题的方向。所以在造成抑郁症的诸多原因之中,我认为,纠正这种错误认知的思维训练是最重要的。也是除了吃药以外,我们唯一可以调节的地方。其实这就是我们常说的认识世界,认识自己,坦然面对,修炼心性。而这个课题,每一个人都会遇到,如果抑郁这烂透的一段人生是你精神修炼的契机,我觉得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很多正在经历抑郁症的人,并非不知道自己正在经历什么,并非对自己的感受缺乏自知。但是他们缺乏的是应对抑郁症的经验,也就是说即便是觉察到了自己正在经历的困境,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我在第一次出现抑郁症状的时候,对抑郁症是一无所知的。那是2005年,那时候我刚上大一。抑郁症这个概念开始在中文媒体上受到广泛的关注,我个人感觉,是在张国荣自杀之后。张国荣去世之前很少有人知道还有抑郁症这回事。他自杀是在2003年,而2005年我对抑郁症仍然知之甚少。直到今日,很多人对于抑郁症是怎么回事也只是了解皮毛。何况,这本来就不是什么轻松的话题,若不是亲朋挚友间有亲历的人,恐怕一般人也不会有兴趣了解。但是现在的时代毕竟不同于12年前。今天我们使用手机上网、使用各种社交媒体来快速了解信息。我的母亲跟我说,她是在电视节目里看到一个专家讲解抑郁症,才终于对我的感受有了一些了解。2005年的时候,我休学在家,她每天看到就鼓励我说,“要开心一点,你看我过得多开心,你也可以开心起来的”。现在,她会说,她依然无法理解我的感受,但是至少她知道了什么样的话说了是没用的。
抑郁症治疗的目标是提高显效率和临床治愈率,最大限度减少病残率和自杀率,预防复发,最终达到提高生存质量,恢复社会功能的目的。目前抑郁症的治疗主要包括药物治疗、心理治疗、物理治疗、替代与补充治疗。受本身疾病严重程度、患者个体情况差异影响,抑郁症的治疗选择较为复杂。一般认为,阈下抑郁及轻度抑郁建议采取非药物治疗。中重度抑郁推荐抗抑郁症药作为一线治疗选择,可考虑联合心理治疗、物理治疗及替代与补充治疗以达到最佳治疗效果。抗抑郁治疗原则主要有:①综合评估,个体化治疗;②患者开始治疗前知情同意;③尽可能单一用药,剂量逐步递增,达到最小有效量后足量足疗程治疗;④治疗期间密切观察病情变化和不良反应并及时处理,尽可能采用量表形式定期评估;⑤治疗效果不佳时重新评估,可考虑换药、增药或联合治疗,但需要注意药物之间的相互作用;⑥可联合心理治疗、物理治疗及替代与补充治疗等;⑦积极治疗原发病与共发病[9]。近年来提出量化治疗(measurement based care, MBC)的理念,2015年APA多伦多会议重申抑郁症治疗中MBC的重要性。MBC基于循证医学实践发展,可为临床治疗方案选择及制定提供参考依据,目前已在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疾病中广泛使用。抑郁症中MBC主要包括[10]:①准确评估症状严重程度;②确保足够的抗抑郁症药物剂量;③评估药物的耐受性;④监测和增加治疗依从性;⑤确保治疗的安全性。APA更新的指南中已纳入MBC理念。
Brintellix通用名Vortioxetine,是一种调节和促进血清素分泌类的药物,属于非典型性抗抑郁症药物,它的机制目前还不完全清楚,但是发现它同时起到血清素再摄取抑制剂、去甲肾上腺素再摄取抑制剂、5-HT 1A受体激动剂、5-HT 1B受体部分激动剂等功能。武田制药声称,这款药物是目前唯一通过这种综合性的功能来促进血清素水平的药物,虽然每一种功能对其发挥抗抑郁作用的贡献有多大,目前为止还不是很清楚,此药除了能够改善患者的情绪外,临床研究显示还能改善认知功能,对于目前市场上销售的抗抑郁症药物来说,这可以称得上是一种具有进步性的药物。此药由武田和丹麦的灵北制药公司共同销售,在这笔交易中武田支付灵北制药4000万美元的先期付款,另外总计高达3.45亿美元的里程碑付款。2013年先后在美国和欧盟上市,预测2017年销售额8.45亿美元, 2021年销售额为17.5亿美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