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二十幾歲,但是和抑鬱打交道也是十幾年了。也經歷過許多不同階段,甚至對意思告訴我的“痊癒 這裡二十幾歲,但是和抑鬱打交道也是十幾年了。也經歷過許多不同階段,甚至對意思告訴我的“痊癒”抱懷疑態度。 因為自己從小也接觸了這方面,在診所的時候也閱讀過一些書,有人認為抑鬱症不是一種「痊癒」,祂更像某個階段的情緒,比如“痊癒”後遇到更大的打擊,如果心態和觀念發生變化,好像還有另外一種堅強熬過去。 也有人覺得抑鬱是沒由來的,好像沒有抑鬱的理由,但就是喪失了繼續生活的樂趣,其實我覺得許多抑鬱的人多多少少都會自求發出求救信號。 我自己而言停藥多年,時而抑鬱,已經習慣了和抑鬱做朋友,反復的掙扎麻木,反復的激奮和追求,今天可以多開心就可以有多難過。 但對自身症狀的分析,潛意識裡抗拒諮詢和吃藥,該懂的都懂,也許我腦袋裡希望自己以這種抑鬱來“放鬆自己”。 搞笑的是自己會坐樓頂邊緣來折磨自己,當改變想法回地面的時候又會有一種鬆了口氣的感覺來理解自己。計畫永遠都在變,明天要去死明天要活著,但是明天的明天也不看醫生不吃藥,醫院的表能做出別人想要的不同的結果,催眠自己藥貴諮詢費貴來逃避,又會覺得自己還繼續搞笑的活著呢。 我覺得這個症狀太複杂,沒有固定的治療方式,每個人都是不同的。有的人需要看諮詢有的人不需要,藥的作用除了帶來心裡的某些慰藉和生理的壓制,真的覺得不會有多少人喜歡吃藥,因為吃藥還會帶來一種潛意識觀「我有病」。 一些重藥對精神分裂者和重度抑鬱者會短期內有效的作用,所有人的主觀意識都是「治病先治命」,當然也祇有活著才有可能治療。大概 十年前自己吃的一些藥副作用比較大,我確實腦袋少折騰很多,身體也是。因為我昏昏沉沉,反應遲鈍,記憶力變差,身體無力疲憊,根本沒有多的精力去思考問題就算是自殘和死亡。大概是因為這種原因我對藥也產生了一種陰影,覺得它不是在救我,而是對我的症狀更大的摧殘。我時刻希望自己正常生活,又抗拒正常生活的我為什麼要吃藥,為什麼要難受,人本身就是矛盾的。 也是十幾年前我們當地的一個老師,確診中度抑鬱,大家覺得她平時是一個很積極陽光的人,在這個小城市最多覺得一個人孤僻,什麼抑鬱症大部分人沒聽說過覺得矯情。 這個老師也覺得多放鬆多走走就好了,因為她自己也不瞭解抑鬱症,其實已經產生一種自愈的情緒,而醫院這邊為了幫她好起來給她開了少量的藥,她一下子就崩潰了,沒過多久在她們居民樓八樓跳樓自殺了。 我們諮詢師和我們説起這個老師的時候,覺得她是突然覺得原來自己有這麼嚴重,需要到吃藥的地步,心裡開始告訴自己「原來我有病」,也去查了好多抑鬱的事情,越瞭解越抑鬱,也預約過她們諮詢師但沒有後續,後來就聽到自殺的事。 因為離我當時的家也挺近的,路過看到她家人在她逝去的地方跪著燒紙錢痛哭,也和別人搭話想不通為什麼,覺得也不是身體上的絕症為什麼好端端一個人就想不開了,我們不是她無法明白她內心最後到底是怎麼掙扎的。 以及很小就發現自己的一共“共情”情緒,現在都想用“共鬱”來形容。可以説這是人的基本感官感受,比如看了喜劇會笑,看了恐怖片會怕,而我看了一些電影比如「霸王別姬」會更加抑鬱,並且不斷的去瞭解影片中的角色的情緒,並深深的影響了我,我在很久很久中都難以走出來。 遇到好的人事物真的可以是良藥,也可以是毒藥。最常見是親情友情愛情,特別友情愛情,遇到好的朋友會樂觀很多,遇到喜歡的戀人會積極很多,而一旦被這種信任的人傷害,痛苦是翻了好幾倍的,一下子這個人就不好了的感覺,比如我現在。 持續跟帖,説了自己遇到的一些事和理解,好像無法幫上樓主,但是覺得樓主開的貼很有意義,謝謝。 ... 饲养员童S
得知我得的是焦虑症之后,我开始回忆自己这差不多两年来的种种表现。我发现,过去的两年来,只有24岁的我,活得像一个七八十岁的老人。我抗拒社交,总是无精打采,全身乏力,从一楼走到4楼中途都要停下来休息一下,说话说多一些就上气不接下气,站几分钟就得找地方靠着。买一堆党参枸杞红枣,甚至当归来泡水喝,一天不喝就觉得自己会突然晕过去。晚上入睡之前,身体总会不停地震颤。半夜会突然胸闷惊醒,就像被谁捂着鼻子和嘴巴透不过气来一样。那段时间,我一直在担心自己会突然死掉。我常常回想自己二十几年的人生,到底做了些什么?常常想起自己以前做错的事情,然后心情会突然跌入低谷,每天下班,或者周末休息的时候,我都是一个人关在房间里坐在书桌前发呆,或者看书。一整天几乎都不说话。我开始失去食欲,肚子饿了也不想吃东西。吃饭吃到一半会突然胸闷。
最近忙着写论文,这个贴就被我这么晾着了。还有两个月我就完成大作啦,继续努力~@@!最为偷懒, 最近忙着写论文,这个贴就被我这么晾着了。还有两个月我就完成大作啦,继续努力~@@!最为偷懒,就转自己以前写过的吧。 我发现我的一篇日记总是有人收藏,尤其是最近,平均每几天就有一个人收藏,后台总是给我发来通知。 那就说明这篇帖子的内容是被人需要的,有人在搜索着。 沉默,是会呼吸的痛。我能想象到,在屏幕的那一边,有一个人正在经历着精神上的痛苦,他/她想尽力地帮助自己,不放弃一丝希望。他/她虽什么也没说,但每一天的生活都是真实地痛苦着。 我希望这个帖子能帮助有需要的人好起来。 我相信你能最终好起来。因为至少还有我这样的人,还有很多专业的人士,愿意帮助你。去认识他们,去寻求帮助,你并不孤独。 《长期抑郁该如何治疗?如何预防抑郁症复发?》 https://www.douban.com/note/576926663/ ... aizzibleoK

我大概是去年12月的时候,也就是2015年12月,确诊的焦虑症。不过,确诊的过程有些曲折和漫长。跟很多得过类似疾病的人一样,我也是走了很多弯路才最终确诊的。确诊之后,为了寻找病因,我仔细回忆过,发现自己大概从2014年下半年就开始出现轻微的症状了。只是那时候根本没想过会发展到这么严重的地步。一开始,我只是时常觉得头晕,鼻子不通气(我有比较严重的过敏性鼻炎),常常容易紧张(那时候准备毕业,去面试的时候总会过度紧张),常常无法集中精神,脱发也比较严重(每次洗头,手上总是满满的头发,洗一次头起码掉一百多根),经常觉得乏力,想睡觉。出现这些症状前,我曾经因为烟酒过多得过一次挺严重的急性肺炎和支气管炎。打了差不多十瓶急先锋之后,休息了七八个月才逐步恢复。但是明显能感觉到自己的体质下降了很多。于是,那段时间老是怀疑自己身体有毛病,怀疑最多的是两个,癌症(抽烟)和肾虚(脱发,乏力)。
得知我得的是焦虑症之后,我开始回忆自己这差不多两年来的种种表现。我发现,过去的两年来,只有24岁的我,活得像一个七八十岁的老人。我抗拒社交,总是无精打采,全身乏力,从一楼走到4楼中途都要停下来休息一下,说话说多一些就上气不接下气,站几分钟就得找地方靠着。买一堆党参枸杞红枣,甚至当归来泡水喝,一天不喝就觉得自己会突然晕过去。晚上入睡之前,身体总会不停地震颤。半夜会突然胸闷惊醒,就像被谁捂着鼻子和嘴巴透不过气来一样。那段时间,我一直在担心自己会突然死掉。我常常回想自己二十几年的人生,到底做了些什么?常常想起自己以前做错的事情,然后心情会突然跌入低谷,每天下班,或者周末休息的时候,我都是一个人关在房间里坐在书桌前发呆,或者看书。一整天几乎都不说话。我开始失去食欲,肚子饿了也不想吃东西。吃饭吃到一半会突然胸闷。
And finally one day, I woke up and I thought perhaps I'd had a stroke, because I lay in bed completely frozen, looking at the telephone, thinking, "Something is wrong and I should call for help," and I couldn't reach out my arm and pick up the phone and dial. And finally, after four full hours of my lying and staring at it, the phone rang, and somehow I managed to pick it up, and it was my father, and I said, "I'm in serious trouble. We need to do something."

确诊之后,我开始每天服药治疗,刚开始药物就产生了功效,胸闷和不安的情绪有了些许好转。但是每天依然乏力,无法集中注意力,总是打瞌睡。(后来,医生跟我说,我吃的药里面有安眠药,而且其它几种药物也有犯困的副作用。)服药大概两~三周之后,头晕,紧张的症状开始减少了。大概三个月左右,我感觉自己时不时会有非常清醒的时候,起床后整个大脑非常清醒,就像缺氧的脑袋突然戴上了氧气罐。但是,我吃的药会让我犯困,依旧严重影响我的工作。于是,医生减掉了我的安眠药,只给我开几粒,让我晚上睡不着的时候吃。到了今年五六月份的时候,也就是前几个月,我已经基本恢复了。同事们都说我不是刚进来时那个样子了。跟大家有说有笑的。工作起来也更轻松了。但是医生说药还得继续吃,起码要吃一年半以上才能停。事实证明,医生的话是没错的。上个月,我以为我已经痊愈了,想擅自停药,却发现,只要超过两天没吃药,我的病情就有复发的征兆。于是,只得听医生的话,继续吃药。(药不能停啊)
人的心情低落就像感冒一样经常会来干扰一下,普通的心情低落也像感冒一样会不药而自愈。但是抑郁症却不同了,它是长期的精神和情绪的失调,有先天性格的原因,更有后天长期自身不良习惯、外在压力的累计造成的,现代社会生活和工作的压力增大,因此患抑郁症的人群也越来越多。目前市场上抗抑郁药物的种类主要有:特异性血清素(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SSRIs),血清素和去甲肾上腺素再摄取抑制剂(SNRIs),三环抗抑郁剂(TCAs),单胺氧化酶抑制剂(MAOIs)等,其中最常见的是SSRIs和SNRIs这两类。血清素与去甲肾上腺素都是能够传递兴奋信号、产生愉悦感的神经递质,而抑郁症患者的中枢神经系统内的这些物质含量较少,抗抑郁药物通过提高它们在神经突触中的浓度来发挥作用。人类对自身的神经系统和情绪调控系统了解的并不深入,受制于人们对这个疾病的认识,抗抑郁药物的发展最近几年处于比较缓慢的阶段,销售额前10名的药物从10年前的总销量接近100亿美元,下降到如今的不到40亿美元,这主要是因为重磅药物的专利到期,而新上市的药物在机制上又没有突破性创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