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概是去年12月的时候,也就是2015年12月,确诊的焦虑症。不过,确诊的过程有些曲折和漫长。跟很多得过类似疾病的人一样,我也是走了很多弯路才最终确诊的。确诊之后,为了寻找病因,我仔细回忆过,发现自己大概从2014年下半年就开始出现轻微的症状了。只是那时候根本没想过会发展到这么严重的地步。一开始,我只是时常觉得头晕,鼻子不通气(我有比较严重的过敏性鼻炎),常常容易紧张(那时候准备毕业,去面试的时候总会过度紧张),常常无法集中精神,脱发也比较严重(每次洗头,手上总是满满的头发,洗一次头起码掉一百多根),经常觉得乏力,想睡觉。出现这些症状前,我曾经因为烟酒过多得过一次挺严重的急性肺炎和支气管炎。打了差不多十瓶急先锋之后,休息了七八个月才逐步恢复。但是明显能感觉到自己的体质下降了很多。于是,那段时间老是怀疑自己身体有毛病,怀疑最多的是两个,癌症(抽烟)和肾虚(脱发,乏力)。
根据目前国内外抑郁症药物治疗指南,一般推荐SSRIs、SNRIs、NaSSAs等新一代抗抑郁症药作为首选药物。在我国部分地区,由于经济限制,TCAs如阿米替林、氯米帕明、麦普替林等仍作为一线治疗药物[9]。抗抑郁症药物具有不同的作用机制及不良反应,对每个人的治疗应答也不尽相同,合理选择与应用药物尤为重要。英国精神药理协会(British Association for Psychopharmacology,BAP)对目前一线抗抑郁症药物治疗疗效进行进一步文献荟萃分析,在其更新的循证医学指南 [11] 中指出,相比于SSRIs,双通道阻断药SNRIs(如文拉法辛)可能具有更高的特异性及更好的疗效;而在SSRIs中,艾司西酞普兰的疗效可能优于其他SSRIs;综合考虑治疗应答率、疗效、耐受性等因素时,选择舍曲林及艾司西酞普兰可能治疗效果最佳。
儿童和青少年的药物治疗一直处于争议之中,因为不同药物的药量和副作用都不同,推荐用药和剂量大部分都是按照成年人而定的指标,在儿童和青少年的药物治疗中最主要的挑战还是在于如何在药物效果和其副作用中做取舍。不过即使在儿童和青少年这个群体中,抗抑郁药物仍然表现出显著的医疗效果。但是不同的药物效果差距很大,对于三环类药物,一份2013年的研究发现在6-18岁这个年龄段中,药物的几乎没有反应率并且对于抑郁症只有很小的作用。然而,当这个年龄段只限制在青少年阶段的时候,尽管总的药效还是不高,但是在这个年龄段有所提高。另外一份2012年的研究发现更新型的抗抑郁药物,对比安慰剂的话,康复率为45%vs38%。但是也有证据表明相比于安慰剂,药物会引起更高的自杀想法(4%vs2.5%)。还有研究专注于康复率,发现药物反应率与安慰剂反应率的对比为61%与50%。不过大量的研究发现总的来说,新型药物SSRI的药效都较为良好,并且氟西汀_百度百科的效果最为显著。

有一个特别特别关键的问题每个抑郁症患者都得遇到的,那就是抑郁症是不是自己的问题,是不是自己思想心态的问题。这个问题,也许医生和旁人可以很明确的回答说不是,这是抑郁症。每个深陷抑郁症的人都会很在意这个问题,包括我,我们都希望不是自己的问题(虽然又如上段所说的觉得是自己的问题才抑郁)。抑郁症,他当然是一个病,一般是抑郁久了身体里面缺乏让人有精力的化学因素(不懂不过类似)所以做什么都有气无力,表现得懒惰,厌世,什么也不做。这是有科学根据的病,病人不容易控制自己,严重了更有自杀或者幻觉等各种更加显而易见的症状。然而归根结底,抑郁这个状态,他是自我的因素,用俗话不负责任的话来说就是自我主观想不开导致的,所以是可以调节的,也就是为什么抑郁症是可以恢复的原因。然而,你千万不能给一个抑郁症的患者说你抑郁是你自己想不开,是懒惰,因为这不是事实。事实是想不开也分主观想不开和客观想不开,懒惰也分主动懒惰但是很爽每天开心得要死,和不愿意懒惰在抑郁期间每天无法集中精神,从而认为自己懒惰从而而更加憎恨自己。这会把他们推向万丈深渊,而且这也不是真的。抑郁症患者的他们的主观想不开,是由于各种客观原因导致的,这些因素可能包括遗传,生性敏感,人生变故,失恋,父母离婚,小的时候亲情缺失成长有隐患,遇人不淑工作出现重大阻碍,人生观崩塌等等等等。易宇恒的“无所事事,卧床不起,活着失眠不睡无法集中注意力等等”懒惰“的症状,是因为病情想不开,加上身体确实化学物质所造成的。
抑郁症的诊断主要根据WHO制定的《疾病和有关健康问题的国际统计分类》第10次修订本(International Classification of Diseases,ICD-10)[6]及美国精神病学会(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APA)制定的《精神疾病的诊断和统计手册》第5次修订本(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5,DSM-5)[7]标准。抑郁症诊断的核心标准为抑郁发作持续至少2周,既往不存在轻躁狂或躁狂发作且除外精神活性物质或器质性精神障碍。目前抑郁症的诊断仍主要基于临床症状主诉,尚无特异性较好的实验室及辅助检查确诊方法。ICD-10及DSM-5中抑郁症的诊断标准主要包括[6-7]:①相对固定的不合乎个体实际情况的抑郁心境,且存在于一天中大多数时间,持续至少2周;②对平时感兴趣的事情丧失兴趣或愉快感;③常感疲惫,精力不足;④其他:自信心丧失、自卑、无价值感、无理由的过分自责、不适当的罪恶感、失眠、食欲减退、体质量减轻、思维分散、注意力降低、反复出现自杀观念或自杀行为等。根据符合的症状条款数目,ICD-10和DSM-5分别界定抑郁的轻、中、重严重程度。英国国家临床最优化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for Health and Care Excellence,NICE)首次提出阈下抑郁这一新亚型[8],系指低于轻度抑郁症诊断标准,以长期存在1或2项抑郁症状为主要特征,如失眠、疲惫、注意力分散、效率下降、躯体不适等,临床常易忽视。NICE指出,阈下抑郁在英国的患病率高,为30%~40%,与抑郁症造成同样严重的自残、自杀影响及经济损失,值得重视。
虽然药物和心理方面的干预措施对重度抑郁患者均有效,但抗抑郁药物仍是治疗重度抑郁症的主要手段。在过去二十年里,SSRIs(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已逐步成为最常用的抗抑郁处方药。Escitalopram作为最新上市的一类SSRI药物,是外旋西酞普兰的纯S-对映异构体。在本系统评价中,我们对Escitalopram与其他抗抑郁药相比治疗急性期重度抑郁症的有效性、可接受性和耐受性进行了评价。共有22个随机对照试验(约4000名受试者)纳入本研究。结果显示: Escitalopram似乎适合成为治疗中到重度抑郁症的一线药物。由于纳入研究只比较了少数几种抗抑郁药物,因此我们无法确定其疗效与其他众多临床抗抑郁剂相比,孰好孰坏。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对6个研究(接近2000名病人)的合并结果表明,Escitalopram的疗效优于citalopram。
The next day I started with the medications and the therapy. And I also started reckoning with this terrible question: If I'm not the tough person who could have made it through a concentration camp, then who am I? And if I have to take medication, is that medication making me more fully myself, or is it making me someone else? And how do I feel about it if it's making me someone else?
4.3.3 妊娠期及产后抑郁 妊娠期及产后女性处于激素水平波动期,抑郁症发生率高。此期抑郁症危害较大,对孕产妇、(胎)婴儿以及整个家庭都造成严重影响。我国学者对现有临床资料及诊疗指南进行研究,提出妊娠期及产后抑郁治疗5项基本原则[18]:①综合治疗,包括药物治疗、心理治疗、物理治疗等;②全程治疗,同样分为急性期、巩固期、维持期;③分级治疗,分级治疗的原则基本如前,若为重度抑郁症并伴精神病性症状、极端想法及行为时,务必进行精神专科治疗;④以孕产妇安全为前提;⑤保证(胎)婴儿安全。目前FDA和我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均未正式批准任何一种抗抑郁症药用于妊娠及哺乳期。所有的抗抑郁症药均会渗入乳汁,对发育的远期影响尚不明确,故原则上应尽量避免在哺乳期用药。如病情需要必须在哺乳期用药,建议采取最小有效剂量,必要时可考虑终止哺乳。目前尚无确切证据表明何种抗抑郁症药对孕产妇抑郁更有效,故药物选择主要参考既往用药史及耐受性。SSRIs常作为一线用药选择,其中舍曲林临床应用较多,被证明具有较高安全性,但尚缺乏远期影响资料。
根据目前国内外抑郁症药物治疗指南,一般推荐SSRIs、SNRIs、NaSSAs等新一代抗抑郁症药作为首选药物。在我国部分地区,由于经济限制,TCAs如阿米替林、氯米帕明、麦普替林等仍作为一线治疗药物[9]。抗抑郁症药物具有不同的作用机制及不良反应,对每个人的治疗应答也不尽相同,合理选择与应用药物尤为重要。英国精神药理协会(British Association for Psychopharmacology,BAP)对目前一线抗抑郁症药物治疗疗效进行进一步文献荟萃分析,在其更新的循证医学指南 [11] 中指出,相比于SSRIs,双通道阻断药SNRIs(如文拉法辛)可能具有更高的特异性及更好的疗效;而在SSRIs中,艾司西酞普兰的疗效可能优于其他SSRIs;综合考虑治疗应答率、疗效、耐受性等因素时,选择舍曲林及艾司西酞普兰可能治疗效果最佳。
Abstract DESCRIPTION: Update of the 2009 U.S. Preventive Services Task Force (USPSTF) recommendation on screening for 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 (MDD) in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METHODS: The USPSTF reviewed the evidence on the benefits and harms of screening; the accuracy of primary care-feasible screening tests; and the benefits and harms of treatment with psychotherapy, medications, and collaborative care models in patients aged 7 to 18 years. POPULATION: This recommendation applies to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aged 18 years or younger who do not have a diagnosis of MDD. RECOMMENDATION: The USPSTF recommends screening for MDD in adolescents aged 12 to 18 years. Screening should be implemented with adequate systems in place to ensure accurate diagnosis, effective treatment, and appropriate follow-up. (B recommendation) The USPSTF concludes that the current evidence is insufficient to assess the balance of benefits and harms of screening for MDD in children aged 11 years or younger. (I statement).
从上一段关于概念和种类的介绍,大家是否可以大概判断出自己或关注的人有无患有抑郁症呢?如果你不能确定,请找到权威网站做抑郁测试(这样的测试到处都有,在这我只给出一个英国医疗部的一个官方网站,Depression self-assessment) 。测试的结果应该以可以让你判断出是否有抑郁症、症状类型、持续时间及严重程度为标准。这样的测试,一般都需要本人去填写完成。在这里担心患者的朋友可以与患者商量得到允许后,同患者一起做测试以了解他们的真实情况。(切忌勉强对方)。我们都知道,抑郁症可以从轻度的情绪低落烦闷到中度的感到疲倦焦虑,身体机能紊乱等到重度的慢性无好转、自残自杀。为了避免减缓病情恶化,即时准确地对抑郁症的测试判断非常重要,有条件的朋友请一定前往权威医院就诊。这时,担心患者的朋友们可以试图劝说初次患病/疑似抑郁症却并不承认自己有抑郁症的朋友不要讳疾忌医,正确地对待疾病知识,是科学和逻辑的思考方式。这种正视问题解决问题的态度,是一种难得的人生智慧,也是治疗抑郁症的终极手段。一旦确诊后,根据自身情况,可以选择吃药,心理咨询,自我训练,或者参加群体讨论。
得知我得的是焦虑症之后,我开始回忆自己这差不多两年来的种种表现。我发现,过去的两年来,只有24岁的我,活得像一个七八十岁的老人。我抗拒社交,总是无精打采,全身乏力,从一楼走到4楼中途都要停下来休息一下,说话说多一些就上气不接下气,站几分钟就得找地方靠着。买一堆党参枸杞红枣,甚至当归来泡水喝,一天不喝就觉得自己会突然晕过去。晚上入睡之前,身体总会不停地震颤。半夜会突然胸闷惊醒,就像被谁捂着鼻子和嘴巴透不过气来一样。那段时间,我一直在担心自己会突然死掉。我常常回想自己二十几年的人生,到底做了些什么?常常想起自己以前做错的事情,然后心情会突然跌入低谷,每天下班,或者周末休息的时候,我都是一个人关在房间里坐在书桌前发呆,或者看书。一整天几乎都不说话。我开始失去食欲,肚子饿了也不想吃东西。吃饭吃到一半会突然胸闷。
4.3.3 妊娠期及产后抑郁 妊娠期及产后女性处于激素水平波动期,抑郁症发生率高。此期抑郁症危害较大,对孕产妇、(胎)婴儿以及整个家庭都造成严重影响。我国学者对现有临床资料及诊疗指南进行研究,提出妊娠期及产后抑郁治疗5项基本原则[18]:①综合治疗,包括药物治疗、心理治疗、物理治疗等;②全程治疗,同样分为急性期、巩固期、维持期;③分级治疗,分级治疗的原则基本如前,若为重度抑郁症并伴精神病性症状、极端想法及行为时,务必进行精神专科治疗;④以孕产妇安全为前提;⑤保证(胎)婴儿安全。目前FDA和我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均未正式批准任何一种抗抑郁症药用于妊娠及哺乳期。所有的抗抑郁症药均会渗入乳汁,对发育的远期影响尚不明确,故原则上应尽量避免在哺乳期用药。如病情需要必须在哺乳期用药,建议采取最小有效剂量,必要时可考虑终止哺乳。目前尚无确切证据表明何种抗抑郁症药对孕产妇抑郁更有效,故药物选择主要参考既往用药史及耐受性。SSRIs常作为一线用药选择,其中舍曲林临床应用较多,被证明具有较高安全性,但尚缺乏远期影响资料。
经颅磁刺激技术(transcranial magnetic stimulation,TMS)即以磁信号刺激颅脑神经方式达到神经功能改善目的。TMS在1985应用于临床治疗,随着技术的发展与革新,出现具有连续可调功能的重复TMS(repetitive transcranial magnetic stimulation,rTMS),并在临床精神病、神经疾病及康复领域获得越来越多的认可。低频和高频rTMS均能有效治疗抑郁症,二者效果相当,但前者耐受性更好,适应人群更广泛,故目前抑郁症治疗中主要采用低频rTMS。2016年美国临床经颅刺激学会发布的TMS治疗重度抑郁症共识[22]指出,每日左前额TMS治疗急性期抑郁症患者安全有效。该共识认为,对于临床诊断符合DSM-5定义的抑郁症,单次发作或复发性抑郁症、抗抑郁症药物治疗效果不佳或不耐受的患者,应考虑单独或合并TMS治疗。TMS在急性期及急性期后治疗中均有良好效果,并且急性期后持续TMS治疗可降低抑郁症复发风险。

The next day I started with the medications and the therapy. And I also started reckoning with this terrible question: If I'm not the tough person who could have made it through a concentration camp, then who am I? And if I have to take medication, is that medication making me more fully myself, or is it making me someone else? And how do I feel about it if it's making me someone els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