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ink to this web site does not imply an endorsement of, affiliation or association of any kind with this web site or the third party responsible for it the Company, its affiliates and related companies. In addition, the Company is not responsible for this web site or the information contained or collected therein. Use of this web site is entirely at your own risk and subject to its terms and conditions of use including use of Personal Information. You may not create links from other web sites to this Site without the prior permission of the Company.
目前我国精神科医师常使用的抑郁症诊断分类系统包括世界卫生组织制定的《国际疾病分类》第十版(International Category of Disease, ICD-10)和美国的《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第五版(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DSM-V),来帮助评估和诊断青少年抑郁症。研究还发现标准化的评估工具(量表和问卷等)可以帮助提高青少年抑郁症的识别率。成功用于诊断和评估青少年抑郁症的量表和问卷很多, 美国预防服务工作组(Preventive Services Task Force of United States, USPTF)推荐使用的青少年抑郁症筛查量表变包括贝克抑郁自评量表(Beck Depression Inventory,BDI),同时我国目前常用筛查量表还包括流调用抑郁量表(Center for Epidemiological Survey-Depression Scale, CES-D)、Kutcher青少年抑郁量表(Kutcher Adolescent Depression Scale,KADS)、儿童抑郁自评量表(Depression Self-Rating Scale for Children,DSRSC)、儿童抑郁量表(Children's Depression Inventory,CDI)、症状自评量表(Self-Reporting Inventory,SCL-90)等。
抗抑郁症药物近年来发展迅速,其品种已超过20多种。目前,除三环类(tricyclic antidepressants,TCAs)作为经典抗抑郁症药仍保留TCAs这个名称外,国内外较多按作用机制划分命名,主要包括[9]:①5-HT再摄取抑制药(selective serotonin reuptake inhibitor,SSRIs),如氟西汀、帕罗西汀、舍曲林、氟伏沙明、西酞普兰和艾司西酞普兰;②选择性5-HT及NE再摄取抑制药(selective serotonin-norepinephrine reuptake inhibitors,SNRIs),如文拉法辛、度洛西汀;③NE及特异性5-HT能抗抑郁症药(noradrenergic and specific serotonergic antidepressant,NaSSA) ,如米氮平;④NE及DA再摄取抑制药(norepinephrine-dopamine reuptake inhibitors,NDRIs),如安非他酮;⑤5-HT2A受体拮抗药及5-HT再摄取抑制药(serotonin receptor antagonists reuptake inhibitor,SARIs),如曲唑酮、奈法唑酮;⑥单胺氧化酶抑制药(monoamine oxidase inhibitors,MAOIs),如苯乙肼、环苯丙胺及新一代可逆性MAOIs吗氯贝胺。除TCAs和MAOIs作为经典的第一代抗抑郁症药,上述药物多属于新一代抗抑郁症药。
我大概是去年12月的时候,也就是2015年12月,确诊的焦虑症。不过,确诊的过程有些曲折和漫长。跟很多得过类似疾病的人一样,我也是走了很多弯路才最终确诊的。确诊之后,为了寻找病因,我仔细回忆过,发现自己大概从2014年下半年就开始出现轻微的症状了。只是那时候根本没想过会发展到这么严重的地步。一开始,我只是时常觉得头晕,鼻子不通气(我有比较严重的过敏性鼻炎),常常容易紧张(那时候准备毕业,去面试的时候总会过度紧张),常常无法集中精神,脱发也比较严重(每次洗头,手上总是满满的头发,洗一次头起码掉一百多根),经常觉得乏力,想睡觉。出现这些症状前,我曾经因为烟酒过多得过一次挺严重的急性肺炎和支气管炎。打了差不多十瓶急先锋之后,休息了七八个月才逐步恢复。但是明显能感觉到自己的体质下降了很多。于是,那段时间老是怀疑自己身体有毛病,怀疑最多的是两个,癌症(抽烟)和肾虚(脱发,乏力)。

是由两种非常有效的化合物组成的合剂。三氟噻吨是一种神经阻滞剂,根据不同剂量具有不同药理作用。大剂量的三氟噻吨主要拮抗突触后膜的多巴胺受体,降低多巴胺能活性 ;而小剂量三氟噻吨主要作用于突触前膜多巴胺自身调节受体(D2受体),促进多巴胺的合成和释放,使突触间隙中多巴胺的含量增加,而发挥抗焦虑和抗抑郁作用。四甲蒽丙胺是一种双相抗抑郁剂,可以抑制突触前膜对去甲肾上腺素及5-羟色胺的再摄取作用,提高了突触间隙的单胺类递质的含量。两种成分的合剂具有协同的调整中枢神经系统的功能,抗抑郁、抗焦虑和兴奋特性。另一方面,本药中的四甲蒽丙胺可以对抗大剂量时三氟噻吨可能产生的锥体外系症状。三氟噻吨和四甲蒽丙胺相互拮抗的结果使本药的抗胆碱能作用较四甲蒽丙胺弱。本药对上述中枢神经递质的影响,临床上也相应表现为两种成分在治疗作用方面的协同效应和副作用的拮抗效应。此外,体内及体外试验表明,本药对组胺受体有一定的拮抗作用。并且还具有镇痛、抗惊厥作用,但无抗精神病作用。


有一个特别特别关键的问题每个抑郁症患者都得遇到的,那就是抑郁症是不是自己的问题,是不是自己思想心态的问题。这个问题,也许医生和旁人可以很明确的回答说不是,这是抑郁症。每个深陷抑郁症的人都会很在意这个问题,包括我,我们都希望不是自己的问题(虽然又如上段所说的觉得是自己的问题才抑郁)。抑郁症,他当然是一个病,一般是抑郁久了身体里面缺乏让人有精力的化学因素(不懂不过类似)所以做什么都有气无力,表现得懒惰,厌世,什么也不做。这是有科学根据的病,病人不容易控制自己,严重了更有自杀或者幻觉等各种更加显而易见的症状。然而归根结底,抑郁这个状态,他是自我的因素,用俗话不负责任的话来说就是自我主观想不开导致的,所以是可以调节的,也就是为什么抑郁症是可以恢复的原因。然而,你千万不能给一个抑郁症的患者说你抑郁是你自己想不开,是懒惰,因为这不是事实。事实是想不开也分主观想不开和客观想不开,懒惰也分主动懒惰但是很爽每天开心得要死,和不愿意懒惰在抑郁期间每天无法集中精神,从而认为自己懒惰从而而更加憎恨自己。这会把他们推向万丈深渊,而且这也不是真的。抑郁症患者的他们的主观想不开,是由于各种客观原因导致的,这些因素可能包括遗传,生性敏感,人生变故,失恋,父母离婚,小的时候亲情缺失成长有隐患,遇人不淑工作出现重大阻碍,人生观崩塌等等等等。易宇恒的“无所事事,卧床不起,活着失眠不睡无法集中注意力等等”懒惰“的症状,是因为病情想不开,加上身体确实化学物质所造成的。
患者意志活动呈显著持久的抑制。临床表现行为缓慢,生活被动、疏懒,不想做事,不愿和周围人接触交往,常独坐一旁,或整日卧床,闭门独居、疏远亲友、回避社交。严重时连吃、喝等生理需要和个人卫生都不顾,蓬头垢面、不修边幅,甚至发展为不语、不动、不食,称为“抑郁性木僵”,但仔细精神检查,患者仍流露痛苦抑郁情绪。伴有焦虑的患者,可有坐立不安、手指抓握、搓手顿足或踱来踱去等症状。严重的患者常伴有消极自杀的观念或行为。调查显示,我国每年有28.7万人死于自杀,其中63%有精神障碍,40%患有抑郁症。 [3]  因抑郁症而自杀的不乏名人,包括梵高、海明威、三毛、张国荣、 [3]  徐行、李晓、罗宾·威廉姆斯、乔任梁等 [4]  。消极悲观的思想及自责自罪、缺乏自信心可萌发绝望的念头,认为“结束自己的生命是一种解脱”,“自己活在世上是多余的人”,并会使自杀企图发展成自杀行为。这是抑郁症最危险的症状,应提高警惕。
其实自己老早就感觉到有不对劲的地方,但是也没有想到会那么严重。我在美国看心理医生的时候,医 其实自己老早就感觉到有不对劲的地方,但是也没有想到会那么严重。我在美国看心理医生的时候,医生是一位年纪比较大的心理医生,也不建议我吃药,以为我会好,结果第二个冬天,我要死要活的,进了医院。以为打一针就好了,结果关了一个星期。然后各种药,中药西药维生素,心理咨询,心理医生,跑步健身减肥。各种痛,疼,头痛,脚痛,肚子痛,心绞痛,胸痛,头晕,乏力,嗜睡,每天起床身上都有至少一处不舒服,天天如此。现在身体稍微健康一点了。最大的收获就是,现在当然还会情绪低落,抑郁,但是有了各种经验,比如大姨妈要来了,事情多了,冬天来了,换环境了,女友在作,或者感觉孤独,慢慢能够意识到或者尽量寻找自己不开心的来源,然后想办法面对解决。 正视自己的感受,感觉,了解,处理面对。然后多点社交。 ... emilywong

根据目前国内外抑郁症药物治疗指南,一般推荐SSRIs、SNRIs、NaSSAs等新一代抗抑郁症药作为首选药物。在我国部分地区,由于经济限制,TCAs如阿米替林、氯米帕明、麦普替林等仍作为一线治疗药物[9]。抗抑郁症药物具有不同的作用机制及不良反应,对每个人的治疗应答也不尽相同,合理选择与应用药物尤为重要。英国精神药理协会(British Association for Psychopharmacology,BAP)对目前一线抗抑郁症药物治疗疗效进行进一步文献荟萃分析,在其更新的循证医学指南 [11] 中指出,相比于SSRIs,双通道阻断药SNRIs(如文拉法辛)可能具有更高的特异性及更好的疗效;而在SSRIs中,艾司西酞普兰的疗效可能优于其他SSRIs;综合考虑治疗应答率、疗效、耐受性等因素时,选择舍曲林及艾司西酞普兰可能治疗效果最佳。
经颅磁刺激技术(transcranial magnetic stimulation,TMS)即以磁信号刺激颅脑神经方式达到神经功能改善目的。TMS在1985应用于临床治疗,随着技术的发展与革新,出现具有连续可调功能的重复TMS(repetitive transcranial magnetic stimulation,rTMS),并在临床精神病、神经疾病及康复领域获得越来越多的认可。低频和高频rTMS均能有效治疗抑郁症,二者效果相当,但前者耐受性更好,适应人群更广泛,故目前抑郁症治疗中主要采用低频rTMS。2016年美国临床经颅刺激学会发布的TMS治疗重度抑郁症共识[22]指出,每日左前额TMS治疗急性期抑郁症患者安全有效。该共识认为,对于临床诊断符合DSM-5定义的抑郁症,单次发作或复发性抑郁症、抗抑郁症药物治疗效果不佳或不耐受的患者,应考虑单独或合并TMS治疗。TMS在急性期及急性期后治疗中均有良好效果,并且急性期后持续TMS治疗可降低抑郁症复发风险。

也是这时候,大概是2015年10月的时候吧,我开始觉得自己非常不正常,需要去医院检查一下。一开始去的是耳鼻喉科,因为我怀疑所有的这些症状都是因为我严重的鼻炎呼吸不畅顺,导致脑部缺氧而产生的。于是我开始接受脱敏治疗。但是每次我跟医生说我头晕,说话说多了脸会发麻,胸闷的时候,医生总是说鼻炎虽然会影响到呼吸和生活,但是并不会出现这些症状。而且,接受脱敏治疗两三周之后,除了鼻子稍微通了一些,其余症状甚至更严重了。于是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肾虚。看中医,医生给我开了些补气的中药,除了有些心理作用外,然并卵。后来我又怀疑自己之前的肺炎和支气管炎还没痊愈,于是,我去看呼吸内科。挂了一个专家号,那个主任听了我的描述之后,建议我住院全面检查,于是我跟公司请了一个礼拜假。做了包括脑电图,脑CT,胸透,B超,心电图,动态心电图,心彩超,肺功能,肝功能,血常规在内的十几种检查。住院期间,医生为避免我有什么心脏病,一直在给我吊丹参。几天后,结果出来,全部正常。那个主任医师说第一次见我的时候就大概猜到我其实没什么大问题,(注意,他说的是没什么大问题!)但是,你的状况, 如果不给你做个全面检查,你是不会安心的。等一下我让心理科的医生跟你谈一下吧。
目前我国精神科医师常使用的抑郁症诊断分类系统包括世界卫生组织制定的《国际疾病分类》第十版(International Category of Disease, ICD-10)和美国的《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第五版(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DSM-V),来帮助评估和诊断青少年抑郁症。研究还发现标准化的评估工具(量表和问卷等)可以帮助提高青少年抑郁症的识别率。成功用于诊断和评估青少年抑郁症的量表和问卷很多, 美国预防服务工作组(Preventive Services Task Force of United States, USPTF)推荐使用的青少年抑郁症筛查量表变包括贝克抑郁自评量表(Beck Depression Inventory,BDI),同时我国目前常用筛查量表还包括流调用抑郁量表(Center for Epidemiological Survey-Depression Scale, CES-D)、Kutcher青少年抑郁量表(Kutcher Adolescent Depression Scale,KADS)、儿童抑郁自评量表(Depression Self-Rating Scale for Children,DSRSC)、儿童抑郁量表(Children's Depression Inventory,CDI)、症状自评量表(Self-Reporting Inventory,SCL-90)等。
也是这时候,大概是2015年10月的时候吧,我开始觉得自己非常不正常,需要去医院检查一下。一开始去的是耳鼻喉科,因为我怀疑所有的这些症状都是因为我严重的鼻炎呼吸不畅顺,导致脑部缺氧而产生的。于是我开始接受脱敏治疗。但是每次我跟医生说我头晕,说话说多了脸会发麻,胸闷的时候,医生总是说鼻炎虽然会影响到呼吸和生活,但是并不会出现这些症状。而且,接受脱敏治疗两三周之后,除了鼻子稍微通了一些,其余症状甚至更严重了。于是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肾虚。看中医,医生给我开了些补气的中药,除了有些心理作用外,然并卵。后来我又怀疑自己之前的肺炎和支气管炎还没痊愈,于是,我去看呼吸内科。挂了一个专家号,那个主任听了我的描述之后,建议我住院全面检查,于是我跟公司请了一个礼拜假。做了包括脑电图,脑CT,胸透,B超,心电图,动态心电图,心彩超,肺功能,肝功能,血常规在内的十几种检查。住院期间,医生为避免我有什么心脏病,一直在给我吊丹参。几天后,结果出来,全部正常。那个主任医师说第一次见我的时候就大概猜到我其实没什么大问题,(注意,他说的是没什么大问题!)但是,你的状况, 如果不给你做个全面检查,你是不会安心的。等一下我让心理科的医生跟你谈一下吧。
焦虑症、抑郁症的治疗,目前国内外采用以下药物:l)三环和四环类抗抑郁 剂:三环类:米帕明、地昔帕明、阿米替林、去曱替林、曲米帕明、多塞平 等;四环类:马普替林等。其机理是通过阻断5-HT和NE再摄入各自的神 经末梢,从而发挥其抗抑郁作用。但三环和四环类抗抑郁剂存在的副作用是 1、心血管作用(心跳加速,体位性低血压),2、抗胆碱作用(视力模糊,口干, 窦性心动过速,便秘,尿潴留),3、抗组胺作用(镇静和体重增加)。2)单胺 氧化酶(MAO)抑制剂:非选择性MAO抑制剂:苯乙肼、异卡波肼、反苯环 丙胺;A型MAO抑制剂:吗氯贝胺和溴法罗明。其机理:通过抑制MAO, 提高神经系统内单胺含量,从而发挥其抗抑郁作用。这类药物的副作用是: 导致肝毒性和酪胺高敏感性。3)选择性5-羟色胺重吸收抑制剂(SSRI):药物: 氟西汀、帕罗西汀、舍曲林、氟伏沙明等。机理:通过选择性阻断5-羟色胺 的摄取而发挥作用。副作用:恶心、呕吐或食欲减退。4)非典型抗抑郁药: 5-HT受体拮抗及5-HT重吸收抑制剂曲唑酮,NE及DA重吸收抑制剂安 非他酮和奈法唑酮,5-HT及NE重吸收抑制剂文拉法辛。从上述指出的药 物所存在的缺点:主要是副作用大、疗效不理想、价格昂贵,患者依从性差 而制约了临床应用。
得知我得的是焦虑症之后,我开始回忆自己这差不多两年来的种种表现。我发现,过去的两年来,只有24岁的我,活得像一个七八十岁的老人。我抗拒社交,总是无精打采,全身乏力,从一楼走到4楼中途都要停下来休息一下,说话说多一些就上气不接下气,站几分钟就得找地方靠着。买一堆党参枸杞红枣,甚至当归来泡水喝,一天不喝就觉得自己会突然晕过去。晚上入睡之前,身体总会不停地震颤。半夜会突然胸闷惊醒,就像被谁捂着鼻子和嘴巴透不过气来一样。那段时间,我一直在担心自己会突然死掉。我常常回想自己二十几年的人生,到底做了些什么?常常想起自己以前做错的事情,然后心情会突然跌入低谷,每天下班,或者周末休息的时候,我都是一个人关在房间里坐在书桌前发呆,或者看书。一整天几乎都不说话。我开始失去食欲,肚子饿了也不想吃东西。吃饭吃到一半会突然胸闷。
4.2.2 青少年抑郁症 研究表明,约有2.8%的13岁以下儿童及5.6%的13~18岁青少年患抑郁症,且多数具有阳性家族史[15]。早期识别和有效治疗可以减少青少年抑郁症对家庭、社会和学习功能的影响,并可降低抑郁症持续进展、自杀及药物滥用风险。多个指南[16-17]均推荐对青少年抑郁症进行综合治疗干预,并强调了诊治初期对患者进行全面综合评估、建立治疗联盟(包括患者、家长、学校及相关医疗机构等)及心理干预与动态随访管理的重要性。目前尚无绝对安全有效的青少年抗抑郁症药物。NICE指南指出,青少年轻度抑郁症不建议药物初始治疗;中重度抑郁症患者,如病情允许,建议先进行3~4个月心理治疗,效果不佳时可联合药物治疗,不建议单独药物治疗[16]。美国预防服务工作组(U.S.Preventive Services Task Force,USPSTF)指出,8岁以上儿童推荐使用氟西汀,12~17岁青少年可使用艾司西酞普兰。作为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通过的儿童及青少年抑郁治疗药物,氟西汀可能是最优选择,但服药期间仍应密切关注患者症状及行为改变,警惕病情反复或加重,尤其需警惕自杀风险[17]。青少年抑郁症通常病程较长,复发风险高,向双向障碍发展可能性大,且处于生理、心理不断发展期,治疗期间应动态监测,及时调整治疗方案。
我第一次接触抑郁量表这个事物也是在2005年。我的班级辅导员带我去精神卫生中心做诊断。从我们的学校到这个地方要做很长一段的地铁。在去程上,辅导员一直在安慰我,说学业压力大不要紧的,这学期少修点课不就可以了吗?等我到达精神卫生中心以后,我记得我在电脑前面做了很多选择题,之后跟医生聊了聊。我的辅导员得到了我的诊断报告,但是她没有告诉我具体信息,只说没什么大碍。回程的路上,她却沉默地一句话都不再跟我说。回到学校之后,她再也不跟我联系,而我的情况却在一天天恶化。她去带我做诊断是应我父亲的要求,她好似仅把这当成是一个任务去完成。后来我办理休学,她也没有帮一点忙。我回忆这段经历的时候,认为她是有失职的。但是随着时间推移,我在情理上原谅了她。我们学校的本科生辅导员是由本校直升硕士一年级新生担任的。我刚刚步入大学校园,对于她,新生活何尝不是也刚刚展开。也许她想的只是怎么完成好组织任务并且自己顺利毕业。让一个对抑郁症没有了解的跟自己非亲非故的人做到更多实在是难为她了。但从学校管理的角度上讲,她没有照顾好她的学生,是失职的。我们的学校,应该给予本科生的辅导员一些心理咨询辅导,让他们具备一些基本的心理健康常识,以便服务他们的学生。后来我的同班同学中也有人在毕业后直升本校硕士研究生,并且担任本科生的辅导员。在我们聚会时,他们有人提到,在连续几届的学生中都有人有抑郁症,其中一届有一个学生在宿舍里上吊自杀。当我听到这样的故事时,心中一声叹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