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症是一种常见的心境障碍,可由多种原因引起,以显著而持久的情绪低落、愉快感缺失为核心症状。目前抑郁症的病因、发病机制尚不明确。一般认为,抑郁症的发病主要与生物化学因素如去甲肾上腺素(norepinephrine,NE)、5-羟色胺(5-hydroxytryptamine,5-HT)和多巴胺(dopamine,DA),遗传因素,社会与环境因素有关。多数病例有反复发作倾向,每次发作大部分可以缓解,部分患者可有残留症状或进展为慢性抑郁[1]。抑郁症除导致一系列生理、心理、社会功能障碍外,还存在潜在的高自杀风险,加重患者、家属及社会的负担。世界卫生组织(WHO)调查发现,全球抑郁症患者估计为3.22亿例,占世界人口的4.4%[2]。研究表明,抑郁症已经成为全世界最大的致残性疾病[3]。在全球疾病负担过重的疾病中,抑郁症疾病负担占社会总体经济成本的三分之一,预计到2030年将上升至世界疾病负担首位[4]。流行病学资料显示,中国人中有20%存在抑郁症状,其中7%为重度抑郁; 抑郁症占中国疾病负担的第2位,其中仅有不足10%抑郁症患者得到正规治疗[5]。 现就抑郁症的治疗进展综述如下。
是由两种非常有效的化合物组成的合剂。三氟噻吨是一种神经阻滞剂,根据不同剂量具有不同药理作用。大剂量的三氟噻吨主要拮抗突触后膜的多巴胺受体,降低多巴胺能活性 ;而小剂量三氟噻吨主要作用于突触前膜多巴胺自身调节受体(D2受体),促进多巴胺的合成和释放,使突触间隙中多巴胺的含量增加,而发挥抗焦虑和抗抑郁作用。四甲蒽丙胺是一种双相抗抑郁剂,可以抑制突触前膜对去甲肾上腺素及5-羟色胺的再摄取作用,提高了突触间隙的单胺类递质的含量。两种成分的合剂具有协同的调整中枢神经系统的功能,抗抑郁、抗焦虑和兴奋特性。另一方面,本药中的四甲蒽丙胺可以对抗大剂量时三氟噻吨可能产生的锥体外系症状。三氟噻吨和四甲蒽丙胺相互拮抗的结果使本药的抗胆碱能作用较四甲蒽丙胺弱。本药对上述中枢神经递质的影响,临床上也相应表现为两种成分在治疗作用方面的协同效应和副作用的拮抗效应。此外,体内及体外试验表明,本药对组胺受体有一定的拮抗作用。并且还具有镇痛、抗惊厥作用,但无抗精神病作用。
4.3.4 共病性抑郁 综合医院患者躯体疾病伴发或共病焦虑、抑郁较为常见,如脑卒中、帕金森综合征、老年性痴呆、冠心病、糖尿病、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恶性肿瘤等。部分心血管药物(如可乐定、利舍平、β受体阻断药)、中枢神经系统药物(如巴比妥类、苯二氮类、苯妥英)、激素类药物(如皮质醇激素、雌激素、黄体酮)及吲哚美辛、干扰素、麻醉剂等在治疗过程中也可引起抑郁症。原发疾病或药物可导致抑郁症,反之,持续存在的抑郁症又影响原发疾病的预后与转归,二者相互促进,关系复杂。临床工作中应注意识别和区分原发疾病本身表现和共病性抑郁,积极应用量表综合评估,这点已成为国内专家共识[19]。症状较轻者可给予健康教育和心理支持治疗;中重度抑郁症建议精神科会诊或转诊。共病性抑郁症治疗关键在于早期识别和介入,积极治疗原发病及去除可能心理、药物因素。抗抑郁症药物共病性抑郁症患者与一般抑郁人群无明显差别,但应注意药物相互作用及不良反应。我国专家共识[19]建议,卒中后抑郁症可考虑选择西酞普兰、舍曲林、艾司西酞普兰等SSRIs类及TCAs中的阿米替林等药物;痴呆患者可选择抗胆碱能作用小的药物,如安非他酮、氟西汀、舍曲林、曲唑酮;帕金森综合征患者可考虑选择帕罗西汀及文拉法辛,不加重帕金森综合征的运动症状;合并心血管疾病可选择SSRIs、SNRIs、安非他酮等,但需注意QT间期延长风险;合并糖尿病患者可选择能减少对胰岛素抵抗的SSRIs;癌症患者可以选择疗效较肯定的SSRIs和SNRIs;躯体疼痛症状明显者,建议优先选择对疼痛疗效好且不良反应小的SNRIs。
抑郁症是一种常见的心境障碍,可由多种原因引起,以显著而持久的情绪低落、愉快感缺失为核心症状。目前抑郁症的病因、发病机制尚不明确。一般认为,抑郁症的发病主要与生物化学因素如去甲肾上腺素(norepinephrine,NE)、5-羟色胺(5-hydroxytryptamine,5-HT)和多巴胺(dopamine,DA),遗传因素,社会与环境因素有关。多数病例有反复发作倾向,每次发作大部分可以缓解,部分患者可有残留症状或进展为慢性抑郁[1]。抑郁症除导致一系列生理、心理、社会功能障碍外,还存在潜在的高自杀风险,加重患者、家属及社会的负担。世界卫生组织(WHO)调查发现,全球抑郁症患者估计为3.22亿例,占世界人口的4.4%[2]。研究表明,抑郁症已经成为全世界最大的致残性疾病[3]。在全球疾病负担过重的疾病中,抑郁症疾病负担占社会总体经济成本的三分之一,预计到2030年将上升至世界疾病负担首位[4]。流行病学资料显示,中国人中有20%存在抑郁症状,其中7%为重度抑郁; 抑郁症占中国疾病负担的第2位,其中仅有不足10%抑郁症患者得到正规治疗[5]。 现就抑郁症的治疗进展综述如下。
总的来说,同一类别的抗抑郁药物对大部分抑郁症患者的药效是相似的。在住院的患者中,阿米替林_百度百科或者氯丙咪嗪_百度百科的效果可能会比SSRIs和TCAs类药物略好一点。而更老的MAOIs效果则比丙咪嗪_百度百科 更弱。而文拉法辛_百度百科 ,西酞普兰_百度百科, 盐酸舍曲林片_百度百科的效果相较于其他的集中SSRIs药物而言略微更为有效。对于西酞普兰_百度百科来说,20mg可以为重度抑郁症患者产生显著疗效的剂量。也有部分研究发现米氮平_百度百科 的效果略比其他更新一型的抗抑郁药物好。对于季节性抑郁症,相关研究较少,不过大部分都以SSRIs为治疗药物。另外,共病也是选药的因素之一,比如有研究发现在同时患有强迫症的抑郁症患者中,盐酸舍曲林片_百度百科的效果比地昔帕明_百度百科的效果要好。而对持续性的抑郁症,也有研究发现吗氯贝胺_百度百科 和阿米舒必利_百度百科 的效果比氟西汀_百度百科 要好。从总的药物效果来说,有非常充足的证据证明SSRIs类药物的药效比安慰剂要好的多,量表数据表明患者接受药物治疗可以减少50%以上的症状减轻并且有部分研究发现药物可以增加康复的的速率。
抑郁症的诊断主要根据WHO制定的《疾病和有关健康问题的国际统计分类》第10次修订本(International Classification of Diseases,ICD-10)[6]及美国精神病学会(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APA)制定的《精神疾病的诊断和统计手册》第5次修订本(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5,DSM-5)[7]标准。抑郁症诊断的核心标准为抑郁发作持续至少2周,既往不存在轻躁狂或躁狂发作且除外精神活性物质或器质性精神障碍。目前抑郁症的诊断仍主要基于临床症状主诉,尚无特异性较好的实验室及辅助检查确诊方法。ICD-10及DSM-5中抑郁症的诊断标准主要包括[6-7]:①相对固定的不合乎个体实际情况的抑郁心境,且存在于一天中大多数时间,持续至少2周;②对平时感兴趣的事情丧失兴趣或愉快感;③常感疲惫,精力不足;④其他:自信心丧失、自卑、无价值感、无理由的过分自责、不适当的罪恶感、失眠、食欲减退、体质量减轻、思维分散、注意力降低、反复出现自杀观念或自杀行为等。根据符合的症状条款数目,ICD-10和DSM-5分别界定抑郁的轻、中、重严重程度。英国国家临床最优化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for Health and Care Excellence,NICE)首次提出阈下抑郁这一新亚型[8],系指低于轻度抑郁症诊断标准,以长期存在1或2项抑郁症状为主要特征,如失眠、疲惫、注意力分散、效率下降、躯体不适等,临床常易忽视。NICE指出,阈下抑郁在英国的患病率高,为30%~40%,与抑郁症造成同样严重的自残、自杀影响及经济损失,值得重视。
ECT亦称电抽搐治疗,拟短时间内适量电流通过患者头部致全身抽搐,而达到治疗疾病目的的一种有效疗法。自1930年问世,ECT拟人工诱导癫痫发作的方法来改善精神分裂症的症状,却在治疗实践中被发现对抑郁症状有明显改善作用。随着技术的发展与成熟,近年来又出现附加简单麻醉和应用肌肉松弛剂的改良ECT(无抽搐ECT),使得治疗更为安全和可接受。ECT具有起效快、效果好等优点,多个临床治疗指南推荐其作为严重抑郁症紧急情况下(如高危自杀风险、极度痛苦、流体摄入不足)的治疗首选[8-9,12-14]。需注意,ECT可能存在一定的脑血管意外、认知功能损害等风险,故治疗前应充分评估风险收益,且治疗后应继续进行抗抑郁症药物治疗,以降低复发风险。ECT治疗抑郁症机制仍待进一步研究,其机制可能涉及激活GABA通路、突触重塑、减少谷氨酸、上调NMDA-NR2B表达等[21]。
4.2.1 老年期抑郁症 老年期常面临生活方式改变、共患病、多药治疗、居丧等情况,此期抑郁患病率较高,且常常伴随较高的自杀风险。老年期抑郁总体识别率及诊断率较低,可能原因包括:①老年人常常身体机能减退,易患各种疾病,抑郁症状常常被忽视误诊;②老年人多有不同程度的认知功能减退,使老年患者在病情认知、重视、表达等都存在缺陷,使得就诊率、诊断率偏低;③老年人怕麻烦子女,心态节约,常有淡化症状严重性倾向,不愿承认患病,否认情绪低落、兴趣下降是心境障碍。因此,疾病的早期识别和诊断尤为重要。老年期抑郁合并躯体疾病者所占比例大,常有较明显的焦虑,躯体不适主诉多,伴有一定的认知损害及偏执,失眠和食欲减退较明显。老年期抑郁治疗药物选择与一般人群大致相同,但老年人肝肾功能减退,对药物不良反应特别敏感(如低血压、抗胆碱作用),需要适当调整药物剂量,必要时可选择进行治疗药物监测。如果合并明显焦虑、失眠,可以选择抗焦虑及镇静催眠药物,包括苯二氮、丁螺环酮、佐匹克隆、艾司佐匹克隆等。
The link to this web site does not imply an endorsement of, affiliation or association of any kind with this web site or the third party responsible for it the Company, its affiliates and related companies. In addition, the Company is not responsible for this web site or the information contained or collected therein. Use of this web site is entirely at your own risk and subject to its terms and conditions of use including use of Personal Information. You may not create links from other web sites to this Site without the prior permission of the Company.
抗抑郁药物在治疗患有重度抑郁症或者更严重的成人中有很明显的效果(药物反应率为48%-50%,比安慰剂30-32%高出接近20个百分点)。另外也有部分研究发现结合多种抗抑郁药物,或者在早期增大SSRIs用量的话,疗效可能更好。而对于年龄65岁或者更老的患者,药物疗效的反应率与安慰剂的对比差异就没有那么大了。对于年龄小于13岁的小孩,药物和安慰剂的差异很小,并不显著。抑郁症同样对那些患有生理疾病的抑郁患者有效,但是在患有内科疾病(比如高血压,关节炎,肝炎)的患者中疗效较差。对于安慰剂效应,病情越重的抑郁症和忧郁症中安慰剂效应较小,反之,程度较轻,时间较短并且由之前的生活事件所引发的话抑郁症则安慰剂效应较大。当然,有很多研究争论说药物只在病症严重的患者中才有效果,其实并不是这样,虽然药物在程度严重的患者中效果更好,但是在程度较轻的患者中仍然有明显的医疗效果,而且值得注意的是即使不是精神类药物而是我们日常用的药物,它们的安慰剂与药效的对比其实也是相似的数据,只是我们大众和媒体平时过于关注精神类药物才导致我们觉得精神类药物效果差副作用大(这方面我之前的回答链接里有提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