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 then the anxiety set in. If you told me that I'd have to be depressed for the next month, I would say, "As long I know it'll be over in November, I can do it." But if you said to me, "You have to have acute anxiety for the next month," I would rather slit my wrist than go through it. It was the feeling all the time like that feeling you have if you're walking and you slip or trip and the ground is rushing up at you, but instead of lasting half a second, the way that does, it lasted for six months. It's a sensation of being afraid all the time but not even knowing what it is that you're afraid of. And it was at that point that I began to think that it was just too painful to be alive, and that the only reason not to kill oneself was so as not to hurt other people.
第二,加强营养。良好的饮食结构可以使我们身体机能得到很大的提高,抑郁症患者在日常治疗过程中,除了按时吃药以外日常饮食也是非常需要注意的,有些食物对改善抑郁有较大的益处。如深海瑰宝——鱼。鱼体内的成分Omega-3脂肪酸是天然的抵抗抑郁症的瑰宝。常食用海鱼,会明显降低抑郁症的发病、缓解抑郁情绪。还有快乐水果——香蕉、葡萄柚、樱桃等,其中,香蕉有一种可以令人兴奋和提高情绪精神的物质——生物碱,非常有利于增加人体大脑血清素。血清素的增加有助于,神经细胞的传递,提高大脑神经系统,这也是抑郁症的食疗方法之一。心情法宝——大蒜、南瓜。大蒜和南瓜都是帮助人们恢复心情的法宝。常吃大蒜人们就不会感觉劳累和焦虑,对急躁情绪有所缓解。南瓜中的维生素可以帮助人体补充B6和铁,南瓜被称为天然的人体汽油。合理的饮食对人体本身产生积极因素,都是对抗抑郁的好东西,但是我们还是要注意有些食物不适合患者,如酒、浓茶、咖啡、油炸辛辣等食物,尽可能避免食用。
第二,加强营养。良好的饮食结构可以使我们身体机能得到很大的提高,抑郁症患者在日常治疗过程中,除了按时吃药以外日常饮食也是非常需要注意的,有些食物对改善抑郁有较大的益处。如深海瑰宝——鱼。鱼体内的成分Omega-3脂肪酸是天然的抵抗抑郁症的瑰宝。常食用海鱼,会明显降低抑郁症的发病、缓解抑郁情绪。还有快乐水果——香蕉、葡萄柚、樱桃等,其中,香蕉有一种可以令人兴奋和提高情绪精神的物质——生物碱,非常有利于增加人体大脑血清素。血清素的增加有助于,神经细胞的传递,提高大脑神经系统,这也是抑郁症的食疗方法之一。心情法宝——大蒜、南瓜。大蒜和南瓜都是帮助人们恢复心情的法宝。常吃大蒜人们就不会感觉劳累和焦虑,对急躁情绪有所缓解。南瓜中的维生素可以帮助人体补充B6和铁,南瓜被称为天然的人体汽油。合理的饮食对人体本身产生积极因素,都是对抗抑郁的好东西,但是我们还是要注意有些食物不适合患者,如酒、浓茶、咖啡、油炸辛辣等食物,尽可能避免食用。
4.2.2 青少年抑郁症 研究表明,约有2.8%的13岁以下儿童及5.6%的13~18岁青少年患抑郁症,且多数具有阳性家族史[15]。早期识别和有效治疗可以减少青少年抑郁症对家庭、社会和学习功能的影响,并可降低抑郁症持续进展、自杀及药物滥用风险。多个指南[16-17]均推荐对青少年抑郁症进行综合治疗干预,并强调了诊治初期对患者进行全面综合评估、建立治疗联盟(包括患者、家长、学校及相关医疗机构等)及心理干预与动态随访管理的重要性。目前尚无绝对安全有效的青少年抗抑郁症药物。NICE指南指出,青少年轻度抑郁症不建议药物初始治疗;中重度抑郁症患者,如病情允许,建议先进行3~4个月心理治疗,效果不佳时可联合药物治疗,不建议单独药物治疗[16]。美国预防服务工作组(U.S.Preventive Services Task Force,USPSTF)指出,8岁以上儿童推荐使用氟西汀,12~17岁青少年可使用艾司西酞普兰。作为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通过的儿童及青少年抑郁治疗药物,氟西汀可能是最优选择,但服药期间仍应密切关注患者症状及行为改变,警惕病情反复或加重,尤其需警惕自杀风险[17]。青少年抑郁症通常病程较长,复发风险高,向双向障碍发展可能性大,且处于生理、心理不断发展期,治疗期间应动态监测,及时调整治疗方案。
我第一次接触抑郁量表这个事物也是在2005年。我的班级辅导员带我去精神卫生中心做诊断。从我们的学校到这个地方要做很长一段的地铁。在去程上,辅导员一直在安慰我,说学业压力大不要紧的,这学期少修点课不就可以了吗?等我到达精神卫生中心以后,我记得我在电脑前面做了很多选择题,之后跟医生聊了聊。我的辅导员得到了我的诊断报告,但是她没有告诉我具体信息,只说没什么大碍。回程的路上,她却沉默地一句话都不再跟我说。回到学校之后,她再也不跟我联系,而我的情况却在一天天恶化。她去带我做诊断是应我父亲的要求,她好似仅把这当成是一个任务去完成。后来我办理休学,她也没有帮一点忙。我回忆这段经历的时候,认为她是有失职的。但是随着时间推移,我在情理上原谅了她。我们学校的本科生辅导员是由本校直升硕士一年级新生担任的。我刚刚步入大学校园,对于她,新生活何尝不是也刚刚展开。也许她想的只是怎么完成好组织任务并且自己顺利毕业。让一个对抑郁症没有了解的跟自己非亲非故的人做到更多实在是难为她了。但从学校管理的角度上讲,她没有照顾好她的学生,是失职的。我们的学校,应该给予本科生的辅导员一些心理咨询辅导,让他们具备一些基本的心理健康常识,以便服务他们的学生。后来我的同班同学中也有人在毕业后直升本校硕士研究生,并且担任本科生的辅导员。在我们聚会时,他们有人提到,在连续几届的学生中都有人有抑郁症,其中一届有一个学生在宿舍里上吊自杀。当我听到这样的故事时,心中一声叹息。 

And one of the things that often gets lost in discussions of depression is that you know it's ridiculous. You know it's ridiculous while you're experiencing it. You know that most people manage to listen to their messages and eat lunch and organize themselves to take a shower and go out the front door and that it's not a big deal, and yet you are nonetheless in its grip and you are unable to figure out any way around it. And so I began to feel myself doing less and thinking less and feeling less. It was a kind of nullity.
张老师您好!我是刚刚读完渡过1的一名普通读者,因为我的一个朋友刚刚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所以特别想了解精神类疾病和各种情况,尤其是如何治疗。读了您的书收获颇丰,只是对于朋友在医院的诊断还是有些疑虑,想请教您。 症状:注意力不集中,上课会游离,能听到别人(认识但不熟悉)说她的坏话(幻听),尤其是在安静的时候,看到别人聊天总觉得是在说自己,感觉不自在,总感觉有人在监视自己,在家里感觉不安全,在朋友家里待过半天觉得挺舒服。最近一直闹着说要转学,这样到了陌生的学校,同学就不会说她的坏话了,经常对家长提一些比较高的要求,比如买车、换大房子等等。有过一次轻生的念头,觉得每天被人监视的生活太累了,想结束痛苦的生活。(她还是个学生,一直以来较为内向,学习成绩较好,父亲长期不在家里,母亲对她学习要求严格) 通过网上查询和学习您的著作,感觉她的症状更像抑郁症,而不是精神分裂症。我也是担心医院误诊,造成耽误后期治疗的不良后果,请您答疑解惑,谢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