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症治疗的目标是提高显效率和临床治愈率,最大限度减少病残率和自杀率,预防复发,最终达到提高生存质量,恢复社会功能的目的。目前抑郁症的治疗主要包括药物治疗、心理治疗、物理治疗、替代与补充治疗。受本身疾病严重程度、患者个体情况差异影响,抑郁症的治疗选择较为复杂。一般认为,阈下抑郁及轻度抑郁建议采取非药物治疗。中重度抑郁推荐抗抑郁症药作为一线治疗选择,可考虑联合心理治疗、物理治疗及替代与补充治疗以达到最佳治疗效果。抗抑郁治疗原则主要有:①综合评估,个体化治疗;②患者开始治疗前知情同意;③尽可能单一用药,剂量逐步递增,达到最小有效量后足量足疗程治疗;④治疗期间密切观察病情变化和不良反应并及时处理,尽可能采用量表形式定期评估;⑤治疗效果不佳时重新评估,可考虑换药、增药或联合治疗,但需要注意药物之间的相互作用;⑥可联合心理治疗、物理治疗及替代与补充治疗等;⑦积极治疗原发病与共发病[9]。近年来提出量化治疗(measurement based care, MBC)的理念,2015年APA多伦多会议重申抑郁症治疗中MBC的重要性。MBC基于循证医学实践发展,可为临床治疗方案选择及制定提供参考依据,目前已在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疾病中广泛使用。抑郁症中MBC主要包括[10]:①准确评估症状严重程度;②确保足够的抗抑郁症药物剂量;③评估药物的耐受性;④监测和增加治疗依从性;⑤确保治疗的安全性。APA更新的指南中已纳入MBC理念。
抗抑郁药物在治疗患有重度抑郁症或者更严重的成人中有很明显的效果(药物反应率为48%-50%,比安慰剂30-32%高出接近20个百分点)。另外也有部分研究发现结合多种抗抑郁药物,或者在早期增大SSRIs用量的话,疗效可能更好。而对于年龄65岁或者更老的患者,药物疗效的反应率与安慰剂的对比差异就没有那么大了。对于年龄小于13岁的小孩,药物和安慰剂的差异很小,并不显著。抑郁症同样对那些患有生理疾病的抑郁患者有效,但是在患有内科疾病(比如高血压,关节炎,肝炎)的患者中疗效较差。对于安慰剂效应,病情越重的抑郁症和忧郁症中安慰剂效应较小,反之,程度较轻,时间较短并且由之前的生活事件所引发的话抑郁症则安慰剂效应较大。当然,有很多研究争论说药物只在病症严重的患者中才有效果,其实并不是这样,虽然药物在程度严重的患者中效果更好,但是在程度较轻的患者中仍然有明显的医疗效果,而且值得注意的是即使不是精神类药物而是我们日常用的药物,它们的安慰剂与药效的对比其实也是相似的数据,只是我们大众和媒体平时过于关注精神类药物才导致我们觉得精神类药物效果差副作用大(这方面我之前的回答链接里有提到)。

本发明胶囊剂的制作过程为:取熟地1500g,合欢花1500g,柏子仁1500g,香附1500g,柴胡1500g,山药1500g,制首乌1500g,绞股蓝1500g ,栀子1500g,党参1500g,当归1500g,生牡蛎1500g,黄芪1500g,五味子UOOg,淫羊藿1500g,酸枣仁1500g,远志1500g,黄柏15()0g,金线莲l500g,钩藤1500g,力卩10倍量乙醇,加热回流提取3次,每次2小时,将3次提取液合并,减压回收乙醇并浓缩至药液浓度为0.5g生药/mL,抽滤后,滤液的相对密度约为1.08(2(TC);上述滤液经体积为IOL的大孔吸附树脂柱,先用10倍树脂柱体积的去离子水或蒸馏水洗脱,再用5倍树脂柱体积的95%乙醇洗脱,收集乙醇洗脱液,去除乙醇溶剂,得到组份药粉;装入胶嚢制为胶嚢剂,每粒胶嚢装0.3g。可以每12粒为一板。本发明颗粒剂的制作过程为:取熟地2000g,合欢花2000g,柏子仁2000g,香附2000g,柴胡2000g,山药2000g,制首乌2000g,绞股蓝2000g ,梔子2000g,党参2000g,当归2000g,生牡蛎2000g,黄芙2000g,五味子2000g,淫羊藿2000g,酸枣仁2000g,远志2000g g,黄柏20()()g,金线莲2000g,钩藤2000g,将所述组份按配比混合,投入粉碎机粉碎成细粉,细粉过筛后放入耐酸碱浸渍锅内,在常温下,与乙醇共同浸渍20天,将浸渍好的液体及药渣进行压榨过滤,分离后取滤液,加热浓缩至糊状,放入烘箱,控制在8(TC,烘干后冷却,粉碎后加入3000g淀粉混合,制粒、干燥、整粒、分装,包装得成品,每袋4〜6g包装。
目前我国精神科医师常使用的抑郁症诊断分类系统包括世界卫生组织制定的《国际疾病分类》第十版(International Category of Disease, ICD-10)和美国的《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第五版(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DSM-V),来帮助评估和诊断青少年抑郁症。研究还发现标准化的评估工具(量表和问卷等)可以帮助提高青少年抑郁症的识别率。成功用于诊断和评估青少年抑郁症的量表和问卷很多, 美国预防服务工作组(Preventive Services Task Force of United States, USPTF)推荐使用的青少年抑郁症筛查量表变包括贝克抑郁自评量表(Beck Depression Inventory,BDI),同时我国目前常用筛查量表还包括流调用抑郁量表(Center for Epidemiological Survey-Depression Scale, CES-D)、Kutcher青少年抑郁量表(Kutcher Adolescent Depression Scale,KADS)、儿童抑郁自评量表(Depression Self-Rating Scale for Children,DSRSC)、儿童抑郁量表(Children's Depression Inventory,CDI)、症状自评量表(Self-Reporting Inventory,SCL-90)等。
也是这时候,大概是2015年10月的时候吧,我开始觉得自己非常不
青少年抑郁症的原因主要见于遗传因素,性格因素及患病前是否受过精神刺激。在这几种因素当中,家族遗传性因素对儿童抑郁症影响很大。经调查显示:大约有50%的抑郁症儿童父母中,至少有一人曾患过抑郁症,可见这个发病几率还是非常高的。   其次,性格特点是不容忽视的因素。很多孩子患病前具有以下这些性格缺陷:性格内向、文静,不爱交际,不喜欢出头露面,孤僻、多疑,经常注意到事物消极一面;还有些儿童病前多表现无能,被动,好纠缠,依赖和孤独的特点或是病前个性倔强,好攻击别人,这样的性格一旦受到意外打击后易患抑郁症。   最后,致病因素还与病前受过精神刺激有关。一般的患者在发病前都受过精神方面的刺激,如父母死亡或离异,父母对子女采取排斥或漠不关心的态度,早年曾患有严重的不幸经历,青春期遭遇精神创伤,或者身患疾病,人际关系的不协调,学习成绩不良等均可诱发抑郁症。
虽然药物和心理方面的干预措施对重度抑郁患者均有效,但抗抑郁药物仍是治疗重度抑郁症的主要手段。在过去二十年里,SSRIs(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已逐步成为最常用的抗抑郁处方药。Escitalopram作为最新上市的一类SSRI药物,是外旋西酞普兰的纯S-对映异构体。在本系统评价中,我们对Escitalopram与其他抗抑郁药相比治疗急性期重度抑郁症的有效性、可接受性和耐受性进行了评价。共有22个随机对照试验(约4000名受试者)纳入本研究。结果显示: Escitalopram似乎适合成为治疗中到重度抑郁症的一线药物。由于纳入研究只比较了少数几种抗抑郁药物,因此我们无法确定其疗效与其他众多临床抗抑郁剂相比,孰好孰坏。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对6个研究(接近2000名病人)的合并结果表明,Escitalopram的疗效优于citalopra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