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ssion is a common mood disorder, with a high incidence and prevalence, while the overall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rate are low.Even if patients attained the initial clinical cure, there is still a high risk of depression recurrence, of which a great part may turn into self-mutilation or even suicide.Taking antidepressants as the most preferred treatment of moderate and major depression is recommended by almost all clinical treatment guidelines at home and abroad currently.At the same time, the concept of depression treatment is changing gradually from the initial single-mode drug therapy for symptom control to a comprehensive, individualized, quantitative treatment model.Promising psychological treatment, physical therapy and other alternative and complementary treatments are developing quickly.
And one of the things that often gets lost in discussions of depression is that you know it's ridiculous. You know it's ridiculous while you're experiencing it. You know that most people manage to listen to their messages and eat lunch and organize themselves to take a shower and go out the front door and that it's not a big deal, and yet you are nonetheless in its grip and you are unable to figure out any way around it. And so I began to feel myself doing less and thinking less and feeling less. It was a kind of nullity.
And finally one day, I woke up and I thought perhaps I'd had a stroke, because I lay in bed completely frozen, looking at the telephone, thinking, "Something is wrong and I should call for help," and I couldn't reach out my arm and pick up the phone and dial. And finally, after four full hours of my lying and staring at it, the phone rang, and somehow I managed to pick it up, and it was my father, and I said, "I'm in serious trouble. We need to do something."
很多正在经历抑郁症的人,并非不知道自己正在经历什么,并非对自己的感受缺乏自知。但是他们缺乏的是应对抑郁症的经验,也就是说即便是觉察到了自己正在经历的困境,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我在第一次出现抑郁症状的时候,对抑郁症是一无所知的。那是2005年,那时候我刚上大一。抑郁症这个概念开始在中文媒体上受到广泛的关注,我个人感觉,是在张国荣自杀之后。张国荣去世之前很少有人知道还有抑郁症这回事。他自杀是在2003年,而2005年我对抑郁症仍然知之甚少。直到今日,很多人对于抑郁症是怎么回事也只是了解皮毛。何况,这本来就不是什么轻松的话题,若不是亲朋挚友间有亲历的人,恐怕一般人也不会有兴趣了解。但是现在的时代毕竟不同于12年前。今天我们使用手机上网、使用各种社交媒体来快速了解信息。我的母亲跟我说,她是在电视节目里看到一个专家讲解抑郁症,才终于对我的感受有了一些了解。2005年的时候,我休学在家,她每天看到就鼓励我说,“要开心一点,你看我过得多开心,你也可以开心起来的”。现在,她会说,她依然无法理解我的感受,但是至少她知道了什么样的话说了是没用的。
如图可见,抑郁症可以由很多原因引起,比如家族病史,遗传因素,童年影音,家庭教育,成长环境,人生变故,身体因素,疾病,生产,药物酒精滥用,甚至环境因素,季节变换,水土不服等等等等。这些都可以归纳成为客观原因因,充分说明了抑郁症的客观存在性。比如,家庭病史可能会让你获得抑郁症的风险比别人高出10倍;敏感得性格让你更容易被伤害。这些都是真实存在的,而你对此无能为力。疾病,体弱,会让人缺乏能量导致暂时的焦虑和抑郁情绪。同时,长期的抑郁或者焦虑,会消耗身体里的化学物质和能量,甚至影响身体健康;反过来,又会加重抑郁病情。这也是为什么,抑郁症需要药物治疗的原因。可是,抑郁症却并不是我们从外界直接被动获得的,而是主观获得的。在此我更愿意把抑郁症比作一种习惯,一种自卑,自责,完美主义,自我怀疑等等不良应激反应的习惯。别误会,这种习惯并不是某个人由于自身素质问题而生出的三观问题,而恰恰是一种根据个人经历而产生的,非常原始自然“合理”的,符合“事实”的直觉/环境认知/自我总结。然而由于个体经历局限,认知局限,你所认为的”事实“经常会与实际事实,与或者别人眼中看到的你的事实,或者与对解决问题有利的事实之间,有相当的偏差。这也就是我所理解的人的局限。举个例子,一个从小被父亲当男孩奚落,母亲又常年在外留学的女孩子。她头发长过虱子,衣服常年脏兮兮,没有玩过洋娃娃,没有穿过裙子,没有在外面流过泪。青春期发育时,这个女孩子发育早个子又比当地男生高大,从小被人嘲笑。很长一段时间,她都非常羡慕干干净净穿着可爱颜色的衣服,梳子各色发型,个子娇小的女孩子,梨花带雨,楚楚可怜。后来,她变成了一个非常怕自己没有女人味的青年,总是害怕自己成为傻大个或者女汉子。再后来她交往了一个几年后由于异地劈腿,而让她之后独自痛苦了五年的初恋,初恋曾表示过喜爱铅笔腿类型的女孩而她不是。就像很多鸡汤文一样顺理成章的,女孩几个月不怎么吃饭狂运动变成了竹根女。很多年后,即使女孩最后变成一个高挑而明理的女人。可是明明处于偏低的正常体重, 却依然变态地执著于变瘦变小鸟依人而感觉自己可以获得更多的安全感。不在乎脸,不在乎妆容,不在乎身高不在乎一切,只是很容易因为胖瘦而没有自信。女孩脑中关于美丽和女人味的事实,和大多数人眼中的现实已经产生了差别。过度放大胖瘦在生活中的重要程度,因为这是她早年人生中所有不安全感的心理暗示来源。好了各位看官,这个例子就是本人系列。但我可以肯定,我这样的例子并不稀有,EATING DISORDER又是一个大写的大众病。说回来,通过以上例子,我想说的是,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牛角尖”,我们看到的事实,和真实的事实,多多少少是有差距的。我看到的镜子中的我自己,loser,恶心,没有女人味,这是我认识的自己,我认为的事实。而真实的事实可能又是另外一番景象。当各种事件发生时,我们会产生这种错误的,有偏差不必要的认知和结论;从而使自己反复确认错误的事实,陷入不必要的抑郁焦虑情绪中,迷失了解决问题的方向。所以在造成抑郁症的诸多原因之中,我认为,纠正这种错误认知的思维训练是最重要的。也是除了吃药以外,我们唯一可以调节的地方。其实这就是我们常说的认识世界,认识自己,坦然面对,修炼心性。而这个课题,每一个人都会遇到,如果抑郁这烂透的一段人生是你精神修炼的契机,我觉得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是由两种非常有效的化合物组成的合剂。三氟噻吨是一种神经阻滞剂,根据不同剂量具有不同药理作用。大剂量的三氟噻吨主要拮抗突触后膜的多巴胺受体,降低多巴胺能活性 ;而小剂量三氟噻吨主要作用于突触前膜多巴胺自身调节受体(D2受体),促进多巴胺的合成和释放,使突触间隙中多巴胺的含量增加,而发挥抗焦虑和抗抑郁作用。四甲蒽丙胺是一种双相抗抑郁剂,可以抑制突触前膜对去甲肾上腺素及5-羟色胺的再摄取作用,提高了突触间隙的单胺类递质的含量。两种成分的合剂具有协同的调整中枢神经系统的功能,抗抑郁、抗焦虑和兴奋特性。另一方面,本药中的四甲蒽丙胺可以对抗大剂量时三氟噻吨可能产生的锥体外系症状。三氟噻吨和四甲蒽丙胺相互拮抗的结果使本药的抗胆碱能作用较四甲蒽丙胺弱。本药对上述中枢神经递质的影响,临床上也相应表现为两种成分在治疗作用方面的协同效应和副作用的拮抗效应。此外,体内及体外试验表明,本药对组胺受体有一定的拮抗作用。并且还具有镇痛、抗惊厥作用,但无抗精神病作用。

This practice parameter describes the epidemiology, clinical picture, differential diagnosis, course, risk factors, and pharmacological and psychotherapy treatments of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with major depressive or dysthymic disorders. Side effects of the antidepressants, particularly the risk of suicidal ideation and behaviors are discussed. Recommendations regarding the assessment and the acute, continuation, and maintenance treatment of these disorders are based on the existent scientific evidence as well as the current clinical practice.

由于不了解你女朋友的具体情况,我不好给出意见。从你的另外一个帖子里,我能够感到你对她的关心、你的焦急,但是我也想提醒你,想要关心抑郁症患者的家属,首先要学会关心自己。一个人可以轻易学会不在乎,但学会在乎,却需要付出千百倍的勇气和努力。我的女朋友在陪伴我的时候,自己也经历了不少痛苦。她后来通过咨询心理医生应该怎么照顾我,来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我想告诉你的是,你要对抑郁症有所准备(教育自己,学习一些这方面的知识),即使你是一个很乐观和活泼的人。陪伴抑郁症患者很消耗人的能量。我给你推荐两个专业团队的回答。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4853415 这个问题中 ID为“简单心理”的回答,这里面你可以读到一些故事(有些故事比较恐怖,你不必被吓到,结合你自己的情况考虑,你女友未必那么严重);Knowyourself这个团队写的http://www.toutiao.com/i6402008917009760769/ “因为爱你,我想陪着你不快乐|研究:抑郁会在伴侣间传染” 。你能来问这个问题,说明你充满了爱心,我为你点赞!祝你女友能走出这段阴霾。


药物治疗的主要问题在于治疗之后仍然会有不少患者出现残留症状,大约有30%的病人在治疗结束之后仍然有一定程度的认知障碍,自杀几率以及复发几率。有研究发现在短期治疗下,35-50%的患者在药物治疗后康复,也有25-35%的患者在安慰剂的作用下同样康复,因此,可以推测出大约有2/3的抑郁症患者在治疗之后并没有完全康复,仍然有残留的症状。因为如此,就有很多研究探讨将最初的治疗效果最大化的方法,一个方法就是在使用抗抑郁药物的同时配套其他相关药物,比如有一个小型研究发现配合米氮平_百度百科 与氟西汀_百度百科,文拉法辛_百度百科 或安非他酮_百度百科 的效果比单一使用氟西汀_百度百科的效果要好。同时,也有研究发现在治疗初期就用大剂量的药物会有较好的反应效果,但是,这个效果并不是那么显著并且大剂量的药物会导致更严重的停药反应。另外,也有不少研究发现在药物治疗的基础上配合认知行为疗法CBT的话效果更为出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