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第一次接触抑郁量表这个事物也是在2005年。我的班级辅导员带我去精神卫生中心做诊断。从我们的学校到这个地方要做很长一段的地铁。在去程上,辅导员一直在安慰我,说学业压力大不要紧的,这学期少修点课不就可以了吗?等我到达精神卫生中心以后,我记得我在电脑前面做了很多选择题,之后跟医生聊了聊。我的辅导员得到了我的诊断报告,但是她没有告诉我具体信息,只说没什么大碍。回程的路上,她却沉默地一句话都不再跟我说。回到学校之后,她再也不跟我联系,而我的情况却在一天天恶化。她去带我做诊断是应我父亲的要求,她好似仅把这当成是一个任务去完成。后来我办理休学,她也没有帮一点忙。我回忆这段经历的时候,认为她是有失职的。但是随着时间推移,我在情理上原谅了她。我们学校的本科生辅导员是由本校直升硕士一年级新生担任的。我刚刚步入大学校园,对于她,新生活何尝不是也刚刚展开。也许她想的只是怎么完成好组织任务并且自己顺利毕业。让一个对抑郁症没有了解的跟自己非亲非故的人做到更多实在是难为她了。但从学校管理的角度上讲,她没有照顾好她的学生,是失职的。我们的学校,应该给予本科生的辅导员一些心理咨询辅导,让他们具备一些基本的心理健康常识,以便服务他们的学生。后来我的同班同学中也有人在毕业后直升本校硕士研究生,并且担任本科生的辅导员。在我们聚会时,他们有人提到,在连续几届的学生中都有人有抑郁症,其中一届有一个学生在宿舍里上吊自杀。当我听到这样的故事时,心中一声叹息。
人的心情低落就像感冒一样经常会来干扰一下,普通的心情低落也像感冒一样会不药而自愈。但是抑郁症却不同了,它是长期的精神和情绪的失调,有先天性格的原因,更有后天长期自身不良习惯、外在压力的累计造成的,现代社会生活和工作的压力增大,因此患抑郁症的人群也越来越多。目前市场上抗抑郁药物的种类主要有:特异性血清素(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SSRIs),血清素和去甲肾上腺素再摄取抑制剂(SNRIs),三环抗抑郁剂(TCAs),单胺氧化酶抑制剂(MAOIs)等,其中最常见的是SSRIs和SNRIs这两类。血清素与去甲肾上腺素都是能够传递兴奋信号、产生愉悦感的神经递质,而抑郁症患者的中枢神经系统内的这些物质含量较少,抗抑郁药物通过提高它们在神经突触中的浓度来发挥作用。人类对自身的神经系统和情绪调控系统了解的并不深入,受制于人们对这个疾病的认识,抗抑郁药物的发展最近几年处于比较缓慢的阶段,销售额前10名的药物从10年前的总销量接近100亿美元,下降到如今的不到40亿美元,这主要是因为重磅药物的专利到期,而新上市的药物在机制上又没有突破性创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