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和青少年的药物治疗一直处于争议之中,因为不同药物的药量和副作用都不同,推荐用药和剂量大部分都是按照成年人而定的指标,在儿童和青少年的药物治疗中最主要的挑战还是在于如何在药物效果和其副作用中做取舍。不过即使在儿童和青少年这个群体中,抗抑郁药物仍然表现出显著的医疗效果。但是不同的药物效果差距很大,对于三环类药物,一份2013年的研究发现在6-18岁这个年龄段中,药物的几乎没有反应率并且对于抑郁症只有很小的作用。然而,当这个年龄段只限制在青少年阶段的时候,尽管总的药效还是不高,但是在这个年龄段有所提高。另外一份2012年的研究发现更新型的抗抑郁药物,对比安慰剂的话,康复率为45%vs38%。但是也有证据表明相比于安慰剂,药物会引起更高的自杀想法(4%vs2.5%)。还有研究专注于康复率,发现药物反应率与安慰剂反应率的对比为61%与50%。不过大量的研究发现总的来说,新型药物SSRI的药效都较为良好,并且氟西汀_百度百科的效果最为显著。
确诊之后,我开始每天服药治疗,刚开始药物就产生了功效,胸闷和不安的情绪有了些许好转。但是每天依然乏力,无法集中注意力,总是打瞌睡。(后来,医生跟我说,我吃的药里面有安眠药,而且其它几种药物也有犯困的副作用。)服药大概两~三周之后,头晕,紧张的症状开始减少了。大概三个月左右,我感觉自己时不时会有非常清醒的时候,起床后整个大脑非常清醒,就像缺氧的脑袋突然戴上了氧气罐。但是,我吃的药会让我犯困,依旧严重影响我的工作。于是,医生减掉了我的安眠药,只给我开几粒,让我晚上睡不着的时候吃。到了今年五六月份的时候,也就是前几个月,我已经基本恢复了。同事们都说我不是刚进来时那个样子了。跟大家有说有笑的。工作起来也更轻松了。但是医生说药还得继续吃,起码要吃一年半以上才能停。事实证明,医生的话是没错的。上个月,我以为我已经痊愈了,想擅自停药,却发现,只要超过两天没吃药,我的病情就有复发的征兆。于是,只得听医生的话,继续吃药。(药不能停啊)
4.1.3 维持期 抑郁症具有高复发性,尤其是≥3次抑郁发作及慢性抑郁患者,多个指南明确提出应该继续进行维持期治疗。如合并抑郁症家族史、起病早、症状残存、持续应激等危险因素时,需考虑进行维持治疗。WHO建议对单次发作、症状轻、间歇期长(≥5年)者,一般可不维持治疗,但也有较多专家认为首次抑郁症发作也应维持6~8个月的治疗[9]。维持治疗的时间长短各指南论述不一,差异较大,应根据患者的综合情况个体化考虑。一般倾向至少持续2~3年,多次复发者主张长期维持治疗。维持治疗期间应定期进行病情及疗效评估,关注早期复发征象,监测药物不良反应。长期维持治疗,如病情稳定,各方面评估良好者,可考虑缓慢减药直至停药。减药期间应加强监测,一旦发现早期复发征象,应立即恢复原先治疗剂量。国内外多个指南推荐,维持期建议加强心理治疗,如认知行为治疗、团体自助模式等,纠正错误的观点及认知,建立积极的自助、社交心态,可有效降低抑郁症复发率,改善疾病预后。
Manic-depressive or bipolar depression is not as common as other forms of depression. Bipolar disorder used to be known as ‘manic depression’ because in this the person experiences periods of mania and periods of depression, with periods of normal mood in between. About 1% of the population will experience bipolar disorder at some time in their lives. In bipolar disorder cycles of mood swings from mania to depression occur over time. The mood change may have a psychotic basis with delusional thinking or occur in isolation and induce anxiety.
And one of the things that often gets lost in discussions of depression is that you know it's ridiculous. You know it's ridiculous while you're experiencing it. You know that most people manage to listen to their messages and eat lunch and organize themselves to take a shower and go out the front door and that it's not a big deal, and yet you are nonetheless in its grip and you are unable to figure out any way around it. And so I began to feel myself doing less and thinking less and feeling less. It was a kind of nullity.

抑郁症治疗的目标是提高显效率和临床治愈率,最大限度减少病残率和自杀率,预防复发,最终达到提高生存质量,恢复社会功能的目的。目前抑郁症的治疗主要包括药物治疗、心理治疗、物理治疗、替代与补充治疗。受本身疾病严重程度、患者个体情况差异影响,抑郁症的治疗选择较为复杂。一般认为,阈下抑郁及轻度抑郁建议采取非药物治疗。中重度抑郁推荐抗抑郁症药作为一线治疗选择,可考虑联合心理治疗、物理治疗及替代与补充治疗以达到最佳治疗效果。抗抑郁治疗原则主要有:①综合评估,个体化治疗;②患者开始治疗前知情同意;③尽可能单一用药,剂量逐步递增,达到最小有效量后足量足疗程治疗;④治疗期间密切观察病情变化和不良反应并及时处理,尽可能采用量表形式定期评估;⑤治疗效果不佳时重新评估,可考虑换药、增药或联合治疗,但需要注意药物之间的相互作用;⑥可联合心理治疗、物理治疗及替代与补充治疗等;⑦积极治疗原发病与共发病[9]。近年来提出量化治疗(measurement based care, MBC)的理念,2015年APA多伦多会议重申抑郁症治疗中MBC的重要性。MBC基于循证医学实践发展,可为临床治疗方案选择及制定提供参考依据,目前已在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疾病中广泛使用。抑郁症中MBC主要包括[10]:①准确评估症状严重程度;②确保足够的抗抑郁症药物剂量;③评估药物的耐受性;④监测和增加治疗依从性;⑤确保治疗的安全性。APA更新的指南中已纳入MBC理念。


4.2.2 青少年抑郁症 研究表明,约有2.8%的13岁以下儿童及5.6%的13~18岁青少年患抑郁症,且多数具有阳性家族史[15]。早期识别和有效治疗可以减少青少年抑郁症对家庭、社会和学习功能的影响,并可降低抑郁症持续进展、自杀及药物滥用风险。多个指南[16-17]均推荐对青少年抑郁症进行综合治疗干预,并强调了诊治初期对患者进行全面综合评估、建立治疗联盟(包括患者、家长、学校及相关医疗机构等)及心理干预与动态随访管理的重要性。目前尚无绝对安全有效的青少年抗抑郁症药物。NICE指南指出,青少年轻度抑郁症不建议药物初始治疗;中重度抑郁症患者,如病情允许,建议先进行3~4个月心理治疗,效果不佳时可联合药物治疗,不建议单独药物治疗[16]。美国预防服务工作组(U.S.Preventive Services Task Force,USPSTF)指出,8岁以上儿童推荐使用氟西汀,12~17岁青少年可使用艾司西酞普兰。作为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通过的儿童及青少年抑郁治疗药物,氟西汀可能是最优选择,但服药期间仍应密切关注患者症状及行为改变,警惕病情反复或加重,尤其需警惕自杀风险[17]。青少年抑郁症通常病程较长,复发风险高,向双向障碍发展可能性大,且处于生理、心理不断发展期,治疗期间应动态监测,及时调整治疗方案。
4.2.1 老年期抑郁症 老年期常面临生活方式改变、共患病、多药治疗、居丧等情况,此期抑郁患病率较高,且常常伴随较高的自杀风险。老年期抑郁总体识别率及诊断率较低,可能原因包括:①老年人常常身体机能减退,易患各种疾病,抑郁症状常常被忽视误诊;②老年人多有不同程度的认知功能减退,使老年患者在病情认知、重视、表达等都存在缺陷,使得就诊率、诊断率偏低;③老年人怕麻烦子女,心态节约,常有淡化症状严重性倾向,不愿承认患病,否认情绪低落、兴趣下降是心境障碍。因此,疾病的早期识别和诊断尤为重要。老年期抑郁合并躯体疾病者所占比例大,常有较明显的焦虑,躯体不适主诉多,伴有一定的认知损害及偏执,失眠和食欲减退较明显。老年期抑郁治疗药物选择与一般人群大致相同,但老年人肝肾功能减退,对药物不良反应特别敏感(如低血压、抗胆碱作用),需要适当调整药物剂量,必要时可选择进行治疗药物监测。如果合并明显焦虑、失眠,可以选择抗焦虑及镇静催眠药物,包括苯二氮、丁螺环酮、佐匹克隆、艾司佐匹克隆等。
This practice parameter describes the epidemiology, clinical picture, differential diagnosis, course, risk factors, and pharmacological and psychotherapy treatments of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with major depressive or dysthymic disorders. Side effects of the antidepressants, particularly the risk of suicidal ideation and behaviors are discussed. Recommendations regarding the assessment and the acute, continuation, and maintenance treatment of these disorders are based on the existent scientific evidence as well as the current clinical practice.
很多正在经历抑郁症的人,并非不知道自己正在经历什么,并非对自己的感受缺乏自知。但是他们缺乏的是应对抑郁症的经验,也就是说即便是觉察到了自己正在经历的困境,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我在第一次出现抑郁症状的时候,对抑郁症是一无所知的。那是2005年,那时候我刚上大一。抑郁症这个概念开始在中文媒体上受到广泛的关注,我个人感觉,是在张国荣自杀之后。张国荣去世之前很少有人知道还有抑郁症这回事。他自杀是在2003年,而2005年我对抑郁症仍然知之甚少。直到今日,很多人对于抑郁症是怎么回事也只是了解皮毛。何况,这本来就不是什么轻松的话题,若不是亲朋挚友间有亲历的人,恐怕一般人也不会有兴趣了解。但是现在的时代毕竟不同于12年前。今天我们使用手机上网、使用各种社交媒体来快速了解信息。我的母亲跟我说,她是在电视节目里看到一个专家讲解抑郁症,才终于对我的感受有了一些了解。2005年的时候,我休学在家,她每天看到就鼓励我说,“要开心一点,你看我过得多开心,你也可以开心起来的”。现在,她会说,她依然无法理解我的感受,但是至少她知道了什么样的话说了是没用的。
经颅磁刺激技术(transcranial magnetic stimulation,TMS)即以磁信号刺激颅脑神经方式达到神经功能改善目的。TMS在1985应用于临床治疗,随着技术的发展与革新,出现具有连续可调功能的重复TMS(repetitive transcranial magnetic stimulation,rTMS),并在临床精神病、神经疾病及康复领域获得越来越多的认可。低频和高频rTMS均能有效治疗抑郁症,二者效果相当,但前者耐受性更好,适应人群更广泛,故目前抑郁症治疗中主要采用低频rTMS。2016年美国临床经颅刺激学会发布的TMS治疗重度抑郁症共识[22]指出,每日左前额TMS治疗急性期抑郁症患者安全有效。该共识认为,对于临床诊断符合DSM-5定义的抑郁症,单次发作或复发性抑郁症、抗抑郁症药物治疗效果不佳或不耐受的患者,应考虑单独或合并TMS治疗。TMS在急性期及急性期后治疗中均有良好效果,并且急性期后持续TMS治疗可降低抑郁症复发风险。
很多正在经历抑郁症的人,并非不知道自己正在经历什么,并非对自己的感受缺乏自知。但是他们缺乏的是应对抑郁症的经验,也就是说即便是觉察到了自己正在经历的困境,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我在第一次出现抑郁症状的时候,对抑郁症是一无所知的。那是2005年,那时候我刚上大一。抑郁症这个概念开始在中文媒体上受到广泛的关注,我个人感觉,是在张国荣自杀之后。张国荣去世之前很少有人知道还有抑郁症这回事。他自杀是在2003年,而2005年我对抑郁症仍然知之甚少。直到今日,很多人对于抑郁症是怎么回事也只是了解皮毛。何况,这本来就不是什么轻松的话题,若不是亲朋挚友间有亲历的人,恐怕一般人也不会有兴趣了解。但是现在的时代毕竟不同于12年前。今天我们使用手机上网、使用各种社交媒体来快速了解信息。我的母亲跟我说,她是在电视节目里看到一个专家讲解抑郁症,才终于对我的感受有了一些了解。2005年的时候,我休学在家,她每天看到就鼓励我说,“要开心一点,你看我过得多开心,你也可以开心起来的”。现在,她会说,她依然无法理解我的感受,但是至少她知道了什么样的话说了是没用的。
抗抑郁症药物近年来发展迅速,其品种已超过20多种。目前,除三环类(tricyclic antidepressants,TCAs)作为经典抗抑郁症药仍保留TCAs这个名称外,国内外较多按作用机制划分命名,主要包括[9]:①5-HT再摄取抑制药(selective serotonin reuptake inhibitor,SSRIs),如氟西汀、帕罗西汀、舍曲林、氟伏沙明、西酞普兰和艾司西酞普兰;②选择性5-HT及NE再摄取抑制药(selective serotonin-norepinephrine reuptake inhibitors,SNRIs),如文拉法辛、度洛西汀;③NE及特异性5-HT能抗抑郁症药(noradrenergic and specific serotonergic antidepressant,NaSSA) ,如米氮平;④NE及DA再摄取抑制药(norepinephrine-dopamine reuptake inhibitors,NDRIs),如安非他酮;⑤5-HT2A受体拮抗药及5-HT再摄取抑制药(serotonin receptor antagonists reuptake inhibitor,SARIs),如曲唑酮、奈法唑酮;⑥单胺氧化酶抑制药(monoamine oxidase inhibitors,MAOIs),如苯乙肼、环苯丙胺及新一代可逆性MAOIs吗氯贝胺。除TCAs和MAOIs作为经典的第一代抗抑郁症药,上述药物多属于新一代抗抑郁症药。
是由两种非常有效的化合物组成的合剂。三氟噻吨是一种神经阻滞剂,根据不同剂量具有不同药理作用。大剂量的三氟噻吨主要拮抗突触后膜的多巴胺受体,降低多巴胺能活性 ;而小剂量三氟噻吨主要作用于突触前膜多巴胺自身调节受体(D2受体),促进多巴胺的合成和释放,使突触间隙中多巴胺的含量增加,而发挥抗焦虑和抗抑郁作用。四甲蒽丙胺是一种双相抗抑郁剂,可以抑制突触前膜对去甲肾上腺素及5-羟色胺的再摄取作用,提高了突触间隙的单胺类递质的含量。两种成分的合剂具有协同的调整中枢神经系统的功能,抗抑郁、抗焦虑和兴奋特性。另一方面,本药中的四甲蒽丙胺可以对抗大剂量时三氟噻吨可能产生的锥体外系症状。三氟噻吨和四甲蒽丙胺相互拮抗的结果使本药的抗胆碱能作用较四甲蒽丙胺弱。本药对上述中枢神经递质的影响,临床上也相应表现为两种成分在治疗作用方面的协同效应和副作用的拮抗效应。此外,体内及体外试验表明,本药对组胺受体有一定的拮抗作用。并且还具有镇痛、抗惊厥作用,但无抗精神病作用。
确诊之后,我开始每天服药治疗,刚开始药物就产生了功效,胸闷和不安的情绪有了些许好转。但是每天依然乏力,无法集中注意力,总是打瞌睡。(后来,医生跟我说,我吃的药里面有安眠药,而且其它几种药物也有犯困的副作用。)服药大概两~三周之后,头晕,紧张的症状开始减少了。大概三个月左右,我感觉自己时不时会有非常清醒的时候,起床后整个大脑非常清醒,就像缺氧的脑袋突然戴上了氧气罐。但是,我吃的药会让我犯困,依旧严重影响我的工作。于是,医生减掉了我的安眠药,只给我开几粒,让我晚上睡不着的时候吃。到了今年五六月份的时候,也就是前几个月,我已经基本恢复了。同事们都说我不是刚进来时那个样子了。跟大家有说有笑的。工作起来也更轻松了。但是医生说药还得继续吃,起码要吃一年半以上才能停。事实证明,医生的话是没错的。上个月,我以为我已经痊愈了,想擅自停药,却发现,只要超过两天没吃药,我的病情就有复发的征兆。于是,只得听医生的话,继续吃药。(药不能停啊)
抗抑郁症药物近年来发展迅速,其品种已超过20多种。目前,除三环类(tricyclic antidepressants,TCAs)作为经典抗抑郁症药仍保留TCAs这个名称外,国内外较多按作用机制划分命名,主要包括[9]:①5-HT再摄取抑制药(selective serotonin reuptake inhibitor,SSRIs),如氟西汀、帕罗西汀、舍曲林、氟伏沙明、西酞普兰和艾司西酞普兰;②选择性5-HT及NE再摄取抑制药(selective serotonin-norepinephrine reuptake inhibitors,SNRIs),如文拉法辛、度洛西汀;③NE及特异性5-HT能抗抑郁症药(noradrenergic and specific serotonergic antidepressant,NaSSA) ,如米氮平;④NE及DA再摄取抑制药(norepinephrine-dopamine reuptake inhibitors,NDRIs),如安非他酮;⑤5-HT2A受体拮抗药及5-HT再摄取抑制药(serotonin receptor antagonists reuptake inhibitor,SARIs),如曲唑酮、奈法唑酮;⑥单胺氧化酶抑制药(monoamine oxidase inhibitors,MAOIs),如苯乙肼、环苯丙胺及新一代可逆性MAOIs吗氯贝胺。除TCAs和MAOIs作为经典的第一代抗抑郁症药,上述药物多属于新一代抗抑郁症药。
本发明胶囊剂的制作过程为:取熟地1500g,合欢花1500g,柏子仁1500g,香附1500g,柴胡1500g,山药1500g,制首乌1500g,绞股蓝1500g ,栀子1500g,党参1500g,当归1500g,生牡蛎1500g,黄芪1500g,五味子UOOg,淫羊藿1500g,酸枣仁1500g,远志1500g,黄柏15()0g,金线莲l500g,钩藤1500g,力卩10倍量乙醇,加热回流提取3次,每次2小时,将3次提取液合并,减压回收乙醇并浓缩至药液浓度为0.5g生药/mL,抽滤后,滤液的相对密度约为1.08(2(TC);上述滤液经体积为IOL的大孔吸附树脂柱,先用10倍树脂柱体积的去离子水或蒸馏水洗脱,再用5倍树脂柱体积的95%乙醇洗脱,收集乙醇洗脱液,去除乙醇溶剂,得到组份药粉;装入胶嚢制为胶嚢剂,每粒胶嚢装0.3g。可以每12粒为一板。本发明颗粒剂的制作过程为:取熟地2000g,合欢花2000g,柏子仁2000g,香附2000g,柴胡2000g,山药2000g,制首乌2000g,绞股蓝2000g ,梔子2000g,党参2000g,当归2000g,生牡蛎2000g,黄芙2000g,五味子2000g,淫羊藿2000g,酸枣仁2000g,远志2000g g,黄柏20()()g,金线莲2000g,钩藤2000g,将所述组份按配比混合,投入粉碎机粉碎成细粉,细粉过筛后放入耐酸碱浸渍锅内,在常温下,与乙醇共同浸渍20天,将浸渍好的液体及药渣进行压榨过滤,分离后取滤液,加热浓缩至糊状,放入烘箱,控制在8(TC,烘干后冷却,粉碎后加入3000g淀粉混合,制粒、干燥、整粒、分装,包装得成品,每袋4〜6g包装。
本发明胶囊剂的制作过程为:取熟地1500g,合欢花1500g,柏子仁1500g,香附1500g,柴胡1500g,山药1500g,制首乌1500g,绞股蓝1500g ,栀子1500g,党参1500g,当归1500g,生牡蛎1500g,黄芪1500g,五味子UOOg,淫羊藿1500g,酸枣仁1500g,远志1500g,黄柏15()0g,金线莲l500g,钩藤1500g,力卩10倍量乙醇,加热回流提取3次,每次2小时,将3次提取液合并,减压回收乙醇并浓缩至药液浓度为0.5g生药/mL,抽滤后,滤液的相对密度约为1.08(2(TC);上述滤液经体积为IOL的大孔吸附树脂柱,先用10倍树脂柱体积的去离子水或蒸馏水洗脱,再用5倍树脂柱体积的95%乙醇洗脱,收集乙醇洗脱液,去除乙醇溶剂,得到组份药粉;装入胶嚢制为胶嚢剂,每粒胶嚢装0.3g。可以每12粒为一板。本发明颗粒剂的制作过程为:取熟地2000g,合欢花2000g,柏子仁2000g,香附2000g,柴胡2000g,山药2000g,制首乌2000g,绞股蓝2000g ,梔子2000g,党参2000g,当归2000g,生牡蛎2000g,黄芙2000g,五味子2000g,淫羊藿2000g,酸枣仁2000g,远志2000g g,黄柏20()()g,金线莲2000g,钩藤2000g,将所述组份按配比混合,投入粉碎机粉碎成细粉,细粉过筛后放入耐酸碱浸渍锅内,在常温下,与乙醇共同浸渍20天,将浸渍好的液体及药渣进行压榨过滤,分离后取滤液,加热浓缩至糊状,放入烘箱,控制在8(TC,烘干后冷却,粉碎后加入3000g淀粉混合,制粒、干燥、整粒、分装,包装得成品,每袋4〜6g包装。
BACKGROUND: In 2001, the Canadi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and the Canadian Network for Mood and Anxiety Treatments (CANMAT) partnered to produce evidence-based clinical guidelines for the treatment of depressive disorders. A revision of these guidelines was undertaken by CANMAT in 2008-2009 to reflect advances in the field. There is renewed interest in refined approaches to brain stimulation, particularly for treatment resistant 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 (MDD). METHODS: The CANMAT guidelines are based on a question-answer format to enhance accessibility to clinicians. An evidence-based format was used with updated systematic reviews of the literature and recommendations were graded according to Level of Evidence using pre-defined criteria. Lines of Treatment were identified based on criteria that included evidence and expert clinical support. This section on "Neurostimulation Therapies" is one of 5 guidelines articles. RESULTS: Among the four forms of neurostimulation reviewed in this section, electroconvulsive therapy (ECT) has the most extensive evidence, spanning seven decades. Repetitive transcranial magnetic (rTMS) and vagus nerve stimulation (VNS) have been approved to treat depressed adults in both Canada and the United States with a much smaller evidence base. There is also emerging evidence that deep brain stimulation (DBS) is effective for otherwise treatment resistant depression, but this is an investigational approach in 2009. LIMITATIONS: Compared to other modalities for the treatment of MDD, the data based is limited by the relatively small numbers of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s (RCTs) and small sample sizes. CONCLUSIONS: There is most evidence to support ECT as a first-line treatment under specific circumstances and rTMS as a second-line treatment. Evidence to support VNS is less robust and DBS remains an investigational treatment.
抑郁症以往被划分为情感性精神病、其它类型的疾病均被划分为神经 症。抑郁症是一种持久的心境低落状态,常伴有焦虑、躯体不适感和睡眠障 碍,患者有治疗要求,而无明显的运动障碍、以及幻觉、幻想、思维和行为 紊乱等精神特征,生活能力无明显影响;神经症是一組表现心情抑郁、烦恼、 紧张、恐怖、疑病、强迫症状、分离和转换症状等,除意症表现为短的发作 性症状外, 一般病程迁延可达数年或数十年,可分为恐怖性神经症、焦虑性 神经症、强迫性神经症、抑郁性神经症、癔症、疑病性神经症、神经哀弱、 其它神经症(人格解体神经症、躯体化障碍、职业性如书写痉挛)等。依据中 医理论,抑郁症、焦虑症统称为精神和心理障碍性疾病,是由于植物神经功 能紊乱而导致心境低落、焦虑、失眠多梦,幻觉、妄想、思维和行为紊乱等 精神病特征。中医认为这些症状是因情志不遂,忧思悲怒,起居不慎,饮食 不节而造成。西医治疗多采取化学药物治疗,其疗效不稳定,副作用大;而中药以其毒性小,长期服用安全,越来越多的被人们认识用于治疗精神方面 的疾病。

這裡二十幾歲,但是和抑鬱打交道也是十幾年了。也經歷過許多不同階段,甚至對意思告訴我的“痊癒 這裡二十幾歲,但是和抑鬱打交道也是十幾年了。也經歷過許多不同階段,甚至對意思告訴我的“痊癒”抱懷疑態度。 因為自己從小也接觸了這方面,在診所的時候也閱讀過一些書,有人認為抑鬱症不是一種「痊癒」,祂更像某個階段的情緒,比如“痊癒”後遇到更大的打擊,如果心態和觀念發生變化,好像還有另外一種堅強熬過去。 也有人覺得抑鬱是沒由來的,好像沒有抑鬱的理由,但就是喪失了繼續生活的樂趣,其實我覺得許多抑鬱的人多多少少都會自求發出求救信號。 我自己而言停藥多年,時而抑鬱,已經習慣了和抑鬱做朋友,反復的掙扎麻木,反復的激奮和追求,今天可以多開心就可以有多難過。 但對自身症狀的分析,潛意識裡抗拒諮詢和吃藥,該懂的都懂,也許我腦袋裡希望自己以這種抑鬱來“放鬆自己”。 搞笑的是自己會坐樓頂邊緣來折磨自己,當改變想法回地面的時候又會有一種鬆了口氣的感覺來理解自己。計畫永遠都在變,明天要去死明天要活著,但是明天的明天也不看醫生不吃藥,醫院的表能做出別人想要的不同的結果,催眠自己藥貴諮詢費貴來逃避,又會覺得自己還繼續搞笑的活著呢。 我覺得這個症狀太複杂,沒有固定的治療方式,每個人都是不同的。有的人需要看諮詢有的人不需要,藥的作用除了帶來心裡的某些慰藉和生理的壓制,真的覺得不會有多少人喜歡吃藥,因為吃藥還會帶來一種潛意識觀「我有病」。 一些重藥對精神分裂者和重度抑鬱者會短期內有效的作用,所有人的主觀意識都是「治病先治命」,當然也祇有活著才有可能治療。大概 十年前自己吃的一些藥副作用比較大,我確實腦袋少折騰很多,身體也是。因為我昏昏沉沉,反應遲鈍,記憶力變差,身體無力疲憊,根本沒有多的精力去思考問題就算是自殘和死亡。大概是因為這種原因我對藥也產生了一種陰影,覺得它不是在救我,而是對我的症狀更大的摧殘。我時刻希望自己正常生活,又抗拒正常生活的我為什麼要吃藥,為什麼要難受,人本身就是矛盾的。 也是十幾年前我們當地的一個老師,確診中度抑鬱,大家覺得她平時是一個很積極陽光的人,在這個小城市最多覺得一個人孤僻,什麼抑鬱症大部分人沒聽說過覺得矯情。 這個老師也覺得多放鬆多走走就好了,因為她自己也不瞭解抑鬱症,其實已經產生一種自愈的情緒,而醫院這邊為了幫她好起來給她開了少量的藥,她一下子就崩潰了,沒過多久在她們居民樓八樓跳樓自殺了。 我們諮詢師和我們説起這個老師的時候,覺得她是突然覺得原來自己有這麼嚴重,需要到吃藥的地步,心裡開始告訴自己「原來我有病」,也去查了好多抑鬱的事情,越瞭解越抑鬱,也預約過她們諮詢師但沒有後續,後來就聽到自殺的事。 因為離我當時的家也挺近的,路過看到她家人在她逝去的地方跪著燒紙錢痛哭,也和別人搭話想不通為什麼,覺得也不是身體上的絕症為什麼好端端一個人就想不開了,我們不是她無法明白她內心最後到底是怎麼掙扎的。 以及很小就發現自己的一共“共情”情緒,現在都想用“共鬱”來形容。可以説這是人的基本感官感受,比如看了喜劇會笑,看了恐怖片會怕,而我看了一些電影比如「霸王別姬」會更加抑鬱,並且不斷的去瞭解影片中的角色的情緒,並深深的影響了我,我在很久很久中都難以走出來。 遇到好的人事物真的可以是良藥,也可以是毒藥。最常見是親情友情愛情,特別友情愛情,遇到好的朋友會樂觀很多,遇到喜歡的戀人會積極很多,而一旦被這種信任的人傷害,痛苦是翻了好幾倍的,一下子這個人就不好了的感覺,比如我現在。 持續跟帖,説了自己遇到的一些事和理解,好像無法幫上樓主,但是覺得樓主開的貼很有意義,謝謝。 ... 饲养员童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