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药物和心理方面的干预措施对重度抑郁患者均有效,但抗抑郁药物仍是治疗重度抑郁症的主要手段。在过去二十年里,SSRIs(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已逐步成为最常用的抗抑郁处方药。Escitalopram作为最新上市的一类SSRI药物,是外旋西酞普兰的纯S-对映异构体。在本系统评价中,我们对Escitalopram与其他抗抑郁药相比治疗急性期重度抑郁症的有效性、可接受性和耐受性进行了评价。共有22个随机对照试验(约4000名受试者)纳入本研究。结果显示: Escitalopram似乎适合成为治疗中到重度抑郁症的一线药物。由于纳入研究只比较了少数几种抗抑郁药物,因此我们无法确定其疗效与其他众多临床抗抑郁剂相比,孰好孰坏。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对6个研究(接近2000名病人)的合并结果表明,Escitalopram的疗效优于citalopram。
我第一次接触抑郁量表这个事物也是在2005年。我的班级辅导员带我去精神卫生中心做诊断。从我们的学校到这个地方要做很长一段的地铁。在去程上,辅导员一直在安慰我,说学业压力大不要紧的,这学期少修点课不就可以了吗?等我到达精神卫生中心以后,我记得我在电脑前面做了很多选择题,之后跟医生聊了聊。我的辅导员得到了我的诊断报告,但是她没有告诉我具体信息,只说没什么大碍。回程的路上,她却沉默地一句话都不再跟我说。回到学校之后,她再也不跟我联系,而我的情况却在一天天恶化。她去带我做诊断是应我父亲的要求,她好似仅把这当成是一个任务去完成。后来我办理休学,她也没有帮一点忙。我回忆这段经历的时候,认为她是有失职的。但是随着时间推移,我在情理上原谅了她。我们学校的本科生辅导员是由本校直升硕士一年级新生担任的。我刚刚步入大学校园,对于她,新生活何尝不是也刚刚展开。也许她想的只是怎么完成好组织任务并且自己顺利毕业。让一个对抑郁症没有了解的跟自己非亲非故的人做到更多实在是难为她了。但从学校管理的角度上讲,她没有照顾好她的学生,是失职的。我们的学校,应该给予本科生的辅导员一些心理咨询辅导,让他们具备一些基本的心理健康常识,以便服务他们的学生。后来我的同班同学中也有人在毕业后直升本校硕士研究生,并且担任本科生的辅导员。在我们聚会时,他们有人提到,在连续几届的学生中都有人有抑郁症,其中一届有一个学生在宿舍里上吊自杀。当我听到这样的故事时,心中一声叹息。
抑郁症的诊断主要根据WHO制定的《疾病和有关健康问题的国际统计分类》第10次修订本(International Classification of Diseases,ICD-10)[6]及美国精神病学会(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APA)制定的《精神疾病的诊断和统计手册》第5次修订本(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5,DSM-5)[7]标准。抑郁症诊断的核心标准为抑郁发作持续至少2周,既往不存在轻躁狂或躁狂发作且除外精神活性物质或器质性精神障碍。目前抑郁症的诊断仍主要基于临床症状主诉,尚无特异性较好的实验室及辅助检查确诊方法。ICD-10及DSM-5中抑郁症的诊断标准主要包括[6-7]:①相对固定的不合乎个体实际情况的抑郁心境,且存在于一天中大多数时间,持续至少2周;②对平时感兴趣的事情丧失兴趣或愉快感;③常感疲惫,精力不足;④其他:自信心丧失、自卑、无价值感、无理由的过分自责、不适当的罪恶感、失眠、食欲减退、体质量减轻、思维分散、注意力降低、反复出现自杀观念或自杀行为等。根据符合的症状条款数目,ICD-10和DSM-5分别界定抑郁的轻、中、重严重程度。英国国家临床最优化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for Health and Care Excellence,NICE)首次提出阈下抑郁这一新亚型[8],系指低于轻度抑郁症诊断标准,以长期存在1或2项抑郁症状为主要特征,如失眠、疲惫、注意力分散、效率下降、躯体不适等,临床常易忽视。NICE指出,阈下抑郁在英国的患病率高,为30%~40%,与抑郁症造成同样严重的自残、自杀影响及经济损失,值得重视。

This practice parameter describes the epidemiology, clinical picture, differential diagnosis, course, risk factors, and pharmacological and psychotherapy treatments of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with major depressive or dysthymic disorders. Side effects of the antidepressants, particularly the risk of suicidal ideation and behaviors are discussed. Recommendations regarding the assessment and the acute, continuation, and maintenance treatment of these disorders are based on the existent scientific evidence as well as the current clinical practice.
虽然药物和心理方面的干预措施对重度抑郁患者均有效,但抗抑郁药物仍是治疗重度抑郁症的主要手段。在过去二十年里,SSRIs(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已逐步成为最常用的抗抑郁处方药。Escitalopram作为最新上市的一类SSRI药物,是外旋西酞普兰的纯S-对映异构体。在本系统评价中,我们对Escitalopram与其他抗抑郁药相比治疗急性期重度抑郁症的有效性、可接受性和耐受性进行了评价。共有22个随机对照试验(约4000名受试者)纳入本研究。结果显示: Escitalopram似乎适合成为治疗中到重度抑郁症的一线药物。由于纳入研究只比较了少数几种抗抑郁药物,因此我们无法确定其疗效与其他众多临床抗抑郁剂相比,孰好孰坏。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对6个研究(接近2000名病人)的合并结果表明,Escitalopram的疗效优于citalopram。
是由两种非常有效的化合物组成的合剂。三氟噻吨是一种神经阻滞剂,根据不同剂量具有不同药理作用。大剂量的三氟噻吨主要拮抗突触后膜的多巴胺受体,降低多巴胺能活性 ;而小剂量三氟噻吨主要作用于突触前膜多巴胺自身调节受体(D2受体),促进多巴胺的合成和释放,使突触间隙中多巴胺的含量增加,而发挥抗焦虑和抗抑郁作用。四甲蒽丙胺是一种双相抗抑郁剂,可以抑制突触前膜对去甲肾上腺素及5-羟色胺的再摄取作用,提高了突触间隙的单胺类递质的含量。两种成分的合剂具有协同的调整中枢神经系统的功能,抗抑郁、抗焦虑和兴奋特性。另一方面,本药中的四甲蒽丙胺可以对抗大剂量时三氟噻吨可能产生的锥体外系症状。三氟噻吨和四甲蒽丙胺相互拮抗的结果使本药的抗胆碱能作用较四甲蒽丙胺弱。本药对上述中枢神经递质的影响,临床上也相应表现为两种成分在治疗作用方面的协同效应和副作用的拮抗效应。此外,体内及体外试验表明,本药对组胺受体有一定的拮抗作用。并且还具有镇痛、抗惊厥作用,但无抗精神病作用。
4.2.2 青少年抑郁症 研究表明,约有2.8%的13岁以下儿童及5.6%的13~18岁青少年患抑郁症,且多数具有阳性家族史[15]。早期识别和有效治疗可以减少青少年抑郁症对家庭、社会和学习功能的影响,并可降低抑郁症持续进展、自杀及药物滥用风险。多个指南[16-17]均推荐对青少年抑郁症进行综合治疗干预,并强调了诊治初期对患者进行全面综合评估、建立治疗联盟(包括患者、家长、学校及相关医疗机构等)及心理干预与动态随访管理的重要性。目前尚无绝对安全有效的青少年抗抑郁症药物。NICE指南指出,青少年轻度抑郁症不建议药物初始治疗;中重度抑郁症患者,如病情允许,建议先进行3~4个月心理治疗,效果不佳时可联合药物治疗,不建议单独药物治疗[16]。美国预防服务工作组(U.S.Preventive Services Task Force,USPSTF)指出,8岁以上儿童推荐使用氟西汀,12~17岁青少年可使用艾司西酞普兰。作为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通过的儿童及青少年抑郁治疗药物,氟西汀可能是最优选择,但服药期间仍应密切关注患者症状及行为改变,警惕病情反复或加重,尤其需警惕自杀风险[17]。青少年抑郁症通常病程较长,复发风险高,向双向障碍发展可能性大,且处于生理、心理不断发展期,治疗期间应动态监测,及时调整治疗方案。
如图可见,抑郁症可以由很多原因引起,比如家族病史,遗传因素,童年影音,家庭教育,成长环境,人生变故,身体因素,疾病,生产,药物酒精滥用,甚至环境因素,季节变换,水土不服等等等等。这些都可以归纳成为客观原因因,充分说明了抑郁症的客观存在性。比如,家庭病史可能会让你获得抑郁症的风险比别人高出10倍;敏感得性格让你更容易被伤害。这些都是真实存在的,而你对此无能为力。疾病,体弱,会让人缺乏能量导致暂时的焦虑和抑郁情绪。同时,长期的抑郁或者焦虑,会消耗身体里的化学物质和能量,甚至影响身体健康;反过来,又会加重抑郁病情。这也是为什么,抑郁症需要药物治疗的原因。可是,抑郁症却并不是我们从外界直接被动获得的,而是主观获得的。在此我更愿意把抑郁症比作一种习惯,一种自卑,自责,完美主义,自我怀疑等等不良应激反应的习惯。别误会,这种习惯并不是某个人由于自身素质问题而生出的三观问题,而恰恰是一种根据个人经历而产生的,非常原始自然“合理”的,符合“事实”的直觉/环境认知/自我总结。然而由于个体经历局限,认知局限,你所认为的”事实“经常会与实际事实,与或者别人眼中看到的你的事实,或者与对解决问题有利的事实之间,有相当的偏差。这也就是我所理解的人的局限。举个例子,一个从小被父亲当男孩奚落,母亲又常年在外留学的女孩子。她头发长过虱子,衣服常年脏兮兮,没有玩过洋娃娃,没有穿过裙子,没有在外面流过泪。青春期发育时,这个女孩子发育早个子又比当地男生高大,从小被人嘲笑。很长一段时间,她都非常羡慕干干净净穿着可爱颜色的衣服,梳子各色发型,个子娇小的女孩子,梨花带雨,楚楚可怜。后来,她变成了一个非常怕自己没有女人味的青年,总是害怕自己成为傻大个或者女汉子。再后来她交往了一个几年后由于异地劈腿,而让她之后独自痛苦了五年的初恋,初恋曾表示过喜爱铅笔腿类型的女孩而她不是。就像很多鸡汤文一样顺理成章的,女孩几个月不怎么吃饭狂运动变成了竹根女。很多年后,即使女孩最后变成一个高挑而明理的女人。可是明明处于偏低的正常体重, 却依然变态地执著于变瘦变小鸟依人而感觉自己可以获得更多的安全感。不在乎脸,不在乎妆容,不在乎身高不在乎一切,只是很容易因为胖瘦而没有自信。女孩脑中关于美丽和女人味的事实,和大多数人眼中的现实已经产生了差别。过度放大胖瘦在生活中的重要程度,因为这是她早年人生中所有不安全感的心理暗示来源。好了各位看官,这个例子就是本人系列。但我可以肯定,我这样的例子并不稀有,EATING DISORDER又是一个大写的大众病。说回来,通过以上例子,我想说的是,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牛角尖”,我们看到的事实,和真实的事实,多多少少是有差距的。我看到的镜子中的我自己,loser,恶心,没有女人味,这是我认识的自己,我认为的事实。而真实的事实可能又是另外一番景象。当各种事件发生时,我们会产生这种错误的,有偏差不必要的认知和结论;从而使自己反复确认错误的事实,陷入不必要的抑郁焦虑情绪中,迷失了解决问题的方向。所以在造成抑郁症的诸多原因之中,我认为,纠正这种错误认知的思维训练是最重要的。也是除了吃药以外,我们唯一可以调节的地方。其实这就是我们常说的认识世界,认识自己,坦然面对,修炼心性。而这个课题,每一个人都会遇到,如果抑郁这烂透的一段人生是你精神修炼的契机,我觉得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目的观察抑郁大鼠电休克治疗后海马内谷氨酸含量以及N-甲基-D天门冬氨酸(NMDA)受体 的表达,探讨电休克治疗抑郁症的谷氨酸能神经机制。方法36只SD大鼠随机分为无抽搐电休克组(电休克组)、抑郁模型对照组(抑郁组)、对照组,每组12 只。前两组采用孤养加慢性不可预见性应激建立抑郁模型,建模后电休克组在丙泊酚麻醉下行无抽搐电休克治疗,隔天1次共2周。检测各组海马谷氨酸含量和海马 CA1区、CA3区NMDA受体2B亚单位(NMDA-NP,2B)的表达。结果①电休克治疗后电休克组大鼠水平移动格数、垂直竖立次数和糖水消耗量都高 于抑郁组(P〈0.01)。②电休克组大鼠海马内谷氨酸含量低于抑郁组(P〈0.01),而抑郁组高于正常组(P〈0.01)。③电休克组大鼠海马CAI 区和CA3区NMDA.NP,2B的表达量高于正常组(P〈0.05),而抑郁组低于正常组(P〈0.01)。结论无抽搐电休克治疗可抑制抑郁症模型大鼠 海马内谷氨酸含量的升高并使NMDA—NR2B的表达量上调,这可能是其抗抑郁机制之一。
虽然药物和心理方面的干预措施对重度抑郁患者均有效,但抗抑郁药物仍是治疗重度抑郁症的主要手段。在过去二十年里,SSRIs(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已逐步成为最常用的抗抑郁处方药。Escitalopram作为最新上市的一类SSRI药物,是外旋西酞普兰的纯S-对映异构体。在本系统评价中,我们对Escitalopram与其他抗抑郁药相比治疗急性期重度抑郁症的有效性、可接受性和耐受性进行了评价。共有22个随机对照试验(约4000名受试者)纳入本研究。结果显示: Escitalopram似乎适合成为治疗中到重度抑郁症的一线药物。由于纳入研究只比较了少数几种抗抑郁药物,因此我们无法确定其疗效与其他众多临床抗抑郁剂相比,孰好孰坏。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对6个研究(接近2000名病人)的合并结果表明,Escitalopram的疗效优于citalopra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