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不了解你女朋友的具体情况,我不好给出意见。从你的另外一个帖子里,我能够感到你对她的关心、你的焦急,但是我也想提醒你,想要关心抑郁症患者的家属,首先要学会关心自己。一个人可以轻易学会不在乎,但学会在乎,却需要付出千百倍的勇气和努力。我的女朋友在陪伴我的时候,自己也经历了不少痛苦。她后来通过咨询心理医生应该怎么照顾我,来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我想告诉你的是,你要对抑郁症有所准备(教育自己,学习一些这方面的知识),即使你是一个很乐观和活泼的人。陪伴抑郁症患者很消耗人的能量。我给你推荐两个专业团队的回答。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4853415 这个问题中 ID为“简单心理”的回答,这里面你可以读到一些故事(有些故事比较恐怖,你不必被吓到,结合你自己的情况考虑,你女友未必那么严重);Knowyourself这个团队写的http://www.toutiao.com/i6402008917009760769/ “因为爱你,我想陪着你不快乐|研究:抑郁会在伴侣间传染” 。你能来问这个问题,说明你充满了爱心,我为你点赞!祝你女友能走出这段阴霾。
得知我得的是焦虑症之后,我开始回忆自己这差不多两年来的种种表现。我发现,过去的两年来,只有24岁的我,活得像一个七八十岁的老人。我抗拒社交,总是无精打采,全身乏力,从一楼走到4楼中途都要停下来休息一下,说话说多一些就上气不接下气,站几分钟就得找地方靠着。买一堆党参枸杞红枣,甚至当归来泡水喝,一天不喝就觉得自己会突然晕过去。晚上入睡之前,身体总会不停地震颤。半夜会突然胸闷惊醒,就像被谁捂着鼻子和嘴巴透不过气来一样。那段时间,我一直在担心自己会突然死掉。我常常回想自己二十几年的人生,到底做了些什么?常常想起自己以前做错的事情,然后心情会突然跌入低谷,每天下班,或者周末休息的时候,我都是一个人关在房间里坐在书桌前发呆,或者看书。一整天几乎都不说话。我开始失去食欲,肚子饿了也不想吃东西。吃饭吃到一半会突然胸闷。
(到底敏感词都是啥啊。。。) 在我没有意识到抑郁症控制我思想的时候(下面会详细讲),我曾经 (到底敏感词都是啥啊。。。) 在我没有意识到抑郁症控制我思想的时候(下面会详细讲),我曾经跟我的心理医生这样说过,我不会告诉你我的计划,我的计划是我寻求 解 脱的最后手段,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为什么让你去破坏它?我来找你不是为了不死,如果只是不死的话,你把我一直绑? 着就好了,我找你是求你让我不痛苦。治标 不治本没有用。这样的痛苦换谁也难活下去。。。 关于抑郁症控制 思想。因为关注这一块,所以我从一开始就知道抑郁症是疾病,也及时意识到自己状态不对果断去就医,但当时我不知道的是,它会对我的想法造成影响。它让我感觉我永远走不出去。一时的痛苦不可怕,无尽的痛苦才最可怕,没有希望才最可怕。如果一个人觉得自己再怎么做都是徒劳,就会很容易地放弃努力放弃挣扎了。 很多心理医生都会对患者说这样一句话: 你的感觉不等于事实。 你的感觉不等于事实。 你的感觉不等于事实。 对于抑郁症患者,这一点请一定记住。当你觉得永无 天日的时候,提醒自己,这是抑郁症在作怪,是它在撒谎。 我的心理医生一直跟我讲,这些痛苦都是暂时的,她说哪怕现在就像在隧道里,你要相信你能走出去。于是我赌了一把。我当时对自己说,我再给自己一年的时间,如果再没有任何转变,我就用我自己的办法结束痛苦。现在回过头来看,这其实是一个非常冒险的做法,因为即使医生们相信抑郁症可治愈,但因为每个人不一样,没有人知道抑郁症多久能痊愈,即便是有疗效也没有人知道疗效会不会立竿见影,也许很快,也许要很久。多年也是有可能的。 再一个就是关于药物治疗有没有用。我的体会是药物对重症治疗比中度或轻微抑郁治疗的效果快得多。但关键是找对药。我觉得自己无比幸运,遇到了一个经验丰富的心理医生,心理医生又给推荐了一个非常负责的精神科医生。在剂量和选药上医生都无比谨慎,我前后试了很多种才找到了适合自己的一种。 还是那句话,没人是为了死而死的。很多人是没有办法了才用死来结束活着的痛苦。如果人们知道不管多久,这种痛苦终究会结束,黑暗有尽头。我相信大部分人都会心怀希望地抗争下去。 我莽撞地拿自己的生命赌了一把,幸运的在医生们的帮助下赌赢了。 如今走过那一劫,非常庆幸自己等了,才得以在今天有机会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为未来努力。 最后还有一个小小心愿,希望有朝一日能帮助更多的人。 ... Miss Williame
4.1.1 急性期 急性期治疗原则是迅速控制症状,尽可能达到临床治愈。药物治疗是中重度抑郁急性期治疗首选,可考虑联合物理治疗、心理治疗及替代与补充治疗等。在抑郁危重状态或多种治疗效果不佳时可紧急采取电休克治疗(electroconvulsive therapy,ECT)。急性期治疗,特别是首发抑郁症的初始治疗,药物的合理选择十分重要,关系到疾病转归及后续治疗预后。合理选药可根据Preskorn教授提出 “STEPS”原则综合考虑,即用药的安全性(safety)、耐受性(tolerance)、疗效(efficacy)、价格(payment)、服用简便性(simplicity)。确定治疗药物后,需根据患者病情、年龄及耐受性,以适当速度增加药物剂量。抗抑郁症药物起效一般较慢,常需2~4周。治疗期间建议定期以量表形式对病情及治疗效果进行评估。如果经4~8周足量治疗,症状仍无明显改善,需要进行重新评估并相应调整治疗计划。可以考虑联合心理治疗、物理治疗,或者更换其他治疗药物。药物更换可以是同类药物内(如从一种SSRIs到另一种SSRIs),或不同类药物间(如从SSRIs到SNRIs)。抗抑郁症药物通常作用机制相近,不良反应常常类似,且药物间相互作用大,故不建议多药联合治疗。例如,5-HT综合征是SSRIs并发症,可在单独或合并使用SSRIs或与其他具有5-HT能特性药物联用时发生,故后两种药物合用情况应尽量避免[9]。由于MAOIs需要进行严格的饮食药物限制,有潜在致命性的药物间相互作用,用药应更加谨慎。
The link to this web site does not imply an endorsement of, affiliation or association of any kind with this web site or the third party responsible for it the Company, its affiliates and related companies. In addition, the Company is not responsible for this web site or the information contained or collected therein. Use of this web site is entirely at your own risk and subject to its terms and conditions of use including use of Personal Information. You may not create links from other web sites to this Site without the prior permission of the Company.

Patients with chronic depression (CD) by definition respond less well to standard forms of psychotherapy, so they are more likely to be high utilizers of psychiatric resources. Therefore, the aim of this guidance paper is to provide a comprehensive overview of current psychotherapy for CD. The evidence of efficacy is critically reviewed and recommendations for clinical applications and research are given. We performed a systematic literature search to identify studies on psychotherapy in CD, evaluated the retrieved documents and developed evidence tables and recommendations through a consensus process among experts and stakeholders. We developed 5 recommendations which may help providers to select psychotherapeutic treatment options for this patient group. The EPA considers both psychotherapy and pharmacotherapy to be effective in CD and recommends both approaches. The best effect is achieved by combined treatment with psychotherapy and pharmacotherapy, which should therefore be the treatment of choice. The EPA recommends psychotherapy with an interpersonal focus (e.g. the Cognitive Behavioural Analysis System of Psychotherapy [CBASP]) for the treatment of CD and a personalized approach based on the patient's preferences. The DSM-5 nomenclature of persistent depressive disorder (PDD), which includes CD subtypes, has been an important step towards a more differentiated treatment and understanding of these complex affective disorders. Apart from dysthymia, ICD-10 still does not provide a separate entity for a chronic course of depression. The differences between patients with acute episodic depression and those with CD need to be considered in the planning of treatment. Specific psychotherapeutic treatment options are recommended for patients with CD. Patients with chronic forms of depression should be offered tailored psychotherapeutic treatments that address their specific needs and deficits. Combination treatment with psychotherapy and pharmacotherapy is the first-line treatment recommended for CD. More research is needed to develop more effective treatments for CD, especially in the longer term, and to identify which patients benefit from which treatment algorithm.

抑郁症是一种常见的心境障碍,可由多种原因引起,以显著而持久的情绪低落、愉快感缺失为核心症状。目前抑郁症的病因、发病机制尚不明确。一般认为,抑郁症的发病主要与生物化学因素如去甲肾上腺素(norepinephrine,NE)、5-羟色胺(5-hydroxytryptamine,5-HT)和多巴胺(dopamine,DA),遗传因素,社会与环境因素有关。多数病例有反复发作倾向,每次发作大部分可以缓解,部分患者可有残留症状或进展为慢性抑郁[1]。抑郁症除导致一系列生理、心理、社会功能障碍外,还存在潜在的高自杀风险,加重患者、家属及社会的负担。世界卫生组织(WHO)调查发现,全球抑郁症患者估计为3.22亿例,占世界人口的4.4%[2]。研究表明,抑郁症已经成为全世界最大的致残性疾病[3]。在全球疾病负担过重的疾病中,抑郁症疾病负担占社会总体经济成本的三分之一,预计到2030年将上升至世界疾病负担首位[4]。流行病学资料显示,中国人中有20%存在抑郁症状,其中7%为重度抑郁; 抑郁症占中国疾病负担的第2位,其中仅有不足10%抑郁症患者得到正规治疗[5]。 现就抑郁症的治疗进展综述如下。
也是这时候,大概是2015年10月的时候吧,我开始觉得自己非常不
And finally one day, I woke up and I thought perhaps I'd had a stroke, because I lay in bed completely frozen, looking at the telephone, thinking, "Something is wrong and I should call for help," and I couldn't reach out my arm and pick up the phone and dial. And finally, after four full hours of my lying and staring at it, the phone rang, and somehow I managed to pick it up, and it was my father, and I said, "I'm in serious trouble. We need to do something."

我有时会去抑郁症和焦虑症小组观察,看看大家遇到的具体问题是什么。网友 厨子猪跑 在3月27日问 我有时会去抑郁症和焦虑症小组观察,看看大家遇到的具体问题是什么。网友 厨子猪跑 在3月27日问道: “还在上学的(焦虑症)病友,如何应对成绩下滑或保持学习状态? 如题,楼主本科在读,生病之后GPA掉得很厉害,每学期有那么两三门课很喜欢强迫自己去拯救的课可以得很高分,其他的课仿佛完全没有力气去学了,但以前不是这样的,不管是否喜欢都能打起精神学的不错。现在好像丧失了做事情的活力了。 然后会自责而且感到有落差。因为觉得自己原本可以做的比这更好...... 这学期状态更差,上课精神也很不好,每天过得特别难过,经常一在床上躺就躺很久。 真的真的求经验!不管是正在经历相似过程的还是已经走过去的,欢迎分享!” 我并没期望真的能帮上什么忙,因为我知道每个焦虑的人的内心感受可能都会不一样,但是还是抱着应该写点总结的心态试着简要回复了一下: 我曾有一段时间跟你差不多,我在实验室工作,但每天能保持工作两三个小时就不错了,看书的时候经常会惊恐发作。首先我是接受现状了,因为我知道自己认知能力下降了,不能强求学习能力还像以前一样,每天两个小时已经很好了;我拿个小本子写每天必须要做的事事无巨细,做完一项就给自己标个小红花;我练习冥想,惊恐发作的时候就跑到安静的地方发一会呆,听听冥想用的音乐休息一会,等平静下来再回去接着学习。另外,我有服药,药物可能也起到了一定作用。 过了几日楼主回复到: “谢谢分享!真的很需要有这样的病友来分享经验和故事!It really helps!” 看来他/她觉得这些话有用。既然如此,我也转帖在这里。并不是多么仔细地回答,跟我开此帖的原意不符(我是希望系统性地写关于抑郁症的东西)。但是有时候就是快刀斩乱麻,对于一些人,一两句话就能安抚慌乱惊恐的一天。 ... aizzibleoK
其实自己老早就感觉到有不对劲的地方,但是也没有想到会那么严重。我在美国看心理医生的时候,医 其实自己老早就感觉到有不对劲的地方,但是也没有想到会那么严重。我在美国看心理医生的时候,医生是一位年纪比较大的心理医生,也不建议我吃药,以为我会好,结果第二个冬天,我要死要活的,进了医院。以为打一针就好了,结果关了一个星期。然后各种药,中药西药维生素,心理咨询,心理医生,跑步健身减肥。各种痛,疼,头痛,脚痛,肚子痛,心绞痛,胸痛,头晕,乏力,嗜睡,每天起床身上都有至少一处不舒服,天天如此。现在身体稍微健康一点了。最大的收获就是,现在当然还会情绪低落,抑郁,但是有了各种经验,比如大姨妈要来了,事情多了,冬天来了,换环境了,女友在作,或者感觉孤独,慢慢能够意识到或者尽量寻找自己不开心的来源,然后想办法面对解决。 正视自己的感受,感觉,了解,处理面对。然后多点社交。 ... emilywong
我的情敌 前任,他的第一个女人,有天告诉他,因为我们的事,她得了抑郁症,她和我说不止一次的想到为他而自杀,也因此他既不敢同她结婚(之前在一起很多年就是因为性格不合她敏感娇气各种吵 一哭二闹然后就是动剪子跳楼 这是病的话根本很难正常相处),他也不敢和我结婚(父母亲戚都认可我 但是她不能释怀 怕刺激她真做了傻事 我们也会自责不能安稳过日子 ),这个局面已经僵持了快两年了,弄得现在的我也很焦虑 感到无法解脱,我曾想帮助她,还没接触就被她拒绝,她跟他说,不想看到我听到我,只要我消失,她的病就好了。我想问,是不是我放弃牺牲了自己的爱情,让出来,让男朋友去照顾她,陪伴她,她就能真的康复? 我都分不清她是不是真的得了抑郁症还只是一种要挟手段。她说她去医院 经过医生诊断的 还开了好多进口药吃。 人都是有同情心的,她的身世她的经历就像韩剧里的灰姑娘一样可怜,我不想跟这样的一个姑娘争,自己也好压抑,常常夜里睡不好觉,就是那种明明很困,打着哈欠就是躺下来大脑却停不了机的那种感觉。我是没去医院,我这样也会得抑郁症么?
抑郁症是一种常见的心境障碍,可由多种原因引起,以显著而持久的情绪低落、愉快感缺失为核心症状。目前抑郁症的病因、发病机制尚不明确。一般认为,抑郁症的发病主要与生物化学因素如去甲肾上腺素(norepinephrine,NE)、5-羟色胺(5-hydroxytryptamine,5-HT)和多巴胺(dopamine,DA),遗传因素,社会与环境因素有关。多数病例有反复发作倾向,每次发作大部分可以缓解,部分患者可有残留症状或进展为慢性抑郁[1]。抑郁症除导致一系列生理、心理、社会功能障碍外,还存在潜在的高自杀风险,加重患者、家属及社会的负担。世界卫生组织(WHO)调查发现,全球抑郁症患者估计为3.22亿例,占世界人口的4.4%[2]。研究表明,抑郁症已经成为全世界最大的致残性疾病[3]。在全球疾病负担过重的疾病中,抑郁症疾病负担占社会总体经济成本的三分之一,预计到2030年将上升至世界疾病负担首位[4]。流行病学资料显示,中国人中有20%存在抑郁症状,其中7%为重度抑郁; 抑郁症占中国疾病负担的第2位,其中仅有不足10%抑郁症患者得到正规治疗[5]。 现就抑郁症的治疗进展综述如下。
焦虑症、抑郁症的治疗,目前国内外采用以下药物:l)三环和四环类抗抑郁 剂:三环类:米帕明、地昔帕明、阿米替林、去曱替林、曲米帕明、多塞平 等;四环类:马普替林等。其机理是通过阻断5-HT和NE再摄入各自的神 经末梢,从而发挥其抗抑郁作用。但三环和四环类抗抑郁剂存在的副作用是 1、心血管作用(心跳加速,体位性低血压),2、抗胆碱作用(视力模糊,口干, 窦性心动过速,便秘,尿潴留),3、抗组胺作用(镇静和体重增加)。2)单胺 氧化酶(MAO)抑制剂:非选择性MAO抑制剂:苯乙肼、异卡波肼、反苯环 丙胺;A型MAO抑制剂:吗氯贝胺和溴法罗明。其机理:通过抑制MAO, 提高神经系统内单胺含量,从而发挥其抗抑郁作用。这类药物的副作用是: 导致肝毒性和酪胺高敏感性。3)选择性5-羟色胺重吸收抑制剂(SSRI):药物: 氟西汀、帕罗西汀、舍曲林、氟伏沙明等。机理:通过选择性阻断5-羟色胺 的摄取而发挥作用。副作用:恶心、呕吐或食欲减退。4)非典型抗抑郁药: 5-HT受体拮抗及5-HT重吸收抑制剂曲唑酮,NE及DA重吸收抑制剂安 非他酮和奈法唑酮,5-HT及NE重吸收抑制剂文拉法辛。从上述指出的药 物所存在的缺点:主要是副作用大、疗效不理想、价格昂贵,患者依从性差 而制约了临床应用。
患者意志活动呈显著持久的抑制。临床表现行为缓慢,生活被动、疏懒,不想做事,不愿和周围人接触交往,常独坐一旁,或整日卧床,闭门独居、疏远亲友、回避社交。严重时连吃、喝等生理需要和个人卫生都不顾,蓬头垢面、不修边幅,甚至发展为不语、不动、不食,称为“抑郁性木僵”,但仔细精神检查,患者仍流露痛苦抑郁情绪。伴有焦虑的患者,可有坐立不安、手指抓握、搓手顿足或踱来踱去等症状。严重的患者常伴有消极自杀的观念或行为。调查显示,我国每年有28.7万人死于自杀,其中63%有精神障碍,40%患有抑郁症。 [3]  因抑郁症而自杀的不乏名人,包括梵高、海明威、三毛、张国荣、 [3]  徐行、李晓、罗宾·威廉姆斯、乔任梁等 [4]  。消极悲观的思想及自责自罪、缺乏自信心可萌发绝望的念头,认为“结束自己的生命是一种解脱”,“自己活在世上是多余的人”,并会使自杀企图发展成自杀行为。这是抑郁症最危险的症状,应提高警惕。

ECT亦称电抽搐治疗,拟短时间内适量电流通过患者头部致全身抽搐,而达到治疗疾病目的的一种有效疗法。自1930年问世,ECT拟人工诱导癫痫发作的方法来改善精神分裂症的症状,却在治疗实践中被发现对抑郁症状有明显改善作用。随着技术的发展与成熟,近年来又出现附加简单麻醉和应用肌肉松弛剂的改良ECT(无抽搐ECT),使得治疗更为安全和可接受。ECT具有起效快、效果好等优点,多个临床治疗指南推荐其作为严重抑郁症紧急情况下(如高危自杀风险、极度痛苦、流体摄入不足)的治疗首选[8-9,12-14]。需注意,ECT可能存在一定的脑血管意外、认知功能损害等风险,故治疗前应充分评估风险收益,且治疗后应继续进行抗抑郁症药物治疗,以降低复发风险。ECT治疗抑郁症机制仍待进一步研究,其机制可能涉及激活GABA通路、突触重塑、减少谷氨酸、上调NMDA-NR2B表达等[21]。
And then the anxiety set in. If you told me that I'd have to be depressed for the next month, I would say, "As long I know it'll be over in November, I can do it." But if you said to me, "You have to have acute anxiety for the next month," I would rather slit my wrist than go through it. It was the feeling all the time like that feeling you have if you're walking and you slip or trip and the ground is rushing up at you, but instead of lasting half a second, the way that does, it lasted for six months. It's a sensation of being afraid all the time but not even knowing what it is that you're afraid of. And it was at that point that I began to think that it was just too painful to be alive, and that the only reason not to kill oneself was so as not to hurt other peop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