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举痛论》中说:"百病皆生于气。"《医方论-越鞠丸》中亦说:"凡 郁病必先气病,气得流通,郁于何有。"抑郁症,焦虑症的病变机制关键在 于情志不舒,气郁发于始,终于末,贯穿于本病始终。而情志不遂,气机不畅 乃始发于肝,明•赵献可《医贯•郁病论》中认为五郁以木郁为先导。《丹 溪心法》云:"郁者,结聚而不得发越也,当升者不升,当降者不得降,当变 化者不得变化也。此为传化失常,六郁之病见矣。,,肝主疏泄,喜条达,肝之 疏泄功能正常,则全身气机升降出入运动疏通畅达,通而不滞,气血调和, 经络通利,脏腑器官活动正常协调,情志舒畅。由于各脏腑间存在相生相克的 关系,故肝之疏泄功能失常,可以累及心、脾、肾,演变为多种病证,出现神 志功能失调的不同性质的各类郁证症候群。肝气郁结,血行不畅可致血瘀; 肝失疏泄,水津停滞,聚湿为痰;肝气不畅,郁久化火;肝郁化火,灼伤肝阴, 导致肾阴亏虚;肝郁气滞,木不疏土,导致脾失健运;脾伤而致食少纳呆,营 血渐耗,心失所养,神失所藏而心慌不安、情绪低落、懒言少动、反应緩慢 等;痰火互结,扰乱心神出现烦躁、失眠等。根据《证治汇补'郁证》:"郁 病虽多,皆因气不周流,法当顺气为先。"及《素问.'六元正纪大论》:"木 郁达之",以疏通气机为总的治则,并依据瘀、血、痰、火以及虚、实之病 理演变机制与实际辨证相结合,以疏肝活血、养心安神、化痰开窍为主。


虽然药物和心理方面的干预措施对重度抑郁患者均有效,但抗抑郁药物仍是治疗重度抑郁症的主要手段。在过去二十年里,SSRIs(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已逐步成为最常用的抗抑郁处方药。Escitalopram作为最新上市的一类SSRI药物,是外旋西酞普兰的纯S-对映异构体。在本系统评价中,我们对Escitalopram与其他抗抑郁药相比治疗急性期重度抑郁症的有效性、可接受性和耐受性进行了评价。共有22个随机对照试验(约4000名受试者)纳入本研究。结果显示: Escitalopram似乎适合成为治疗中到重度抑郁症的一线药物。由于纳入研究只比较了少数几种抗抑郁药物,因此我们无法确定其疗效与其他众多临床抗抑郁剂相比,孰好孰坏。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对6个研究(接近2000名病人)的合并结果表明,Escitalopram的疗效优于citalopram。
问•举痛论》中说:"百病皆生于气。"《医方论-越鞠丸》中亦说:"凡 郁病必先气病,气得流通,郁于何有。"抑郁症,焦虑症的病变机制关键在 于情志不舒,气郁发于始,终于末,贯穿于本病始终。而情志不遂,气机不畅 乃始发于肝,明•赵献可《医贯•郁病论》中认为五郁以木郁为先导。《丹 溪心法》云:"郁者,结聚而不得发越也,当升者不升,当降者不得降,当变 化者不得变化也。此为传化失常,六郁之病见矣。,,肝主疏泄,喜条达,肝之 疏泄功能正常,则全身气机升降出入运动疏通畅达,通而不滞,气血调和, 经络通利,脏腑器官活动正常协调,情志舒畅。由于各脏腑间存在相生相克的 关系,故肝之疏泄功能失常,可以累及心、脾、肾,演变为多种病证,出现神 志功能失调的不同性质的各类郁证症候群。肝气郁结,血行不畅可致血瘀; 肝失疏泄,水津停滞,聚湿为痰;肝气不畅,郁久化火;肝郁化火,灼伤肝阴, 导致肾阴亏虚;肝郁气滞,木不疏土,导致脾失健运;脾伤而致食少纳呆,营 血渐耗,心失所养,神失所藏而心慌不安、情绪低落、懒言少动、反应緩慢 等;痰火互结,扰乱心神出现烦躁、失眠等。根据《证治汇补'郁证》:"郁 病虽多,皆因气不周流,法当顺气为先。"及《素问.'六元正纪大论》:"木 郁达之",以疏通气机为总的治则,并依据瘀、血、痰、火以及虚、实之病 理演变机制与实际辨证相结合,以疏肝活血、养心安神、化痰开窍为主。

抑郁症以往被划分为情感性精神病、其它类型的疾病均被划分为神经 症。抑郁症是一种持久的心境低落状态,常伴有焦虑、躯体不适感和睡眠障 碍,患者有治疗要求,而无明显的运动障碍、以及幻觉、幻想、思维和行为 紊乱等精神特征,生活能力无明显影响;神经症是一組表现心情抑郁、烦恼、 紧张、恐怖、疑病、强迫症状、分离和转换症状等,除意症表现为短的发作 性症状外, 一般病程迁延可达数年或数十年,可分为恐怖性神经症、焦虑性 神经症、强迫性神经症、抑郁性神经症、癔症、疑病性神经症、神经哀弱、 其它神经症(人格解体神经症、躯体化障碍、职业性如书写痉挛)等。依据中 医理论,抑郁症、焦虑症统称为精神和心理障碍性疾病,是由于植物神经功 能紊乱而导致心境低落、焦虑、失眠多梦,幻觉、妄想、思维和行为紊乱等 精神病特征。中医认为这些症状是因情志不遂,忧思悲怒,起居不慎,饮食 不节而造成。西医治疗多采取化学药物治疗,其疗效不稳定,副作用大;而中药以其毒性小,长期服用安全,越来越多的被人们认识用于治疗精神方面 的疾病。

也是这时候,大概是2015年10月的时候吧,我开始觉得自己非常不正常,需要去医院检查一下。一开始去的是耳鼻喉科,因为我怀疑所有的这些症状都是因为我严重的鼻炎呼吸不畅顺,导致脑部缺氧而产生的。于是我开始接受脱敏治疗。但是每次我跟医生说我头晕,说话说多了脸会发麻,胸闷的时候,医生总是说鼻炎虽然会影响到呼吸和生活,但是并不会出现这些症状。而且,接受脱敏治疗两三周之后,除了鼻子稍微通了一些,其余症状甚至更严重了。于是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肾虚。看中医,医生给我开了些补气的中药,除了有些心理作用外,然并卵。后来我又怀疑自己之前的肺炎和支气管炎还没痊愈,于是,我去看呼吸内科。挂了一个专家号,那个主任听了我的描述之后,建议我住院全面检查,于是我跟公司请了一个礼拜假。做了包括脑电图,脑CT,胸透,B超,心电图,动态心电图,心彩超,肺功能,肝功能,血常规在内的十几种检查。住院期间,医生为避免我有什么心脏病,一直在给我吊丹参。几天后,结果出来,全部正常。那个主任医师说第一次见我的时候就大概猜到我其实没什么大问题,(注意,他说的是没什么大问题!)但是,你的状况, 如果不给你做个全面检查,你是不会安心的。等一下我让心理科的医生跟你谈一下吧。

抑郁症是一种常见的心境障碍,可由多种原因引起,以显著而持久的情绪低落、愉快感缺失为核心症状。目前抑郁症的病因、发病机制尚不明确。一般认为,抑郁症的发病主要与生物化学因素如去甲肾上腺素(norepinephrine,NE)、5-羟色胺(5-hydroxytryptamine,5-HT)和多巴胺(dopamine,DA),遗传因素,社会与环境因素有关。多数病例有反复发作倾向,每次发作大部分可以缓解,部分患者可有残留症状或进展为慢性抑郁[1]。抑郁症除导致一系列生理、心理、社会功能障碍外,还存在潜在的高自杀风险,加重患者、家属及社会的负担。世界卫生组织(WHO)调查发现,全球抑郁症患者估计为3.22亿例,占世界人口的4.4%[2]。研究表明,抑郁症已经成为全世界最大的致残性疾病[3]。在全球疾病负担过重的疾病中,抑郁症疾病负担占社会总体经济成本的三分之一,预计到2030年将上升至世界疾病负担首位[4]。流行病学资料显示,中国人中有20%存在抑郁症状,其中7%为重度抑郁; 抑郁症占中国疾病负担的第2位,其中仅有不足10%抑郁症患者得到正规治疗[5]。 现就抑郁症的治疗进展综述如下。
The link to this web site does not imply an endorsement of, affiliation or association of any kind with this web site or the third party responsible for it the Company, its affiliates and related companies. In addition, the Company is not responsible for this web site or the information contained or collected therein. Use of this web site is entirely at your own risk and subject to its terms and conditions of use including use of Personal Information. You may not create links from other web sites to this Site without the prior permission of the Company.
抑郁症以往被划分为情感性精神病、其它类型的疾病均被划分为神经 症。抑郁症是一种持久的心境低落状态,常伴有焦虑、躯体不适感和睡眠障 碍,患者有治疗要求,而无明显的运动障碍、以及幻觉、幻想、思维和行为 紊乱等精神特征,生活能力无明显影响;神经症是一組表现心情抑郁、烦恼、 紧张、恐怖、疑病、强迫症状、分离和转换症状等,除意症表现为短的发作 性症状外, 一般病程迁延可达数年或数十年,可分为恐怖性神经症、焦虑性 神经症、强迫性神经症、抑郁性神经症、癔症、疑病性神经症、神经哀弱、 其它神经症(人格解体神经症、躯体化障碍、职业性如书写痉挛)等。依据中 医理论,抑郁症、焦虑症统称为精神和心理障碍性疾病,是由于植物神经功 能紊乱而导致心境低落、焦虑、失眠多梦,幻觉、妄想、思维和行为紊乱等 精神病特征。中医认为这些症状是因情志不遂,忧思悲怒,起居不慎,饮食 不节而造成。西医治疗多采取化学药物治疗,其疗效不稳定,副作用大;而中药以其毒性小,长期服用安全,越来越多的被人们认识用于治疗精神方面 的疾病。

也是这时候,大概是2015年10月的时候吧,我开始觉得自己非常不正常,需要去医院检查一下。一开始去的是耳鼻喉科,因为我怀疑所有的这些症状都是因为我严重的鼻炎呼吸不畅顺,导致脑部缺氧而产生的。于是我开始接受脱敏治疗。但是每次我跟医生说我头晕,说话说多了脸会发麻,胸闷的时候,医生总是说鼻炎虽然会影响到呼吸和生活,但是并不会出现这些症状。而且,接受脱敏治疗两三周之后,除了鼻子稍微通了一些,其余症状甚至更严重了。于是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肾虚。看中医,医生给我开了些补气的中药,除了有些心理作用外,然并卵。后来我又怀疑自己之前的肺炎和支气管炎还没痊愈,于是,我去看呼吸内科。挂了一个专家号,那个主任听了我的描述之后,建议我住院全面检查,于是我跟公司请了一个礼拜假。做了包括脑电图,脑CT,胸透,B超,心电图,动态心电图,心彩超,肺功能,肝功能,血常规在内的十几种检查。住院期间,医生为避免我有什么心脏病,一直在给我吊丹参。几天后,结果出来,全部正常。那个主任医师说第一次见我的时候就大概猜到我其实没什么大问题,(注意,他说的是没什么大问题!)但是,你的状况, 如果不给你做个全面检查,你是不会安心的。等一下我让心理科的医生跟你谈一下吧。
4.1.1 急性期 急性期治疗原则是迅速控制症状,尽可能达到临床治愈。药物治疗是中重度抑郁急性期治疗首选,可考虑联合物理治疗、心理治疗及替代与补充治疗等。在抑郁危重状态或多种治疗效果不佳时可紧急采取电休克治疗(electroconvulsive therapy,ECT)。急性期治疗,特别是首发抑郁症的初始治疗,药物的合理选择十分重要,关系到疾病转归及后续治疗预后。合理选药可根据Preskorn教授提出 “STEPS”原则综合考虑,即用药的安全性(safety)、耐受性(tolerance)、疗效(efficacy)、价格(payment)、服用简便性(simplicity)。确定治疗药物后,需根据患者病情、年龄及耐受性,以适当速度增加药物剂量。抗抑郁症药物起效一般较慢,常需2~4周。治疗期间建议定期以量表形式对病情及治疗效果进行评估。如果经4~8周足量治疗,症状仍无明显改善,需要进行重新评估并相应调整治疗计划。可以考虑联合心理治疗、物理治疗,或者更换其他治疗药物。药物更换可以是同类药物内(如从一种SSRIs到另一种SSRIs),或不同类药物间(如从SSRIs到SNRIs)。抗抑郁症药物通常作用机制相近,不良反应常常类似,且药物间相互作用大,故不建议多药联合治疗。例如,5-HT综合征是SSRIs并发症,可在单独或合并使用SSRIs或与其他具有5-HT能特性药物联用时发生,故后两种药物合用情况应尽量避免[9]。由于MAOIs需要进行严格的饮食药物限制,有潜在致命性的药物间相互作用,用药应更加谨慎。

药物治疗的主要问题在于治疗之后仍然会有不少患者出现残留症状,大约有30%的病人在治疗结束之后仍然有一定程度的认知障碍,自杀几率以及复发几率。有研究发现在短期治疗下,35-50%的患者在药物治疗后康复,也有25-35%的患者在安慰剂的作用下同样康复,因此,可以推测出大约有2/3的抑郁症患者在治疗之后并没有完全康复,仍然有残留的症状。因为如此,就有很多研究探讨将最初的治疗效果最大化的方法,一个方法就是在使用抗抑郁药物的同时配套其他相关药物,比如有一个小型研究发现配合米氮平_百度百科 与氟西汀_百度百科,文拉法辛_百度百科 或安非他酮_百度百科 的效果比单一使用氟西汀_百度百科的效果要好。同时,也有研究发现在治疗初期就用大剂量的药物会有较好的反应效果,但是,这个效果并不是那么显著并且大剂量的药物会导致更严重的停药反应。另外,也有不少研究发现在药物治疗的基础上配合认知行为疗法CBT的话效果更为出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