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T亦称电抽搐治疗,拟短时间内适量电流通过患者头部致全身抽搐,而达到治疗疾病目的的一种有效疗法。自1930年问世,ECT拟人工诱导癫痫发作的方法来改善精神分裂症的症状,却在治疗实践中被发现对抑郁症状有明显改善作用。随着技术的发展与成熟,近年来又出现附加简单麻醉和应用肌肉松弛剂的改良ECT(无抽搐ECT),使得治疗更为安全和可接受。ECT具有起效快、效果好等优点,多个临床治疗指南推荐其作为严重抑郁症紧急情况下(如高危自杀风险、极度痛苦、流体摄入不足)的治疗首选[8-9,12-14]。需注意,ECT可能存在一定的脑血管意外、认知功能损害等风险,故治疗前应充分评估风险收益,且治疗后应继续进行抗抑郁症药物治疗,以降低复发风险。ECT治疗抑郁症机制仍待进一步研究,其机制可能涉及激活GABA通路、突触重塑、减少谷氨酸、上调NMDA-NR2B表达等[21]。
药物治疗的主要问题在于治疗之后仍然会有不少患者出现残留症状,大约有30%的病人在治疗结束之后仍然有一定程度的认知障碍,自杀几率以及复发几率。有研究发现在短期治疗下,35-50%的患者在药物治疗后康复,也有25-35%的患者在安慰剂的作用下同样康复,因此,可以推测出大约有2/3的抑郁症患者在治疗之后并没有完全康复,仍然有残留的症状。因为如此,就有很多研究探讨将最初的治疗效果最大化的方法,一个方法就是在使用抗抑郁药物的同时配套其他相关药物,比如有一个小型研究发现配合米氮平_百度百科 与氟西汀_百度百科,文拉法辛_百度百科 或安非他酮_百度百科 的效果比单一使用氟西汀_百度百科的效果要好。同时,也有研究发现在治疗初期就用大剂量的药物会有较好的反应效果,但是,这个效果并不是那么显著并且大剂量的药物会导致更严重的停药反应。另外,也有不少研究发现在药物治疗的基础上配合认知行为疗法CBT的话效果更为出众。

虽然药物和心理方面的干预措施对重度抑郁患者均有效,但抗抑郁药物仍是治疗重度抑郁症的主要手段。在过去二十年里,SSRIs(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已逐步成为最常用的抗抑郁处方药。Escitalopram作为最新上市的一类SSRI药物,是外旋西酞普兰的纯S-对映异构体。在本系统评价中,我们对Escitalopram与其他抗抑郁药相比治疗急性期重度抑郁症的有效性、可接受性和耐受性进行了评价。共有22个随机对照试验(约4000名受试者)纳入本研究。结果显示: Escitalopram似乎适合成为治疗中到重度抑郁症的一线药物。由于纳入研究只比较了少数几种抗抑郁药物,因此我们无法确定其疗效与其他众多临床抗抑郁剂相比,孰好孰坏。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对6个研究(接近2000名病人)的合并结果表明,Escitalopram的疗效优于citalopram。

And finally one day, I woke up and I thought perhaps I'd had a stroke, because I lay in bed completely frozen, looking at the telephone, thinking, "Something is wrong and I should call for help," and I couldn't reach out my arm and pick up the phone and dial. And finally, after four full hours of my lying and staring at it, the phone rang, and somehow I managed to pick it up, and it was my father, and I said, "I'm in serious trouble. We need to do something."
Abstract BACKGROUND: Prefrontal Transcranial Magnetic Stimulation (TMS) therapy repeated daily over 4-6 weeks (20-30 sessions) is US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FDA) approved for treating 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 in adults who have not responded to prior antidepressant medications. In 2011, leading TMS clinical providers and researchers created the Clinical TMS Society (cTMSs) (www.clinicaltmssociety.org, Greenwich, CT, USA), incorporated in 2013. METHODS: This consensus review was written by cTMSs leaders, informed by membership polls, and approved by the governing board. It summarizes current evidence for the safety and efficacy of the use of TMS therapy for treating depression in routine clinical practice. Authors systematically reviewed the published TMS antidepressant therapy clinical trials. Studies were then assessed and graded on their strength of evidence using the Levels of Evidence framework published by the University of Oxford Centre for Evidence Based Medicine. The authors then summarize essentials for using TMS therapy in routine clinical practice settings derived from discussions and polls of cTMSs members. Finally, each summary clinical recommendation is presented with the substantiating peer-reviewed, published evidence supporting that recommendation. When the current published clinical trial evidence was insufficient or incomplete, expert opinion was included when sufficient consensus was available from experienced clinician users among the membership of the cTMSs, who were polled at the Annual Meetings in 2014 and 2015. CONCLUSIONS: Daily left prefrontal TMS has substantial evidence of efficacy and safety for treating the acute phase of depression in patients who are treatment resistant or intolerant. Following the clinical recommendations in this document should result in continued safe and effective use of this exciting new treatment modality. Copyright 脗漏 2016 The Authors. Published by Elsevier Inc. All rights reserved.能坐得久一点。站着的时候必须找东西靠着,有时候靠墙上,有时候靠着桌子,否则就会开始烦躁不安,感觉自己马上就会晕过去或者突然猝死一样。另外,我还特别怕吵闹,如果身边的人说话稍微大声一些,就会觉得很烦躁,很想逃离出去。感觉所有的噪声在拼命地往我脑子里钻。那段时间我非常抵触跟别人交谈,不必要的社交也都尽可能推掉,甚至上司请吃饭我都不想去。我开始越来越少说话,因为说多了会累,气接不上(这再次让我怀疑我肾虚)。因此,一整天,如非必要,我绝不开口说话。对于刚换了新工作的我来说,这等于是将自己与所有同事都隔绝开了。因此,每天一上班,我就觉得周围的气氛异常的压抑,大家都很陌生,即使我已经在那里上班超过两个月了,可是,依然无法跟身边的同事好好交流。上班成了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声明:此回答是一名长期抑郁症患者的经验总结,原文适用于中度抑郁症及以下自救,更新适用于想要关爱身边抑郁症患者的朋友。虽然本人读过不少关于抑郁症的书(此文设计基本概念都有权威出处),参加过一些关于抑郁,焦虑,自信心的正规医疗自救培训,但目前本人没有经过任何正规系统的专业学习,答案中的任何观点都属于完全业余,严肃问题请一定寻医问诊,欢迎指正。话题经验相关:我本人因为博士转专业和实验不顺长期抑郁。我有一个非常善良温柔三观正,并陪伴我多年的男朋友(非抑郁症),感谢他的存在。鉴于有太多很爱护自己另一半的朋友问我这个问题,想要为身边患有抑郁症的朋友做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做;我觉得有必要在这里简明扼要地地说明几个问题及注意事项。又以及,鄙原文上传后的这些年获得了一些新的知识和感受,我在这里做一次更新。-20160527
我有时会去抑郁症和焦虑症小组观察,看看大家遇到的具体问题是什么。网友 厨子猪跑 在3月27日问 我有时会去抑郁症和焦虑症小组观察,看看大家遇到的具体问题是什么。网友 厨子猪跑 在3月27日问道: “还在上学的(焦虑症)病友,如何应对成绩下滑或保持学习状态? 如题,楼主本科在读,生病之后GPA掉得很厉害,每学期有那么两三门课很喜欢强迫自己去拯救的课可以得很高分,其他的课仿佛完全没有力气去学了,但以前不是这样的,不管是否喜欢都能打起精神学的不错。现在好像丧失了做事情的活力了。 然后会自责而且感到有落差。因为觉得自己原本可以做的比这更好...... 这学期状态更差,上课精神也很不好,每天过得特别难过,经常一在床上躺就躺很久。 真的真的求经验!不管是正在经历相似过程的还是已经走过去的,欢迎分享!” 我并没期望真的能帮上什么忙,因为我知道每个焦虑的人的内心感受可能都会不一样,但是还是抱着应该写点总结的心态试着简要回复了一下: 我曾有一段时间跟你差不多,我在实验室工作,但每天能保持工作两三个小时就不错了,看书的时候经常会惊恐发作。首先我是接受现状了,因为我知道自己认知能力下降了,不能强求学习能力还像以前一样,每天两个小时已经很好了;我拿个小本子写每天必须要做的事事无巨细,做完一项就给自己标个小红花;我练习冥想,惊恐发作的时候就跑到安静的地方发一会呆,听听冥想用的音乐休息一会,等平静下来再回去接着学习。另外,我有服药,药物可能也起到了一定作用。 过了几日楼主回复到: “谢谢分享!真的很需要有这样的病友来分享经验和故事!It really helps!” 看来他/她觉得这些话有用。既然如此,我也转帖在这里。并不是多么仔细地回答,跟我开此帖的原意不符(我是希望系统性地写关于抑郁症的东西)。但是有时候就是快刀斩乱麻,对于一些人,一两句话就能安抚慌乱惊恐的一天。 ... aizzibleoK

从上一段关于概念和种类的介绍,大家是否可以大概判断出自己或关注的人有无患有抑郁症呢?如果你不能确定,请找到权威网站做抑郁测试(这样的测试到处都有,在这我只给出一个英国医疗部的一个官方网站,Depression self-assessment) 。测试的结果应该以可以让你判断出是否有抑郁症、症状类型、持续时间及严重程度为标准。这样的测试,一般都需要本人去填写完成。在这里担心患者的朋友可以与患者商量得到允许后,同患者一起做测试以了解他们的真实情况。(切忌勉强对方)。我们都知道,抑郁症可以从轻度的情绪低落烦闷到中度的感到疲倦焦虑,身体机能紊乱等到重度的慢性无好转、自残自杀。为了避免减缓病情恶化,即时准确地对抑郁症的测试判断非常重要,有条件的朋友请一定前往权威医院就诊。这时,担心患者的朋友们可以试图劝说初次患病/疑似抑郁症却并不承认自己有抑郁症的朋友不要讳疾忌医,正确地对待疾病知识,是科学和逻辑的思考方式。这种正视问题解决问题的态度,是一种难得的人生智慧,也是治疗抑郁症的终极手段。一旦确诊后,根据自身情况,可以选择吃药,心理咨询,自我训练,或者参加群体讨论。
最近忙着写论文,这个贴就被我这么晾着了。还有两个月我就完成大作啦,继续努力~@@!最为偷懒, 最近忙着写论文,这个贴就被我这么晾着了。还有两个月我就完成大作啦,继续努力~@@!最为偷懒,就转自己以前写过的吧。 我发现我的一篇日记总是有人收藏,尤其是最近,平均每几天就有一个人收藏,后台总是给我发来通知。 那就说明这篇帖子的内容是被人需要的,有人在搜索着。 沉默,是会呼吸的痛。我能想象到,在屏幕的那一边,有一个人正在经历着精神上的痛苦,他/她想尽力地帮助自己,不放弃一丝希望。他/她虽什么也没说,但每一天的生活都是真实地痛苦着。 我希望这个帖子能帮助有需要的人好起来。 我相信你能最终好起来。因为至少还有我这样的人,还有很多专业的人士,愿意帮助你。去认识他们,去寻求帮助,你并不孤独。 《长期抑郁该如何治疗?如何预防抑郁症复发?》 https://www.douban.com/note/576926663/ ... aizzibleoK
由于不了解你女朋友的具体情况,我不好给出意见。从你的另外一个帖子里,我能够感到你对她的关心、你的焦急,但是我也想提醒你,想要关心抑郁症患者的家属,首先要学会关心自己。一个人可以轻易学会不在乎,但学会在乎,却需要付出千百倍的勇气和努力。我的女朋友在陪伴我的时候,自己也经历了不少痛苦。她后来通过咨询心理医生应该怎么照顾我,来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我想告诉你的是,你要对抑郁症有所准备(教育自己,学习一些这方面的知识),即使你是一个很乐观和活泼的人。陪伴抑郁症患者很消耗人的能量。我给你推荐两个专业团队的回答。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4853415 这个问题中 ID为“简单心理”的回答,这里面你可以读到一些故事(有些故事比较恐怖,你不必被吓到,结合你自己的情况考虑,你女友未必那么严重);Knowyourself这个团队写的http://www.toutiao.com/i6402008917009760769/ “因为爱你,我想陪着你不快乐|研究:抑郁会在伴侣间传染” 。你能来问这个问题,说明你充满了爱心,我为你点赞!祝你女友能走出这段阴霾。
4.3.4 共病性抑郁 综合医院患者躯体疾病伴发或共病焦虑、抑郁较为常见,如脑卒中、帕金森综合征、老年性痴呆、冠心病、糖尿病、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恶性肿瘤等。部分心血管药物(如可乐定、利舍平、β受体阻断药)、中枢神经系统药物(如巴比妥类、苯二氮类、苯妥英)、激素类药物(如皮质醇激素、雌激素、黄体酮)及吲哚美辛、干扰素、麻醉剂等在治疗过程中也可引起抑郁症。原发疾病或药物可导致抑郁症,反之,持续存在的抑郁症又影响原发疾病的预后与转归,二者相互促进,关系复杂。临床工作中应注意识别和区分原发疾病本身表现和共病性抑郁,积极应用量表综合评估,这点已成为国内专家共识[19]。症状较轻者可给予健康教育和心理支持治疗;中重度抑郁症建议精神科会诊或转诊。共病性抑郁症治疗关键在于早期识别和介入,积极治疗原发病及去除可能心理、药物因素。抗抑郁症药物共病性抑郁症患者与一般抑郁人群无明显差别,但应注意药物相互作用及不良反应。我国专家共识[19]建议,卒中后抑郁症可考虑选择西酞普兰、舍曲林、艾司西酞普兰等SSRIs类及TCAs中的阿米替林等药物;痴呆患者可选择抗胆碱能作用小的药物,如安非他酮、氟西汀、舍曲林、曲唑酮;帕金森综合征患者可考虑选择帕罗西汀及文拉法辛,不加重帕金森综合征的运动症状;合并心血管疾病可选择SSRIs、SNRIs、安非他酮等,但需注意QT间期延长风险;合并糖尿病患者可选择能减少对胰岛素抵抗的SSRIs;癌症患者可以选择疗效较肯定的SSRIs和SNRIs;躯体疼痛症状明显者,建议优先选择对疼痛疗效好且不良反应小的SNRIs。
ECT亦称电抽搐治疗,拟短时间内适量电流通过患者头部致全身抽搐,而达到治疗疾病目的的一种有效疗法。自1930年问世,ECT拟人工诱导癫痫发作的方法来改善精神分裂症的症状,却在治疗实践中被发现对抑郁症状有明显改善作用。随着技术的发展与成熟,近年来又出现附加简单麻醉和应用肌肉松弛剂的改良ECT(无抽搐ECT),使得治疗更为安全和可接受。ECT具有起效快、效果好等优点,多个临床治疗指南推荐其作为严重抑郁症紧急情况下(如高危自杀风险、极度痛苦、流体摄入不足)的治疗首选[8-9,12-14]。需注意,ECT可能存在一定的脑血管意外、认知功能损害等风险,故治疗前应充分评估风险收益,且治疗后应继续进行抗抑郁症药物治疗,以降低复发风险。ECT治疗抑郁症机制仍待进一步研究,其机制可能涉及激活GABA通路、突触重塑、减少谷氨酸、上调NMDA-NR2B表达等[21]。
Manic-depressive or bipolar depression is not as common as other forms of depression. Bipolar disorder used to be known as ‘manic depression’ because in this the person experiences periods of mania and periods of depression, with periods of normal mood in between. About 1% of the population will experience bipolar disorder at some time in their lives. In bipolar disorder cycles of mood swings from mania to depression occur over time. The mood change may have a psychotic basis with delusional thinking or occur in isolation and induce anxiety.

是由两种非常有效的化合物组成的合剂。三氟噻吨是一种神经阻滞剂,根据不同剂量具有不同药理作用。大剂量的三氟噻吨主要拮抗突触后膜的多巴胺受体,降低多巴胺能活性 ;而小剂量三氟噻吨主要作用于突触前膜多巴胺自身调节受体(D2受体),促进多巴胺的合成和释放,使突触间隙中多巴胺的含量增加,而发挥抗焦虑和抗抑郁作用。四甲蒽丙胺是一种双相抗抑郁剂,可以抑制突触前膜对去甲肾上腺素及5-羟色胺的再摄取作用,提高了突触间隙的单胺类递质的含量。两种成分的合剂具有协同的调整中枢神经系统的功能,抗抑郁、抗焦虑和兴奋特性。另一方面,本药中的四甲蒽丙胺可以对抗大剂量时三氟噻吨可能产生的锥体外系症状。三氟噻吨和四甲蒽丙胺相互拮抗的结果使本药的抗胆碱能作用较四甲蒽丙胺弱。本药对上述中枢神经递质的影响,临床上也相应表现为两种成分在治疗作用方面的协同效应和副作用的拮抗效应。此外,体内及体外试验表明,本药对组胺受体有一定的拮抗作用。并且还具有镇痛、抗惊厥作用,但无抗精神病作用。
经颅磁刺激技术(transcranial magnetic stimulation,TMS)即以磁信号刺激颅脑神经方式达到神经功能改善目的。TMS在1985应用于临床治疗,随着技术的发展与革新,出现具有连续可调功能的重复TMS(repetitive transcranial magnetic stimulation,rTMS),并在临床精神病、神经疾病及康复领域获得越来越多的认可。低频和高频rTMS均能有效治疗抑郁症,二者效果相当,但前者耐受性更好,适应人群更广泛,故目前抑郁症治疗中主要采用低频rTMS。2016年美国临床经颅刺激学会发布的TMS治疗重度抑郁症共识[22]指出,每日左前额TMS治疗急性期抑郁症患者安全有效。该共识认为,对于临床诊断符合DSM-5定义的抑郁症,单次发作或复发性抑郁症、抗抑郁症药物治疗效果不佳或不耐受的患者,应考虑单独或合并TMS治疗。TMS在急性期及急性期后治疗中均有良好效果,并且急性期后持续TMS治疗可降低抑郁症复发风险。

焦虑症、抑郁症的治疗,目前国内外采用以下药物:l)三环和四环类抗抑郁 剂:三环类:米帕明、地昔帕明、阿米替林、去曱替林、曲米帕明、多塞平 等;四环类:马普替林等。其机理是通过阻断5-HT和NE再摄入各自的神 经末梢,从而发挥其抗抑郁作用。但三环和四环类抗抑郁剂存在的副作用是 1、心血管作用(心跳加速,体位性低血压),2、抗胆碱作用(视力模糊,口干, 窦性心动过速,便秘,尿潴留),3、抗组胺作用(镇静和体重增加)。2)单胺 氧化酶(MAO)抑制剂:非选择性MAO抑制剂:苯乙肼、异卡波肼、反苯环 丙胺;A型MAO抑制剂:吗氯贝胺和溴法罗明。其机理:通过抑制MAO, 提高神经系统内单胺含量,从而发挥其抗抑郁作用。这类药物的副作用是: 导致肝毒性和酪胺高敏感性。3)选择性5-羟色胺重吸收抑制剂(SSRI):药物: 氟西汀、帕罗西汀、舍曲林、氟伏沙明等。机理:通过选择性阻断5-羟色胺 的摄取而发挥作用。副作用:恶心、呕吐或食欲减退。4)非典型抗抑郁药: 5-HT受体拮抗及5-HT重吸收抑制剂曲唑酮,NE及DA重吸收抑制剂安 非他酮和奈法唑酮,5-HT及NE重吸收抑制剂文拉法辛。从上述指出的药 物所存在的缺点:主要是副作用大、疗效不理想、价格昂贵,患者依从性差 而制约了临床应用。
人的心情低落就像感冒一样经常会来干扰一下,普通的心情低落也像感冒一样会不药而自愈。但是抑郁症却不同了,它是长期的精神和情绪的失调,有先天性格的原因,更有后天长期自身不良习惯、外在压力的累计造成的,现代社会生活和工作的压力增大,因此患抑郁症的人群也越来越多。目前市场上抗抑郁药物的种类主要有:特异性血清素(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SSRIs),血清素和去甲肾上腺素再摄取抑制剂(SNRIs),三环抗抑郁剂(TCAs),单胺氧化酶抑制剂(MAOIs)等,其中最常见的是SSRIs和SNRIs这两类。血清素与去甲肾上腺素都是能够传递兴奋信号、产生愉悦感的神经递质,而抑郁症患者的中枢神经系统内的这些物质含量较少,抗抑郁药物通过提高它们在神经突触中的浓度来发挥作用。人类对自身的神经系统和情绪调控系统了解的并不深入,受制于人们对这个疾病的认识,抗抑郁药物的发展最近几年处于比较缓慢的阶段,销售额前10名的药物从10年前的总销量接近100亿美元,下降到如今的不到40亿美元,这主要是因为重磅药物的专利到期,而新上市的药物在机制上又没有突破性创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