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药物和心理方面的干预措施对重度抑郁患者均有效,但抗抑郁药物仍是治疗重度抑郁症的主要手段。在过去二十年里,SSRIs(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已逐步成为最常用的抗抑郁处方药。Escitalopram作为最新上市的一类SSRI药物,是外旋西酞普兰的纯S-对映异构体。在本系统评价中,我们对Escitalopram与其他抗抑郁药相比治疗急性期重度抑郁症的有效性、可接受性和耐受性进行了评价。共有22个随机对照试验(约4000名受试者)纳入本研究。结果显示: Escitalopram似乎适合成为治疗中到重度抑郁症的一线药物。由于纳入研究只比较了少数几种抗抑郁药物,因此我们无法确定其疗效与其他众多临床抗抑郁剂相比,孰好孰坏。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对6个研究(接近2000名病人)的合并结果表明,Escitalopram的疗效优于citalopram。

English: Help Someone with Depression, Français: aider une personne en dépression, Italiano: Aiutare chi Soffre di Depressione, Español: ayudar a alguien con depresión, Deutsch: Einer andere Person mit ihren Depressionen helfen, Português: Ajudar Alguém com Depressão, Nederlands: Iemand met een depressie helpen, Русский: помочь человеку справиться с депрессией, Čeština: Jak pomoci člověku, který trpí depresí, Bahasa Indonesia: Menolong Orang yang Mengalami Depresi, Tiếng Việt: Giúp đỡ Người Mắc Bệnh Trầm cảm, العربية: مساعدة من يعاني من الاكتئاب
确诊之后,我开始每天服药治疗,刚开始药物就产生了功效,胸闷和不安的情绪有了些许好转。但是每天依然乏力,无法集中注意力,总是打瞌睡。(后来,医生跟我说,我吃的药里面有安眠药,而且其它几种药物也有犯困的副作用。)服药大概两~三周之后,头晕,紧张的症状开始减少了。大概三个月左右,我感觉自己时不时会有非常清醒的时候,起床后整个大脑非常清醒,就像缺氧的脑袋突然戴上了氧气罐。但是,我吃的药会让我犯困,依旧严重影响我的工作。于是,医生减掉了我的安眠药,只给我开几粒,让我晚上睡不着的时候吃。到了今年五六月份的时候,也就是前几个月,我已经基本恢复了。同事们都说我不是刚进来时那个样子了。跟大家有说有笑的。工作起来也更轻松了。但是医生说药还得继续吃,起码要吃一年半以上才能停。事实证明,医生的话是没错的。上个月,我以为我已经痊愈了,想擅自停药,却发现,只要超过两天没吃药,我的病情就有复发的征兆。于是,只得听医生的话,继续吃药。(药不能停啊)
后来,换了工作之后,症状更加严重。我开始常常拉扯自己额前的头发,是情不自禁地抓着头发往上拉,因为我几乎每天都头晕,而且持续的时间越来越长,到最后,每天只要醒着就会头晕,拉扯头发可以让我稍微清醒一些。头晕最严重的时候,走路都需要扶着墙。每天都是没睡醒的状态,刚从床上起来,刷牙的时候就可以闭着眼睛睡着。在办公室也是强忍着不打瞌睡,实在忍不住了,就跑厕所洗个脸,或者干脆在隔间里睡一会。工作总是无法好好完成,一遇到稍微有点麻烦的事情就开始烦躁不安,只能草草做完了事。还有,总是坐不稳站不安。坐着一段时间之后就开始想往地上蹲,控制不住地想往地上坐。只能用臀部上部接近尾龙骨的部分支撑在椅子上坐着,只有这样我才能坐得久一点。站着的时候必须找东西靠着,有时候靠墙上,有时候靠着桌子,否则就会开始烦躁不安,感觉自己马上就会晕过去或者突然猝死一样。另外,我还特别怕吵闹,如果身边的人说话稍微大声一些,就会觉得很烦躁,很想逃离出去。感觉所有的噪声在拼命地往我脑子里钻。那段时间我非常抵触跟别人交谈,不必要的社交也都尽可能推掉,甚至上司请吃饭我都不想去。我开始越来越少说话,因为说多了会累,气接不上(这再次让我怀疑我肾虚)。因此,一整天,如非必要,我绝不开口说话。对于刚换了新工作的我来说,这等于是将自己与所有同事都隔绝开了。因此,每天一上班,我就觉得周围的气氛异常的压抑,大家都很陌生,即使我已经在那里上班超过两个月了,可是,依然无法跟身边的同事好好交流。上班成了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虽然药物和心理方面的干预措施对重度抑郁患者均有效,但抗抑郁药物仍是治疗重度抑郁症的主要手段。在过去二十年里,SSRIs(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已逐步成为最常用的抗抑郁处方药。Escitalopram作为最新上市的一类SSRI药物,是外旋西酞普兰的纯S-对映异构体。在本系统评价中,我们对Escitalopram与其他抗抑郁药相比治疗急性期重度抑郁症的有效性、可接受性和耐受性进行了评价。共有22个随机对照试验(约4000名受试者)纳入本研究。结果显示: Escitalopram似乎适合成为治疗中到重度抑郁症的一线药物。由于纳入研究只比较了少数几种抗抑郁药物,因此我们无法确定其疗效与其他众多临床抗抑郁剂相比,孰好孰坏。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对6个研究(接近2000名病人)的合并结果表明,Escitalopram的疗效优于citalopram。
从上一段关于概念和种类的介绍,大家是否可以大概判断出自己或关注的人有无患有抑郁症呢?如果你不能确定,请找到权威网站做抑郁测试(这样的测试到处都有,在这我只给出一个英国医疗部的一个官方网站,Depression self-assessment) 。测试的结果应该以可以让你判断出是否有抑郁症、症状类型、持续时间及严重程度为标准。这样的测试,一般都需要本人去填写完成。在这里担心患者的朋友可以与患者商量得到允许后,同患者一起做测试以了解他们的真实情况。(切忌勉强对方)。我们都知道,抑郁症可以从轻度的情绪低落烦闷到中度的感到疲倦焦虑,身体机能紊乱等到重度的慢性无好转、自残自杀。为了避免减缓病情恶化,即时准确地对抑郁症的测试判断非常重要,有条件的朋友请一定前往权威医院就诊。这时,担心患者的朋友们可以试图劝说初次患病/疑似抑郁症却并不承认自己有抑郁症的朋友不要讳疾忌医,正确地对待疾病知识,是科学和逻辑的思考方式。这种正视问题解决问题的态度,是一种难得的人生智慧,也是治疗抑郁症的终极手段。一旦确诊后,根据自身情况,可以选择吃药,心理咨询,自我训练,或者参加群体讨论。
其实自己老早就感觉到有不对劲的地方,但是也没有想到会那么严重。我在美国看心理医生的时候,医 其实自己老早就感觉到有不对劲的地方,但是也没有想到会那么严重。我在美国看心理医生的时候,医生是一位年纪比较大的心理医生,也不建议我吃药,以为我会好,结果第二个冬天,我要死要活的,进了医院。以为打一针就好了,结果关了一个星期。然后各种药,中药西药维生素,心理咨询,心理医生,跑步健身减肥。各种痛,疼,头痛,脚痛,肚子痛,心绞痛,胸痛,头晕,乏力,嗜睡,每天起床身上都有至少一处不舒服,天天如此。现在身体稍微健康一点了。最大的收获就是,现在当然还会情绪低落,抑郁,但是有了各种经验,比如大姨妈要来了,事情多了,冬天来了,换环境了,女友在作,或者感觉孤独,慢慢能够意识到或者尽量寻找自己不开心的来源,然后想办法面对解决。 正视自己的感受,感觉,了解,处理面对。然后多点社交。 ... emilywong
得知我得的是焦虑症之后,我开始回忆自己这差不多两年来的种种表现。我发现,过去的两年来,只有24岁的我,活得像一个七八十岁的老人。我抗拒社交,总是无精打采,全身乏力,从一楼走到4楼中途都要停下来休息一下,说话说多一些就上气不接下气,站几分钟就得找地方靠着。买一堆党参枸杞红枣,甚至当归来泡水喝,一天不喝就觉得自己会突然晕过去。晚上入睡之前,身体总会不停地震颤。半夜会突然胸闷惊醒,就像被谁捂着鼻子和嘴巴透不过气来一样。那段时间,我一直在担心自己会突然死掉。我常常回想自己二十几年的人生,到底做了些什么?常常想起自己以前做错的事情,然后心情会突然跌入低谷,每天下班,或者周末休息的时候,我都是一个人关在房间里坐在书桌前发呆,或者看书。一整天几乎都不说话。我开始失去食欲,肚子饿了也不想吃东西。吃饭吃到一半会突然胸闷。
从上一段关于概念和种类的介绍,大家是否可以大概判断出自己或关注的人有无患有抑郁症呢?如果你不能确定,请找到权威网站做抑郁测试(这样的测试到处都有,在这我只给出一个英国医疗部的一个官方网站,Depression self-assessment) 。测试的结果应该以可以让你判断出是否有抑郁症、症状类型、持续时间及严重程度为标准。这样的测试,一般都需要本人去填写完成。在这里担心患者的朋友可以与患者商量得到允许后,同患者一起做测试以了解他们的真实情况。(切忌勉强对方)。我们都知道,抑郁症可以从轻度的情绪低落烦闷到中度的感到疲倦焦虑,身体机能紊乱等到重度的慢性无好转、自残自杀。为了避免减缓病情恶化,即时准确地对抑郁症的测试判断非常重要,有条件的朋友请一定前往权威医院就诊。这时,担心患者的朋友们可以试图劝说初次患病/疑似抑郁症却并不承认自己有抑郁症的朋友不要讳疾忌医,正确地对待疾病知识,是科学和逻辑的思考方式。这种正视问题解决问题的态度,是一种难得的人生智慧,也是治疗抑郁症的终极手段。一旦确诊后,根据自身情况,可以选择吃药,心理咨询,自我训练,或者参加群体讨论。
Depression is a common mood disorder, with a high incidence and prevalence, while the overall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rate are low.Even if patients attained the initial clinical cure, there is still a high risk of depression recurrence, of which a great part may turn into self-mutilation or even suicide.Taking antidepressants as the most preferred treatment of moderate and major depression is recommended by almost all clinical treatment guidelines at home and abroad currently.At the same time, the concept of depression treatment is changing gradually from the initial single-mode drug therapy for symptom control to a comprehensive, individualized, quantitative treatment model.Promising psychological treatment, physical therapy and other alternative and complementary treatments are developing quickly.

Depression is a common mood disorder, with a high incidence and prevalence, while the overall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rate are low.Even if patients attained the initial clinical cure, there is still a high risk of depression recurrence, of which a great part may turn into self-mutilation or even suicide.Taking antidepressants as the most preferred treatment of moderate and major depression is recommended by almost all clinical treatment guidelines at home and abroad currently.At the same time, the concept of depression treatment is changing gradually from the initial single-mode drug therapy for symptom control to a comprehensive, individualized, quantitative treatment model.Promising psychological treatment, physical therapy and other alternative and complementary treatments are developing quickly.

儿童和青少年的药物治疗一直处于争议之中,因为不同药物的药量和副作用都不同,推荐用药和剂量大部分都是按照成年人而定的指标,在儿童和青少年的药物治疗中最主要的挑战还是在于如何在药物效果和其副作用中做取舍。不过即使在儿童和青少年这个群体中,抗抑郁药物仍然表现出显著的医疗效果。但是不同的药物效果差距很大,对于三环类药物,一份2013年的研究发现在6-18岁这个年龄段中,药物的几乎没有反应率并且对于抑郁症只有很小的作用。然而,当这个年龄段只限制在青少年阶段的时候,尽管总的药效还是不高,但是在这个年龄段有所提高。另外一份2012年的研究发现更新型的抗抑郁药物,对比安慰剂的话,康复率为45%vs38%。但是也有证据表明相比于安慰剂,药物会引起更高的自杀想法(4%vs2.5%)。还有研究专注于康复率,发现药物反应率与安慰剂反应率的对比为61%与50%。不过大量的研究发现总的来说,新型药物SSRI的药效都较为良好,并且氟西汀_百度百科的效果最为显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