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个特别特别关键的问题每个抑郁症患者都得遇到的,那就是抑郁症是不是自己的问题,是不是自己思想心态的问题。这个问题,也许医生和旁人可以很明确的回答说不是,这是抑郁症。每个深陷抑郁症的人都会很在意这个问题,包括我,我们都希望不是自己的问题(虽然又如上段所说的觉得是自己的问题才抑郁)。抑郁症,他当然是一个病,一般是抑郁久了身体里面缺乏让人有精力的化学因素(不懂不过类似)所以做什么都有气无力,表现得懒惰,厌世,什么也不做。这是有科学根据的病,病人不容易控制自己,严重了更有自杀或者幻觉等各种更加显而易见的症状。然而归根结底,抑郁这个状态,他是自我的因素,用俗话不负责任的话来说就是自我主观想不开导致的,所以是可以调节的,也就是为什么抑郁症是可以恢复的原因。然而,你千万不能给一个抑郁症的患者说你抑郁是你自己想不开,是懒惰,因为这不是事实。事实是想不开也分主观想不开和客观想不开,懒惰也分主动懒惰但是很爽每天开心得要死,和不愿意懒惰在抑郁期间每天无法集中精神,从而认为自己懒惰从而而更加憎恨自己。这会把他们推向万丈深渊,而且这也不是真的。抑郁症患者的他们的主观想不开,是由于各种客观原因导致的,这些因素可能包括遗传,生性敏感,人生变故,失恋,父母离婚,小的时候亲情缺失成长有隐患,遇人不淑工作出现重大阻碍,人生观崩塌等等等等。易宇恒的“无所事事,卧床不起,活着失眠不睡无法集中注意力等等”懒惰“的症状,是因为病情想不开,加上身体确实化学物质所造成的。

药物治疗的主要问题在于治疗之后仍然会有不少患者出现残留症状,大约有30%的病人在治疗结束之后仍然有一定程度的认知障碍,自杀几率以及复发几率。有研究发现在短期治疗下,35-50%的患者在药物治疗后康复,也有25-35%的患者在安慰剂的作用下同样康复,因此,可以推测出大约有2/3的抑郁症患者在治疗之后并没有完全康复,仍然有残留的症状。因为如此,就有很多研究探讨将最初的治疗效果最大化的方法,一个方法就是在使用抗抑郁药物的同时配套其他相关药物,比如有一个小型研究发现配合米氮平_百度百科 与氟西汀_百度百科,文拉法辛_百度百科 或安非他酮_百度百科 的效果比单一使用氟西汀_百度百科的效果要好。同时,也有研究发现在治疗初期就用大剂量的药物会有较好的反应效果,但是,这个效果并不是那么显著并且大剂量的药物会导致更严重的停药反应。另外,也有不少研究发现在药物治疗的基础上配合认知行为疗法CBT的话效果更为出众。

And one of the things that often gets lost in discussions of depression is that you know it's ridiculous. You know it's ridiculous while you're experiencing it. You know that most people manage to listen to their messages and eat lunch and organize themselves to take a shower and go out the front door and that it's not a big deal, and yet you are nonetheless in its grip and you are unable to figure out any way around it. And so I began to feel myself doing less and thinking less and feeling less. It was a kind of nullity.
Depression is a common mood disorder, with a high incidence and prevalence, while the overall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rate are low.Even if patients attained the initial clinical cure, there is still a high risk of depression recurrence, of which a great part may turn into self-mutilation or even suicide.Taking antidepressants as the most preferred treatment of moderate and major depression is recommended by almost all clinical treatment guidelines at home and abroad currently.At the same time, the concept of depression treatment is changing gradually from the initial single-mode drug therapy for symptom control to a comprehensive, individualized, quantitative treatment model.Promising psychological treatment, physical therapy and other alternative and complementary treatments are developing quickly.

很多正在经历抑郁症的人,并非不知道自己正在经历什么,并非对自己的感受缺乏自知。但是他们缺乏的是应对抑郁症的经验,也就是说即便是觉察到了自己正在经历的困境,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我在第一次出现抑郁症状的时候,对抑郁症是一无所知的。那是2005年,那时候我刚上大一。抑郁症这个概念开始在中文媒体上受到广泛的关注,我个人感觉,是在张国荣自杀之后。张国荣去世之前很少有人知道还有抑郁症这回事。他自杀是在2003年,而2005年我对抑郁症仍然知之甚少。直到今日,很多人对于抑郁症是怎么回事也只是了解皮毛。何况,这本来就不是什么轻松的话题,若不是亲朋挚友间有亲历的人,恐怕一般人也不会有兴趣了解。但是现在的时代毕竟不同于12年前。今天我们使用手机上网、使用各种社交媒体来快速了解信息。我的母亲跟我说,她是在电视节目里看到一个专家讲解抑郁症,才终于对我的感受有了一些了解。2005年的时候,我休学在家,她每天看到就鼓励我说,“要开心一点,你看我过得多开心,你也可以开心起来的”。现在,她会说,她依然无法理解我的感受,但是至少她知道了什么样的话说了是没用的。
4.1.3 维持期 抑郁症具有高复发性,尤其是≥3次抑郁发作及慢性抑郁患者,多个指南明确提出应该继续进行维持期治疗。如合并抑郁症家族史、起病早、症状残存、持续应激等危险因素时,需考虑进行维持治疗。WHO建议对单次发作、症状轻、间歇期长(≥5年)者,一般可不维持治疗,但也有较多专家认为首次抑郁症发作也应维持6~8个月的治疗[9]。维持治疗的时间长短各指南论述不一,差异较大,应根据患者的综合情况个体化考虑。一般倾向至少持续2~3年,多次复发者主张长期维持治疗。维持治疗期间应定期进行病情及疗效评估,关注早期复发征象,监测药物不良反应。长期维持治疗,如病情稳定,各方面评估良好者,可考虑缓慢减药直至停药。减药期间应加强监测,一旦发现早期复发征象,应立即恢复原先治疗剂量。国内外多个指南推荐,维持期建议加强心理治疗,如认知行为治疗、团体自助模式等,纠正错误的观点及认知,建立积极的自助、社交心态,可有效降低抑郁症复发率,改善疾病预后。
And one of the things that often gets lost in discussions of depression is that you know it's ridiculous. You know it's ridiculous while you're experiencing it. You know that most people manage to listen to their messages and eat lunch and organize themselves to take a shower and go out the front door and that it's not a big deal, and yet you are nonetheless in its grip and you are unable to figure out any way around it. And so I began to feel myself doing less and thinking less and feeling less. It was a kind of nullity.
4.3.4 共病性抑郁 综合医院患者躯体疾病伴发或共病焦虑、抑郁较为常见,如脑卒中、帕金森综合征、老年性痴呆、冠心病、糖尿病、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恶性肿瘤等。部分心血管药物(如可乐定、利舍平、β受体阻断药)、中枢神经系统药物(如巴比妥类、苯二氮类、苯妥英)、激素类药物(如皮质醇激素、雌激素、黄体酮)及吲哚美辛、干扰素、麻醉剂等在治疗过程中也可引起抑郁症。原发疾病或药物可导致抑郁症,反之,持续存在的抑郁症又影响原发疾病的预后与转归,二者相互促进,关系复杂。临床工作中应注意识别和区分原发疾病本身表现和共病性抑郁,积极应用量表综合评估,这点已成为国内专家共识[19]。症状较轻者可给予健康教育和心理支持治疗;中重度抑郁症建议精神科会诊或转诊。共病性抑郁症治疗关键在于早期识别和介入,积极治疗原发病及去除可能心理、药物因素。抗抑郁症药物共病性抑郁症患者与一般抑郁人群无明显差别,但应注意药物相互作用及不良反应。我国专家共识[19]建议,卒中后抑郁症可考虑选择西酞普兰、舍曲林、艾司西酞普兰等SSRIs类及TCAs中的阿米替林等药物;痴呆患者可选择抗胆碱能作用小的药物,如安非他酮、氟西汀、舍曲林、曲唑酮;帕金森综合征患者可考虑选择帕罗西汀及文拉法辛,不加重帕金森综合征的运动症状;合并心血管疾病可选择SSRIs、SNRIs、安非他酮等,但需注意QT间期延长风险;合并糖尿病患者可选择能减少对胰岛素抵抗的SSRIs;癌症患者可以选择疗效较肯定的SSRIs和SNRIs;躯体疼痛症状明显者,建议优先选择对疼痛疗效好且不良反应小的SNRIs。
虽然药物和心理方面的干预措施对重度抑郁患者均有效,但抗抑郁药物仍是治疗重度抑郁症的主要手段。在过去二十年里,SSRIs(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已逐步成为最常用的抗抑郁处方药。Escitalopram作为最新上市的一类SSRI药物,是外旋西酞普兰的纯S-对映异构体。在本系统评价中,我们对Escitalopram与其他抗抑郁药相比治疗急性期重度抑郁症的有效性、可接受性和耐受性进行了评价。共有22个随机对照试验(约4000名受试者)纳入本研究。结果显示: Escitalopram似乎适合成为治疗中到重度抑郁症的一线药物。由于纳入研究只比较了少数几种抗抑郁药物,因此我们无法确定其疗效与其他众多临床抗抑郁剂相比,孰好孰坏。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对6个研究(接近2000名病人)的合并结果表明,Escitalopram的疗效优于citalopra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