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正在经历抑郁症的人,并非不知道自己正在经历什么,并非对自己的感受缺乏自知。但是他们缺乏的是应对抑郁症的经验,也就是说即便是觉察到了自己正在经历的困境,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我在第一次出现抑郁症状的时候,对抑郁症是一无所知的。那是2005年,那时候我刚上大一。抑郁症这个概念开始在中文媒体上受到广泛的关注,我个人感觉,是在张国荣自杀之后。张国荣去世之前很少有人知道还有抑郁症这回事。他自杀是在2003年,而2005年我对抑郁症仍然知之甚少。直到今日,很多人对于抑郁症是怎么回事也只是了解皮毛。何况,这本来就不是什么轻松的话题,若不是亲朋挚友间有亲历的人,恐怕一般人也不会有兴趣了解。但是现在的时代毕竟不同于12年前。今天我们使用手机上网、使用各种社交媒体来快速了解信息。我的母亲跟我说,她是在电视节目里看到一个专家讲解抑郁症,才终于对我的感受有了一些了解。2005年的时候,我休学在家,她每天看到就鼓励我说,“要开心一点,你看我过得多开心,你也可以开心起来的”。现在,她会说,她依然无法理解我的感受,但是至少她知道了什么样的话说了是没用的。
抑郁症治疗的目标是提高显效率和临床治愈率,最大限度减少病残率和自杀率,预防复发,最终达到提高生存质量,恢复社会功能的目的。目前抑郁症的治疗主要包括药物治疗、心理治疗、物理治疗、替代与补充治疗。受本身疾病严重程度、患者个体情况差异影响,抑郁症的治疗选择较为复杂。一般认为,阈下抑郁及轻度抑郁建议采取非药物治疗。中重度抑郁推荐抗抑郁症药作为一线治疗选择,可考虑联合心理治疗、物理治疗及替代与补充治疗以达到最佳治疗效果。抗抑郁治疗原则主要有:①综合评估,个体化治疗;②患者开始治疗前知情同意;③尽可能单一用药,剂量逐步递增,达到最小有效量后足量足疗程治疗;④治疗期间密切观察病情变化和不良反应并及时处理,尽可能采用量表形式定期评估;⑤治疗效果不佳时重新评估,可考虑换药、增药或联合治疗,但需要注意药物之间的相互作用;⑥可联合心理治疗、物理治疗及替代与补充治疗等;⑦积极治疗原发病与共发病[9]。近年来提出量化治疗(measurement based care, MBC)的理念,2015年APA多伦多会议重申抑郁症治疗中MBC的重要性。MBC基于循证医学实践发展,可为临床治疗方案选择及制定提供参考依据,目前已在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疾病中广泛使用。抑郁症中MBC主要包括[10]:①准确评估症状严重程度;②确保足够的抗抑郁症药物剂量;③评估药物的耐受性;④监测和增加治疗依从性;⑤确保治疗的安全性。APA更新的指南中已纳入MBC理念。
Brintellix通用名Vortioxetine,是一种调节和促进血清素分泌类的药物,属于非典型性抗抑郁症药物,它的机制目前还不完全清楚,但是发现它同时起到血清素再摄取抑制剂、去甲肾上腺素再摄取抑制剂、5-HT 1A受体激动剂、5-HT 1B受体部分激动剂等功能。武田制药声称,这款药物是目前唯一通过这种综合性的功能来促进血清素水平的药物,虽然每一种功能对其发挥抗抑郁作用的贡献有多大,目前为止还不是很清楚,此药除了能够改善患者的情绪外,临床研究显示还能改善认知功能,对于目前市场上销售的抗抑郁症药物来说,这可以称得上是一种具有进步性的药物。此药由武田和丹麦的灵北制药公司共同销售,在这笔交易中武田支付灵北制药4000万美元的先期付款,另外总计高达3.45亿美元的里程碑付款。2013年先后在美国和欧盟上市,预测2017年销售额8.45亿美元, 2021年销售额为17.5亿美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