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时会去抑郁症和焦虑症小组观察,看看大家遇到的具体问题是什么。网友 厨子猪跑 在3月27日问 我有时会去抑郁症和焦虑症小组观察,看看大家遇到的具体问题是什么。网友 厨子猪跑 在3月27日问道: “还在上学的(焦虑症)病友,如何应对成绩下滑或保持学习状态? 如题,楼主本科在读,生病之后GPA掉得很厉害,每学期有那么两三门课很喜欢强迫自己去拯救的课可以得很高分,其他的课仿佛完全没有力气去学了,但以前不是这样的,不管是否喜欢都能打起精神学的不错。现在好像丧失了做事情的活力了。 然后会自责而且感到有落差。因为觉得自己原本可以做的比这更好...... 这学期状态更差,上课精神也很不好,每天过得特别难过,经常一在床上躺就躺很久。 真的真的求经验!不管是正在经历相似过程的还是已经走过去的,欢迎分享!” 我并没期望真的能帮上什么忙,因为我知道每个焦虑的人的内心感受可能都会不一样,但是还是抱着应该写点总结的心态试着简要回复了一下: 我曾有一段时间跟你差不多,我在实验室工作,但每天能保持工作两三个小时就不错了,看书的时候经常会惊恐发作。首先我是接受现状了,因为我知道自己认知能力下降了,不能强求学习能力还像以前一样,每天两个小时已经很好了;我拿个小本子写每天必须要做的事事无巨细,做完一项就给自己标个小红花;我练习冥想,惊恐发作的时候就跑到安静的地方发一会呆,听听冥想用的音乐休息一会,等平静下来再回去接着学习。另外,我有服药,药物可能也起到了一定作用。 过了几日楼主回复到: “谢谢分享!真的很需要有这样的病友来分享经验和故事!It really helps!” 看来他/她觉得这些话有用。既然如此,我也转帖在这里。并不是多么仔细地回答,跟我开此帖的原意不符(我是希望系统性地写关于抑郁症的东西)。但是有时候就是快刀斩乱麻,对于一些人,一两句话就能安抚慌乱惊恐的一天。 ... aizzibleoK
虽然药物和心理方面的干预措施对重度抑郁患者均有效,但抗抑郁药物仍是治疗重度抑郁症的主要手段。在过去二十年里,SSRIs(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已逐步成为最常用的抗抑郁处方药。Escitalopram作为最新上市的一类SSRI药物,是外旋西酞普兰的纯S-对映异构体。在本系统评价中,我们对Escitalopram与其他抗抑郁药相比治疗急性期重度抑郁症的有效性、可接受性和耐受性进行了评价。共有22个随机对照试验(约4000名受试者)纳入本研究。结果显示: Escitalopram似乎适合成为治疗中到重度抑郁症的一线药物。由于纳入研究只比较了少数几种抗抑郁药物,因此我们无法确定其疗效与其他众多临床抗抑郁剂相比,孰好孰坏。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对6个研究(接近2000名病人)的合并结果表明,Escitalopram的疗效优于citalopram。
4.1.3 维持期 抑郁症具有高复发性,尤其是≥3次抑郁发作及慢性抑郁患者,多个指南明确提出应该继续进行维持期治疗。如合并抑郁症家族史、起病早、症状残存、持续应激等危险因素时,需考虑进行维持治疗。WHO建议对单次发作、症状轻、间歇期长(≥5年)者,一般可不维持治疗,但也有较多专家认为首次抑郁症发作也应维持6~8个月的治疗[9]。维持治疗的时间长短各指南论述不一,差异较大,应根据患者的综合情况个体化考虑。一般倾向至少持续2~3年,多次复发者主张长期维持治疗。维持治疗期间应定期进行病情及疗效评估,关注早期复发征象,监测药物不良反应。长期维持治疗,如病情稳定,各方面评估良好者,可考虑缓慢减药直至停药。减药期间应加强监测,一旦发现早期复发征象,应立即恢复原先治疗剂量。国内外多个指南推荐,维持期建议加强心理治疗,如认知行为治疗、团体自助模式等,纠正错误的观点及认知,建立积极的自助、社交心态,可有效降低抑郁症复发率,改善疾病预后。
确诊之后,我开始每天服药治疗,刚开始药物就产生了功效,胸闷和不安的情绪有了些许好转。但是每天依然乏力,无法集中注意力,总是打瞌睡。(后来,医生跟我说,我吃的药里面有安眠药,而且其它几种药物也有犯困的副作用。)服药大概两~三周之后,头晕,紧张的症状开始减少了。大概三个月左右,我感觉自己时不时会有非常清醒的时候,起床后整个大脑非常清醒,就像缺氧的脑袋突然戴上了氧气罐。但是,我吃的药会让我犯困,依旧严重影响我的工作。于是,医生减掉了我的安眠药,只给我开几粒,让我晚上睡不着的时候吃。到了今年五六月份的时候,也就是前几个月,我已经基本恢复了。同事们都说我不是刚进来时那个样子了。跟大家有说有笑的。工作起来也更轻松了。但是医生说药还得继续吃,起码要吃一年半以上才能停。事实证明,医生的话是没错的。上个月,我以为我已经痊愈了,想擅自停药,却发现,只要超过两天没吃药,我的病情就有复发的征兆。于是,只得听医生的话,继续吃药。(药不能停啊)
抗抑郁症药物近年来发展迅速,其品种已超过20多种。目前,除三环类(tricyclic antidepressants,TCAs)作为经典抗抑郁症药仍保留TCAs这个名称外,国内外较多按作用机制划分命名,主要包括[9]:①5-HT再摄取抑制药(selective serotonin reuptake inhibitor,SSRIs),如氟西汀、帕罗西汀、舍曲林、氟伏沙明、西酞普兰和艾司西酞普兰;②选择性5-HT及NE再摄取抑制药(selective serotonin-norepinephrine reuptake inhibitors,SNRIs),如文拉法辛、度洛西汀;③NE及特异性5-HT能抗抑郁症药(noradrenergic and specific serotonergic antidepressant,NaSSA) ,如米氮平;④NE及DA再摄取抑制药(norepinephrine-dopamine reuptake inhibitors,NDRIs),如安非他酮;⑤5-HT2A受体拮抗药及5-HT再摄取抑制药(serotonin receptor antagonists reuptake inhibitor,SARIs),如曲唑酮、奈法唑酮;⑥单胺氧化酶抑制药(monoamine oxidase inhibitors,MAOIs),如苯乙肼、环苯丙胺及新一代可逆性MAOIs吗氯贝胺。除TCAs和MAOIs作为经典的第一代抗抑郁症药,上述药物多属于新一代抗抑郁症药。
4.3.4 共病性抑郁 综合医院患者躯体疾病伴发或共病焦虑、抑郁较为常见,如脑卒中、帕金森综合征、老年性痴呆、冠心病、糖尿病、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恶性肿瘤等。部分心血管药物(如可乐定、利舍平、β受体阻断药)、中枢神经系统药物(如巴比妥类、苯二氮类、苯妥英)、激素类药物(如皮质醇激素、雌激素、黄体酮)及吲哚美辛、干扰素、麻醉剂等在治疗过程中也可引起抑郁症。原发疾病或药物可导致抑郁症,反之,持续存在的抑郁症又影响原发疾病的预后与转归,二者相互促进,关系复杂。临床工作中应注意识别和区分原发疾病本身表现和共病性抑郁,积极应用量表综合评估,这点已成为国内专家共识[19]。症状较轻者可给予健康教育和心理支持治疗;中重度抑郁症建议精神科会诊或转诊。共病性抑郁症治疗关键在于早期识别和介入,积极治疗原发病及去除可能心理、药物因素。抗抑郁症药物共病性抑郁症患者与一般抑郁人群无明显差别,但应注意药物相互作用及不良反应。我国专家共识[19]建议,卒中后抑郁症可考虑选择西酞普兰、舍曲林、艾司西酞普兰等SSRIs类及TCAs中的阿米替林等药物;痴呆患者可选择抗胆碱能作用小的药物,如安非他酮、氟西汀、舍曲林、曲唑酮;帕金森综合征患者可考虑选择帕罗西汀及文拉法辛,不加重帕金森综合征的运动症状;合并心血管疾病可选择SSRIs、SNRIs、安非他酮等,但需注意QT间期延长风险;合并糖尿病患者可选择能减少对胰岛素抵抗的SSRIs;癌症患者可以选择疗效较肯定的SSRIs和SNRIs;躯体疼痛症状明显者,建议优先选择对疼痛疗效好且不良反应小的SNRIs。

我的情敌 前任,他的第一个女人,有天告诉他,因为我们的事,她得了抑郁症,她和我说不止一次的 我的情敌 前任,他的第一个女人,有天告诉他,因为我们的事,她得了抑郁症,她和我说不止一次的想到为他而自杀,也因此他既不敢同她结婚(之前在一起很多年就是因为性格不合她敏感娇气各种吵 一哭二闹然后就是动剪子跳楼 这是病的话根本很难正常相处),他也不敢和我结婚(父母亲戚都认可我 但是她不能释怀 怕刺激她真做了傻事 我们也会自责不能安稳过日子 ),这个局面已经僵持了快两年了,弄得现在的我也很焦虑 感到无法解脱,我曾想帮助她,还没接触就被她拒绝,她跟他说,不想看到我听到我,只要我消失,她的病就好了。我想问,是不是我放弃牺牲了自己的爱情,让出来,让男朋友去照顾她,陪伴她,她就能真的康复? 我都分不清她是不是真的得了抑郁症还只是一种要挟手段。她说她去医院 经过医生诊断的 还开了好多进口药吃。 人都是有同情心的,她的身世她的经历就像韩剧里的灰姑娘一样可怜,我不想跟这样的一个姑娘争,自己也好压抑,常常夜里睡不好觉,就是那种明明很困,打着哈欠就是躺下来大脑却停不了机的那种感觉。我是没去医院,我这样也会得抑郁症么? ... Cici | 站在门口那么久


Abstract DESCRIPTION: Update of the 2009 U.S. Preventive Services Task Force (USPSTF) recommendation on screening for 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 (MDD) in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METHODS: The USPSTF reviewed the evidence on the benefits and harms of screening; the accuracy of primary care-feasible screening tests; and the benefits and harms of treatment with psychotherapy, medications, and collaborative care models in patients aged 7 to 18 years. POPULATION: This recommendation applies to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aged 18 years or younger who do not have a diagnosis of MDD. RECOMMENDATION: The USPSTF recommends screening for MDD in adolescents aged 12 to 18 years. Screening should be implemented with adequate systems in place to ensure accurate diagnosis, effective treatment, and appropriate follow-up. (B recommendation) The USPSTF concludes that the current evidence is insufficient to assess the balance of benefits and harms of screening for MDD in children aged 11 years or younger. (I statement).
English: Help Someone with Depression, Français: aider une personne en dépression, Italiano: Aiutare chi Soffre di Depressione, Español: ayudar a alguien con depresión, Deutsch: Einer andere Person mit ihren Depressionen helfen, Português: Ajudar Alguém com Depressão, Nederlands: Iemand met een depressie helpen, Русский: помочь человеку справиться с депрессией, Čeština: Jak pomoci člověku, který trpí depresí, Bahasa Indonesia: Menolong Orang yang Mengalami Depresi, Tiếng Việt: Giúp đỡ Người Mắc Bệnh Trầm cảm, العربية: مساعدة من يعاني من الاكتئاب
根据目前国内外抑郁症药物治疗指南,一般推荐SSRIs、SNRIs、NaSSAs等新一代抗抑郁症药作为首选药物。在我国部分地区,由于经济限制,TCAs如阿米替林、氯米帕明、麦普替林等仍作为一线治疗药物[9]。抗抑郁症药物具有不同的作用机制及不良反应,对每个人的治疗应答也不尽相同,合理选择与应用药物尤为重要。英国精神药理协会(British Association for Psychopharmacology,BAP)对目前一线抗抑郁症药物治疗疗效进行进一步文献荟萃分析,在其更新的循证医学指南 [11] 中指出,相比于SSRIs,双通道阻断药SNRIs(如文拉法辛)可能具有更高的特异性及更好的疗效;而在SSRIs中,艾司西酞普兰的疗效可能优于其他SSRIs;综合考虑治疗应答率、疗效、耐受性等因素时,选择舍曲林及艾司西酞普兰可能治疗效果最佳。
Depression is a common mood disorder, with a high incidence and prevalence, while the overall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rate are low.Even if patients attained the initial clinical cure, there is still a high risk of depression recurrence, of which a great part may turn into self-mutilation or even suicide.Taking antidepressants as the most preferred treatment of moderate and major depression is recommended by almost all clinical treatment guidelines at home and abroad currently.At the same time, the concept of depression treatment is changing gradually from the initial single-mode drug therapy for symptom control to a comprehensive, individualized, quantitative treatment model.Promising psychological treatment, physical therapy and other alternative and complementary treatments are developing quickly.

4.3.3 妊娠期及产后抑郁 妊娠期及产后女性处于激素水平波动期,抑郁症发生率高。此期抑郁症危害较大,对孕产妇、(胎)婴儿以及整个家庭都造成严重影响。我国学者对现有临床资料及诊疗指南进行研究,提出妊娠期及产后抑郁治疗5项基本原则[18]:①综合治疗,包括药物治疗、心理治疗、物理治疗等;②全程治疗,同样分为急性期、巩固期、维持期;③分级治疗,分级治疗的原则基本如前,若为重度抑郁症并伴精神病性症状、极端想法及行为时,务必进行精神专科治疗;④以孕产妇安全为前提;⑤保证(胎)婴儿安全。目前FDA和我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均未正式批准任何一种抗抑郁症药用于妊娠及哺乳期。所有的抗抑郁症药均会渗入乳汁,对发育的远期影响尚不明确,故原则上应尽量避免在哺乳期用药。如病情需要必须在哺乳期用药,建议采取最小有效剂量,必要时可考虑终止哺乳。目前尚无确切证据表明何种抗抑郁症药对孕产妇抑郁更有效,故药物选择主要参考既往用药史及耐受性。SSRIs常作为一线用药选择,其中舍曲林临床应用较多,被证明具有较高安全性,但尚缺乏远期影响资料。


声明:此回答是一名长期抑郁症患者的经验总结,原文适用于中度抑郁症及以下自救,更新适用于想要关爱身边抑郁症患者的朋友。虽然本人读过不少关于抑郁症的书(此文设计基本概念都有权威出处),参加过一些关于抑郁,焦虑,自信心的正规医疗自救培训,但目前本人没有经过任何正规系统的专业学习,答案中的任何观点都属于完全业余,严肃问题请一定寻医问诊,欢迎指正。话题经验相关:我本人因为博士转专业和实验不顺长期抑郁。我有一个非常善良温柔三观正,并陪伴我多年的男朋友(非抑郁症),感谢他的存在。鉴于有太多很爱护自己另一半的朋友问我这个问题,想要为身边患有抑郁症的朋友做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做;我觉得有必要在这里简明扼要地地说明几个问题及注意事项。又以及,鄙原文上传后的这些年获得了一些新的知识和感受,我在这里做一次更新。-20160527
ECT亦称电抽搐治疗,拟短时间内适量电流通过患者头部致全身抽搐,而达到治疗疾病目的的一种有效疗法。自1930年问世,ECT拟人工诱导癫痫发作的方法来改善精神分裂症的症状,却在治疗实践中被发现对抑郁症状有明显改善作用。随着技术的发展与成熟,近年来又出现附加简单麻醉和应用肌肉松弛剂的改良ECT(无抽搐ECT),使得治疗更为安全和可接受。ECT具有起效快、效果好等优点,多个临床治疗指南推荐其作为严重抑郁症紧急情况下(如高危自杀风险、极度痛苦、流体摄入不足)的治疗首选[8-9,12-14]。需注意,ECT可能存在一定的脑血管意外、认知功能损害等风险,故治疗前应充分评估风险收益,且治疗后应继续进行抗抑郁症药物治疗,以降低复发风险。ECT治疗抑郁症机制仍待进一步研究,其机制可能涉及激活GABA通路、突触重塑、减少谷氨酸、上调NMDA-NR2B表达等[21]。
Brintellix通用名Vortioxetine,是一种调节和促进血清素分泌类的药物,属于非典型性抗抑郁症药物,它的机制目前还不完全清楚,但是发现它同时起到血清素再摄取抑制剂、去甲肾上腺素再摄取抑制剂、5-HT 1A受体激动剂、5-HT 1B受体部分激动剂等功能。武田制药声称,这款药物是目前唯一通过这种综合性的功能来促进血清素水平的药物,虽然每一种功能对其发挥抗抑郁作用的贡献有多大,目前为止还不是很清楚,此药除了能够改善患者的情绪外,临床研究显示还能改善认知功能,对于目前市场上销售的抗抑郁症药物来说,这可以称得上是一种具有进步性的药物。此药由武田和丹麦的灵北制药公司共同销售,在这笔交易中武田支付灵北制药4000万美元的先期付款,另外总计高达3.45亿美元的里程碑付款。2013年先后在美国和欧盟上市,预测2017年销售额8.45亿美元, 2021年销售额为17.5亿美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