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抑郁症的原因主要见于遗传因素,性格因素及患病前是否受过精神刺激。在这几种因素当中,家族遗传性因素对儿童抑郁症影响很大。经调查显示:大约有50%的抑郁症儿童父母中,至少有一人曾患过抑郁症,可见这个发病几率还是非常高的。   其次,性格特点是不容忽视的因素。很多孩子患病前具有以下这些性格缺陷:性格内向、文静,不爱交际,不喜欢出头露面,孤僻、多疑,经常注意到事物消极一面;还有些儿童病前多表现无能,被动,好纠缠,依赖和孤独的特点或是病前个性倔强,好攻击别人,这样的性格一旦受到意外打击后易患抑郁症。   最后,致病因素还与病前受过精神刺激有关。一般的患者在发病前都受过精神方面的刺激,如父母死亡或离异,父母对子女采取排斥或漠不关心的态度,早年曾患有严重的不幸经历,青春期遭遇精神创伤,或者身患疾病,人际关系的不协调,学习成绩不良等均可诱发抑郁症。

抑郁症以往被划分为情感性精神病、其它类型的疾病均被划分为神经 症。抑郁症是一种持久的心境低落状态,常伴有焦虑、躯体不适感和睡眠障 碍,患者有治疗要求,而无明显的运动障碍、以及幻觉、幻想、思维和行为 紊乱等精神特征,生活能力无明显影响;神经症是一組表现心情抑郁、烦恼、 紧张、恐怖、疑病、强迫症状、分离和转换症状等,除意症表现为短的发作 性症状外, 一般病程迁延可达数年或数十年,可分为恐怖性神经症、焦虑性 神经症、强迫性神经症、抑郁性神经症、癔症、疑病性神经症、神经哀弱、 其它神经症(人格解体神经症、躯体化障碍、职业性如书写痉挛)等。依据中 医理论,抑郁症、焦虑症统称为精神和心理障碍性疾病,是由于植物神经功 能紊乱而导致心境低落、焦虑、失眠多梦,幻觉、妄想、思维和行为紊乱等 精神病特征。中医认为这些症状是因情志不遂,忧思悲怒,起居不慎,饮食 不节而造成。西医治疗多采取化学药物治疗,其疗效不稳定,副作用大;而中药以其毒性小,长期服用安全,越来越多的被人们认识用于治疗精神方面 的疾病。
抑郁症以往被划分为情感性精神病、其它类型的疾病均被划分为神经 症。抑郁症是一种持久的心境低落状态,常伴有焦虑、躯体不适感和睡眠障 碍,患者有治疗要求,而无明显的运动障碍、以及幻觉、幻想、思维和行为 紊乱等精神特征,生活能力无明显影响;神经症是一組表现心情抑郁、烦恼、 紧张、恐怖、疑病、强迫症状、分离和转换症状等,除意症表现为短的发作 性症状外, 一般病程迁延可达数年或数十年,可分为恐怖性神经症、焦虑性 神经症、强迫性神经症、抑郁性神经症、癔症、疑病性神经症、神经哀弱、 其它神经症(人格解体神经症、躯体化障碍、职业性如书写痉挛)等。依据中 医理论,抑郁症、焦虑症统称为精神和心理障碍性疾病,是由于植物神经功 能紊乱而导致心境低落、焦虑、失眠多梦,幻觉、妄想、思维和行为紊乱等 精神病特征。中医认为这些症状是因情志不遂,忧思悲怒,起居不慎,饮食 不节而造成。西医治疗多采取化学药物治疗,其疗效不稳定,副作用大;而中药以其毒性小,长期服用安全,越来越多的被人们认识用于治疗精神方面 的疾病。

我第一次接触抑郁量表这个事物也是在2005年。我的班级辅导员带我去精神卫生中心做诊断。从我们的学校到这个地方要做很长一段的地铁。在去程上,辅导员一直在安慰我,说学业压力大不要紧的,这学期少修点课不就可以了吗?等我到达精神卫生中心以后,我记得我在电脑前面做了很多选择题,之后跟医生聊了聊。我的辅导员得到了我的诊断报告,但是她没有告诉我具体信息,只说没什么大碍。回程的路上,她却沉默地一句话都不再跟我说。回到学校之后,她再也不跟我联系,而我的情况却在一天天恶化。她去带我做诊断是应我父亲的要求,她好似仅把这当成是一个任务去完成。后来我办理休学,她也没有帮一点忙。我回忆这段经历的时候,认为她是有失职的。但是随着时间推移,我在情理上原谅了她。我们学校的本科生辅导员是由本校直升硕士一年级新生担任的。我刚刚步入大学校园,对于她,新生活何尝不是也刚刚展开。也许她想的只是怎么完成好组织任务并且自己顺利毕业。让一个对抑郁症没有了解的跟自己非亲非故的人做到更多实在是难为她了。但从学校管理的角度上讲,她没有照顾好她的学生,是失职的。我们的学校,应该给予本科生的辅导员一些心理咨询辅导,让他们具备一些基本的心理健康常识,以便服务他们的学生。后来我的同班同学中也有人在毕业后直升本校硕士研究生,并且担任本科生的辅导员。在我们聚会时,他们有人提到,在连续几届的学生中都有人有抑郁症,其中一届有一个学生在宿舍里上吊自杀。当我听到这样的故事时,心中一声叹息。
经颅磁刺激技术(transcranial magnetic stimulation,TMS)即以磁信号刺激颅脑神经方式达到神经功能改善目的。TMS在1985应用于临床治疗,随着技术的发展与革新,出现具有连续可调功能的重复TMS(repetitive transcranial magnetic stimulation,rTMS),并在临床精神病、神经疾病及康复领域获得越来越多的认可。低频和高频rTMS均能有效治疗抑郁症,二者效果相当,但前者耐受性更好,适应人群更广泛,故目前抑郁症治疗中主要采用低频rTMS。2016年美国临床经颅刺激学会发布的TMS治疗重度抑郁症共识[22]指出,每日左前额TMS治疗急性期抑郁症患者安全有效。该共识认为,对于临床诊断符合DSM-5定义的抑郁症,单次发作或复发性抑郁症、抗抑郁症药物治疗效果不佳或不耐受的患者,应考虑单独或合并TMS治疗。TMS在急性期及急性期后治疗中均有良好效果,并且急性期后持续TMS治疗可降低抑郁症复发风险。
我第一次接触抑郁量表这个事物也是在2005年。我的班级辅导员带我去精神卫生中心做诊断。从我们的学校到这个地方要做很长一段的地铁。在去程上,辅导员一直在安慰我,说学业压力大不要紧的,这学期少修点课不就可以了吗?等我到达精神卫生中心以后,我记得我在电脑前面做了很多选择题,之后跟医生聊了聊。我的辅导员得到了我的诊断报告,但是她没有告诉我具体信息,只说没什么大碍。回程的路上,她却沉默地一句话都不再跟我说。回到学校之后,她再也不跟我联系,而我的情况却在一天天恶化。她去带我做诊断是应我父亲的要求,她好似仅把这当成是一个任务去完成。后来我办理休学,她也没有帮一点忙。我回忆这段经历的时候,认为她是有失职的。但是随着时间推移,我在情理上原谅了她。我们学校的本科生辅导员是由本校直升硕士一年级新生担任的。我刚刚步入大学校园,对于她,新生活何尝不是也刚刚展开。也许她想的只是怎么完成好组织任务并且自己顺利毕业。让一个对抑郁症没有了解的跟自己非亲非故的人做到更多实在是难为她了。但从学校管理的角度上讲,她没有照顾好她的学生,是失职的。我们的学校,应该给予本科生的辅导员一些心理咨询辅导,让他们具备一些基本的心理健康常识,以便服务他们的学生。后来我的同班同学中也有人在毕业后直升本校硕士研究生,并且担任本科生的辅导员。在我们聚会时,他们有人提到,在连续几届的学生中都有人有抑郁症,其中一届有一个学生在宿舍里上吊自杀。当我听到这样的故事时,心中一声叹息。 

虽然药物和心理方面的干预措施对重度抑郁患者均有效,但抗抑郁药物仍是治疗重度抑郁症的主要手段。在过去二十年里,SSRIs(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已逐步成为最常用的抗抑郁处方药。Escitalopram作为最新上市的一类SSRI药物,是外旋西酞普兰的纯S-对映异构体。在本系统评价中,我们对Escitalopram与其他抗抑郁药相比治疗急性期重度抑郁症的有效性、可接受性和耐受性进行了评价。共有22个随机对照试验(约4000名受试者)纳入本研究。结果显示: Escitalopram似乎适合成为治疗中到重度抑郁症的一线药物。由于纳入研究只比较了少数几种抗抑郁药物,因此我们无法确定其疗效与其他众多临床抗抑郁剂相比,孰好孰坏。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对6个研究(接近2000名病人)的合并结果表明,Escitalopram的疗效优于citalopra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