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practice parameter describes the epidemiology, clinical picture, differential diagnosis, course, risk factors, and pharmacological and psychotherapy treatments of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with major depressive or dysthymic disorders. Side effects of the antidepressants, particularly the risk of suicidal ideation and behaviors are discussed. Recommendations regarding the assessment and the acute, continuation, and maintenance treatment of these disorders are based on the existent scientific evidence as well as the current clinical practice.
我大概是去年12月的时候,也就是2015年12月,确诊的焦虑症。不过,确诊的过程有些曲折和漫长。跟很多得过类似疾病的人一样,我也是走了很多弯路才最终确诊的。确诊之后,为了寻找病因,我仔细回忆过,发现自己大概从2014年下半年就开始出现轻微的症状了。只是那时候根本没想过会发展到这么严重的地步。一开始,我只是时常觉得头晕,鼻子不通气(我有比较严重的过敏性鼻炎),常常容易紧张(那时候准备毕业,去面试的时候总会过度紧张),常常无法集中精神,脱发也比较严重(每次洗头,手上总是满满的头发,洗一次头起码掉一百多根),经常觉得乏力,想睡觉。出现这些症状前,我曾经因为烟酒过多得过一次挺严重的急性肺炎和支气管炎。打了差不多十瓶急先锋之后,休息了七八个月才逐步恢复。但是明显能感觉到自己的体质下降了很多。于是,那段时间老是怀疑自己身体有毛病,怀疑最多的是两个,癌症(抽烟)和肾虚(脱发,乏力)。
ECT亦称电抽搐治疗,拟短时间内适量电流通过患者头部致全身抽搐,而达到治疗疾病目的的一种有效疗法。自1930年问世,ECT拟人工诱导癫痫发作的方法来改善精神分裂症的症状,却在治疗实践中被发现对抑郁症状有明显改善作用。随着技术的发展与成熟,近年来又出现附加简单麻醉和应用肌肉松弛剂的改良ECT(无抽搐ECT),使得治疗更为安全和可接受。ECT具有起效快、效果好等优点,多个临床治疗指南推荐其作为严重抑郁症紧急情况下(如高危自杀风险、极度痛苦、流体摄入不足)的治疗首选[8-9,12-14]。需注意,ECT可能存在一定的脑血管意外、认知功能损害等风险,故治疗前应充分评估风险收益,且治疗后应继续进行抗抑郁症药物治疗,以降低复发风险。ECT治疗抑郁症机制仍待进一步研究,其机制可能涉及激活GABA通路、突触重塑、减少谷氨酸、上调NMDA-NR2B表达等[21]。
Depression is a common mood disorder, with a high incidence and prevalence, while the overall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rate are low.Even if patients attained the initial clinical cure, there is still a high risk of depression recurrence, of which a great part may turn into self-mutilation or even suicide.Taking antidepressants as the most preferred treatment of moderate and major depression is recommended by almost all clinical treatment guidelines at home and abroad currently.At the same time, the concept of depression treatment is changing gradually from the initial single-mode drug therapy for symptom control to a comprehensive, individualized, quantitative treatment model.Promising psychological treatment, physical therapy and other alternative and complementary treatments are developing quickly.

This practice parameter describes the epidemiology, clinical picture, differential diagnosis, course, risk factors, and pharmacological and psychotherapy treatments of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with major depressive or dysthymic disorders. Side effects of the antidepressants, particularly the risk of suicidal ideation and behaviors are discussed. Recommendations regarding the assessment and the acute, continuation, and maintenance treatment of these disorders are based on the existent scientific evidence as well as the current clinical practice.
(到底敏感词都是啥啊。。。) 在我没有意识到抑郁症控制我思想的时候(下面会详细讲),我曾经 (到底敏感词都是啥啊。。。) 在我没有意识到抑郁症控制我思想的时候(下面会详细讲),我曾经跟我的心理医生这样说过,我不会告诉你我的计划,我的计划是我寻求 解 脱的最后手段,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为什么让你去破坏它?我来找你不是为了不死,如果只是不死的话,你把我一直绑? 着就好了,我找你是求你让我不痛苦。治标 不治本没有用。这样的痛苦换谁也难活下去。。。 关于抑郁症控制 思想。因为关注这一块,所以我从一开始就知道抑郁症是疾病,也及时意识到自己状态不对果断去就医,但当时我不知道的是,它会对我的想法造成影响。它让我感觉我永远走不出去。一时的痛苦不可怕,无尽的痛苦才最可怕,没有希望才最可怕。如果一个人觉得自己再怎么做都是徒劳,就会很容易地放弃努力放弃挣扎了。 很多心理医生都会对患者说这样一句话: 你的感觉不等于事实。 你的感觉不等于事实。 你的感觉不等于事实。 对于抑郁症患者,这一点请一定记住。当你觉得永无 天日的时候,提醒自己,这是抑郁症在作怪,是它在撒谎。 我的心理医生一直跟我讲,这些痛苦都是暂时的,她说哪怕现在就像在隧道里,你要相信你能走出去。于是我赌了一把。我当时对自己说,我再给自己一年的时间,如果再没有任何转变,我就用我自己的办法结束痛苦。现在回过头来看,这其实是一个非常冒险的做法,因为即使医生们相信抑郁症可治愈,但因为每个人不一样,没有人知道抑郁症多久能痊愈,即便是有疗效也没有人知道疗效会不会立竿见影,也许很快,也许要很久。多年也是有可能的。 再一个就是关于药物治疗有没有用。我的体会是药物对重症治疗比中度或轻微抑郁治疗的效果快得多。但关键是找对药。我觉得自己无比幸运,遇到了一个经验丰富的心理医生,心理医生又给推荐了一个非常负责的精神科医生。在剂量和选药上医生都无比谨慎,我前后试了很多种才找到了适合自己的一种。 还是那句话,没人是为了死而死的。很多人是没有办法了才用死来结束活着的痛苦。如果人们知道不管多久,这种痛苦终究会结束,黑暗有尽头。我相信大部分人都会心怀希望地抗争下去。 我莽撞地拿自己的生命赌了一把,幸运的在医生们的帮助下赌赢了。 如今走过那一劫,非常庆幸自己等了,才得以在今天有机会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为未来努力。 最后还有一个小小心愿,希望有朝一日能帮助更多的人。 ... Miss Williame

不负责任的说,根据我自己和见过抑郁患者来看,抑郁的人一般都是比较较真,对自己苛刻,对别人善良,敏感。抑郁的原因有遗传,有失恋,家里出事,学业工作人际关系等等等等上面的人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从表现上看抑郁和普通的低潮最大的区别就是不可控制自己的情绪。而精神上最大的区别在于和常人产生厌世厌人低落情绪不同,抑郁症患者在这些背后往往都有一个他终极最讨厌的人,那就是他自己。在他们诸多觉得没意思,讨厌,肮脏的事物中,他们最为憎恨自己。我知道这个世界上对自己很满意的人不多,但是正常人不会真正特别责怪自己,厌恶自己,划伤自己,自残自杀。抑郁症患者的厌世里面绝对包含着一个自己。他们可能很多认识到这样的憎恨自己不对,然后认为自己怎么会做憎恨自己这种不对的事情呢,不能好好说话像那些好人坚强的人一样好好活着嘛? 而更加憎恨自己。这也是抑郁的一个典型恶性循环。不负责任的说抑郁症患者大都试图改变自己的这种状态,有的人成功了,有的人暂时失败着,有的人就彻底失败了,举个例子张国荣。抑郁的人一方面觉得自己真的无能为力,是自己在抑郁做不到,需要别人理解,一方面又会责怪自己:开什么玩笑,别人断胳膊少腿都没有抑郁你他娘的抑郁什么什么做不到。。。绝对不是抑郁,就是个懦夫,懒惰,胆小鬼,没能力。然后久了就会觉得像我这种没事还抑郁什么xx玩意的废柴,有什么资格活在世界上,看看人家。我说过,抑郁的人一般真的很较真。
我大概是去年12月的时候,也就是2015年12月,确诊的焦虑症。不过,确诊的过程有些曲折和漫长。跟很多得过类似疾病的人一样,我也是走了很多弯路才最终确诊的。确诊之后,为了寻找病因,我仔细回忆过,发现自己大概从2014年下半年就开始出现轻微的症状了。只是那时候根本没想过会发展到这么严重的地步。一开始,我只是时常觉得头晕,鼻子不通气(我有比较严重的过敏性鼻炎),常常容易紧张(那时候准备毕业,去面试的时候总会过度紧张),常常无法集中精神,脱发也比较严重(每次洗头,手上总是满满的头发,洗一次头起码掉一百多根),经常觉得乏力,想睡觉。出现这些症状前,我曾经因为烟酒过多得过一次挺严重的急性肺炎和支气管炎。打了差不多十瓶急先锋之后,休息了七八个月才逐步恢复。但是明显能感觉到自己的体质下降了很多。于是,那段时间老是怀疑自己身体有毛病,怀疑最多的是两个,癌症(抽烟)和肾虚(脱发,乏力)。
(到底敏感词都是啥啊。。。) 在我没有意识到抑郁症控制我思想的时候(下面会详细讲),我曾经 (到底敏感词都是啥啊。。。) 在我没有意识到抑郁症控制我思想的时候(下面会详细讲),我曾经跟我的心理医生这样说过,我不会告诉你我的计划,我的计划是我寻求 解 脱的最后手段,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为什么让你去破坏它?我来找你不是为了不死,如果只是不死的话,你把我一直绑? 着就好了,我找你是求你让我不痛苦。治标 不治本没有用。这样的痛苦换谁也难活下去。。。 关于抑郁症控制 思想。因为关注这一块,所以我从一开始就知道抑郁症是疾病,也及时意识到自己状态不对果断去就医,但当时我不知道的是,它会对我的想法造成影响。它让我感觉我永远走不出去。一时的痛苦不可怕,无尽的痛苦才最可怕,没有希望才最可怕。如果一个人觉得自己再怎么做都是徒劳,就会很容易地放弃努力放弃挣扎了。 很多心理医生都会对患者说这样一句话: 你的感觉不等于事实。 你的感觉不等于事实。 你的感觉不等于事实。 对于抑郁症患者,这一点请一定记住。当你觉得永无 天日的时候,提醒自己,这是抑郁症在作怪,是它在撒谎。 我的心理医生一直跟我讲,这些痛苦都是暂时的,她说哪怕现在就像在隧道里,你要相信你能走出去。于是我赌了一把。我当时对自己说,我再给自己一年的时间,如果再没有任何转变,我就用我自己的办法结束痛苦。现在回过头来看,这其实是一个非常冒险的做法,因为即使医生们相信抑郁症可治愈,但因为每个人不一样,没有人知道抑郁症多久能痊愈,即便是有疗效也没有人知道疗效会不会立竿见影,也许很快,也许要很久。多年也是有可能的。 再一个就是关于药物治疗有没有用。我的体会是药物对重症治疗比中度或轻微抑郁治疗的效果快得多。但关键是找对药。我觉得自己无比幸运,遇到了一个经验丰富的心理医生,心理医生又给推荐了一个非常负责的精神科医生。在剂量和选药上医生都无比谨慎,我前后试了很多种才找到了适合自己的一种。 还是那句话,没人是为了死而死的。很多人是没有办法了才用死来结束活着的痛苦。如果人们知道不管多久,这种痛苦终究会结束,黑暗有尽头。我相信大部分人都会心怀希望地抗争下去。 我莽撞地拿自己的生命赌了一把,幸运的在医生们的帮助下赌赢了。 如今走过那一劫,非常庆幸自己等了,才得以在今天有机会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为未来努力。 最后还有一个小小心愿,希望有朝一日能帮助更多的人。 ... Miss Williame
And then the anxiety set in. If you told me that I'd have to be depressed for the next month, I would say, "As long I know it'll be over in November, I can do it." But if you said to me, "You have to have acute anxiety for the next month," I would rather slit my wrist than go through it. It was the feeling all the time like that feeling you have if you're walking and you slip or trip and the ground is rushing up at you, but instead of lasting half a second, the way that does, it lasted for six months. It's a sensation of being afraid all the time but not even knowing what it is that you're afraid of. And it was at that point that I began to think that it was just too painful to be alive, and that the only reason not to kill oneself was so as not to hurt other peop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