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图可见,抑郁症可以由很多原因引起,比如家族病史,遗传因素,童年影音,家庭教育,成长环境,人生变故,身体因素,疾病,生产,药物酒精滥用,甚至环境因素,季节变换,水土不服等等等等。这些都可以归纳成为客观原因因,充分说明了抑郁症的客观存在性。比如,家庭病史可能会让你获得抑郁症的风险比别人高出10倍;敏感得性格让你更容易被伤害。这些都是真实存在的,而你对此无能为力。疾病,体弱,会让人缺乏能量导致暂时的焦虑和抑郁情绪。同时,长期的抑郁或者焦虑,会消耗身体里的化学物质和能量,甚至影响身体健康;反过来,又会加重抑郁病情。这也是为什么,抑郁症需要药物治疗的原因。可是,抑郁症却并不是我们从外界直接被动获得的,而是主观获得的。在此我更愿意把抑郁症比作一种习惯,一种自卑,自责,完美主义,自我怀疑等等不良应激反应的习惯。别误会,这种习惯并不是某个人由于自身素质问题而生出的三观问题,而恰恰是一种根据个人经历而产生的,非常原始自然“合理”的,符合“事实”的直觉/环境认知/自我总结。然而由于个体经历局限,认知局限,你所认为的”事实“经常会与实际事实,与或者别人眼中看到的你的事实,或者与对解决问题有利的事实之间,有相当的偏差。这也就是我所理解的人的局限。举个例子,一个从小被父亲当男孩奚落,母亲又常年在外留学的女孩子。她头发长过虱子,衣服常年脏兮兮,没有玩过洋娃娃,没有穿过裙子,没有在外面流过泪。青春期发育时,这个女孩子发育早个子又比当地男生高大,从小被人嘲笑。很长一段时间,她都非常羡慕干干净净穿着可爱颜色的衣服,梳子各色发型,个子娇小的女孩子,梨花带雨,楚楚可怜。后来,她变成了一个非常怕自己没有女人味的青年,总是害怕自己成为傻大个或者女汉子。再后来她交往了一个几年后由于异地劈腿,而让她之后独自痛苦了五年的初恋,初恋曾表示过喜爱铅笔腿类型的女孩而她不是。就像很多鸡汤文一样顺理成章的,女孩几个月不怎么吃饭狂运动变成了竹根女。很多年后,即使女孩最后变成一个高挑而明理的女人。可是明明处于偏低的正常体重, 却依然变态地执著于变瘦变小鸟依人而感觉自己可以获得更多的安全感。不在乎脸,不在乎妆容,不在乎身高不在乎一切,只是很容易因为胖瘦而没有自信。女孩脑中关于美丽和女人味的事实,和大多数人眼中的现实已经产生了差别。过度放大胖瘦在生活中的重要程度,因为这是她早年人生中所有不安全感的心理暗示来源。好了各位看官,这个例子就是本人系列。但我可以肯定,我这样的例子并不稀有,EATING DISORDER又是一个大写的大众病。说回来,通过以上例子,我想说的是,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牛角尖”,我们看到的事实,和真实的事实,多多少少是有差距的。我看到的镜子中的我自己,loser,恶心,没有女人味,这是我认识的自己,我认为的事实。而真实的事实可能又是另外一番景象。当各种事件发生时,我们会产生这种错误的,有偏差不必要的认知和结论;从而使自己反复确认错误的事实,陷入不必要的抑郁焦虑情绪中,迷失了解决问题的方向。所以在造成抑郁症的诸多原因之中,我认为,纠正这种错误认知的思维训练是最重要的。也是除了吃药以外,我们唯一可以调节的地方。其实这就是我们常说的认识世界,认识自己,坦然面对,修炼心性。而这个课题,每一个人都会遇到,如果抑郁这烂透的一段人生是你精神修炼的契机,我觉得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有一个特别特别关键的问题每个抑郁症患者都得遇到的,那就是抑郁症是不是自己的问题,是不是自己思想心态的问题。这个问题,也许医生和旁人可以很明确的回答说不是,这是抑郁症。每个深陷抑郁症的人都会很在意这个问题,包括我,我们都希望不是自己的问题(虽然又如上段所说的觉得是自己的问题才抑郁)。抑郁症,他当然是一个病,一般是抑郁久了身体里面缺乏让人有精力的化学因素(不懂不过类似)所以做什么都有气无力,表现得懒惰,厌世,什么也不做。这是有科学根据的病,病人不容易控制自己,严重了更有自杀或者幻觉等各种更加显而易见的症状。然而归根结底,抑郁这个状态,他是自我的因素,用俗话不负责任的话来说就是自我主观想不开导致的,所以是可以调节的,也就是为什么抑郁症是可以恢复的原因。然而,你千万不能给一个抑郁症的患者说你抑郁是你自己想不开,是懒惰,因为这不是事实。事实是想不开也分主观想不开和客观想不开,懒惰也分主动懒惰但是很爽每天开心得要死,和不愿意懒惰在抑郁期间每天无法集中精神,从而认为自己懒惰从而而更加憎恨自己。这会把他们推向万丈深渊,而且这也不是真的。抑郁症患者的他们的主观想不开,是由于各种客观原因导致的,这些因素可能包括遗传,生性敏感,人生变故,失恋,父母离婚,小的时候亲情缺失成长有隐患,遇人不淑工作出现重大阻碍,人生观崩塌等等等等。易宇恒的“无所事事,卧床不起,活着失眠不睡无法集中注意力等等”懒惰“的症状,是因为病情想不开,加上身体确实化学物质所造成的。
由于不了解你女朋友的具体情况,我不好给出意见。从你的另外一个帖子里,我能够感到你对她的关心、你的焦急,但是我也想提醒你,想要关心抑郁症患者的家属,首先要学会关心自己。一个人可以轻易学会不在乎,但学会在乎,却需要付出千百倍的勇气和努力。我的女朋友在陪伴我的时候,自己也经历了不少痛苦。她后来通过咨询心理医生应该怎么照顾我,来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我想告诉你的是,你要对抑郁症有所准备(教育自己,学习一些这方面的知识),即使你是一个很乐观和活泼的人。陪伴抑郁症患者很消耗人的能量。我给你推荐两个专业团队的回答。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4853415 这个问题中 ID为“简单心理”的回答,这里面你可以读到一些故事(有些故事比较恐怖,你不必被吓到,结合你自己的情况考虑,你女友未必那么严重);Knowyourself这个团队写的http://www.toutiao.com/i6402008917009760769/ “因为爱你,我想陪着你不快乐|研究:抑郁会在伴侣间传染” 。你能来问这个问题,说明你充满了爱心,我为你点赞!祝你女友能走出这段阴霾。

如图可见,抑郁症可以由很多原因引起,比如家族病史,遗传因素,童年影音,家庭教育,成长环境,人生变故,身体因素,疾病,生产,药物酒精滥用,甚至环境因素,季节变换,水土不服等等等等。这些都可以归纳成为客观原因因,充分说明了抑郁症的客观存在性。比如,家庭病史可能会让你获得抑郁症的风险比别人高出10倍;敏感得性格让你更容易被伤害。这些都是真实存在的,而你对此无能为力。疾病,体弱,会让人缺乏能量导致暂时的焦虑和抑郁情绪。同时,长期的抑郁或者焦虑,会消耗身体里的化学物质和能量,甚至影响身体健康;反过来,又会加重抑郁病情。这也是为什么,抑郁症需要药物治疗的原因。可是,抑郁症却并不是我们从外界直接被动获得的,而是主观获得的。在此我更愿意把抑郁症比作一种习惯,一种自卑,自责,完美主义,自我怀疑等等不良应激反应的习惯。别误会,这种习惯并不是某个人由于自身素质问题而生出的三观问题,而恰恰是一种根据个人经历而产生的,非常原始自然“合理”的,符合“事实”的直觉/环境认知/自我总结。然而由于个体经历局限,认知局限,你所认为的”事实“经常会与实际事实,与或者别人眼中看到的你的事实,或者与对解决问题有利的事实之间,有相当的偏差。这也就是我所理解的人的局限。举个例子,一个从小被父亲当男孩奚落,母亲又常年在外留学的女孩子。她头发长过虱子,衣服常年脏兮兮,没有玩过洋娃娃,没有穿过裙子,没有在外面流过泪。青春期发育时,这个女孩子发育早个子又比当地男生高大,从小被人嘲笑。很长一段时间,她都非常羡慕干干净净穿着可爱颜色的衣服,梳子各色发型,个子娇小的女孩子,梨花带雨,楚楚可怜。后来,她变成了一个非常怕自己没有女人味的青年,总是害怕自己成为傻大个或者女汉子。再后来她交往了一个几年后由于异地劈腿,而让她之后独自痛苦了五年的初恋,初恋曾表示过喜爱铅笔腿类型的女孩而她不是。就像很多鸡汤文一样顺理成章的,女孩几个月不怎么吃饭狂运动变成了竹根女。很多年后,即使女孩最后变成一个高挑而明理的女人。可是明明处于偏低的正常体重, 却依然变态地执著于变瘦变小鸟依人而感觉自己可以获得更多的安全感。不在乎脸,不在乎妆容,不在乎身高不在乎一切,只是很容易因为胖瘦而没有自信。女孩脑中关于美丽和女人味的事实,和大多数人眼中的现实已经产生了差别。过度放大胖瘦在生活中的重要程度,因为这是她早年人生中所有不安全感的心理暗示来源。好了各位看官,这个例子就是本人系列。但我可以肯定,我这样的例子并不稀有,EATING DISORDER又是一个大写的大众病。说回来,通过以上例子,我想说的是,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牛角尖”,我们看到的事实,和真实的事实,多多少少是有差距的。我看到的镜子中的我自己,loser,恶心,没有女人味,这是我认识的自己,我认为的事实。而真实的事实可能又是另外一番景象。当各种事件发生时,我们会产生这种错误的,有偏差不必要的认知和结论;从而使自己反复确认错误的事实,陷入不必要的抑郁焦虑情绪中,迷失了解决问题的方向。所以在造成抑郁症的诸多原因之中,我认为,纠正这种错误认知的思维训练是最重要的。也是除了吃药以外,我们唯一可以调节的地方。其实这就是我们常说的认识世界,认识自己,坦然面对,修炼心性。而这个课题,每一个人都会遇到,如果抑郁这烂透的一段人生是你精神修炼的契机,我觉得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经颅磁刺激技术(transcranial magnetic stimulation,TMS)即以磁信号刺激颅脑神经方式达到神经功能改善目的。TMS在1985应用于临床治疗,随着技术的发展与革新,出现具有连续可调功能的重复TMS(repetitive transcranial magnetic stimulation,rTMS),并在临床精神病、神经疾病及康复领域获得越来越多的认可。低频和高频rTMS均能有效治疗抑郁症,二者效果相当,但前者耐受性更好,适应人群更广泛,故目前抑郁症治疗中主要采用低频rTMS。2016年美国临床经颅刺激学会发布的TMS治疗重度抑郁症共识[22]指出,每日左前额TMS治疗急性期抑郁症患者安全有效。该共识认为,对于临床诊断符合DSM-5定义的抑郁症,单次发作或复发性抑郁症、抗抑郁症药物治疗效果不佳或不耐受的患者,应考虑单独或合并TMS治疗。TMS在急性期及急性期后治疗中均有良好效果,并且急性期后持续TMS治疗可降低抑郁症复发风险。
焦虑症、抑郁症的治疗,目前国内外采用以下药物:l)三环和四环类抗抑郁 剂:三环类:米帕明、地昔帕明、阿米替林、去曱替林、曲米帕明、多塞平 等;四环类:马普替林等。其机理是通过阻断5-HT和NE再摄入各自的神 经末梢,从而发挥其抗抑郁作用。但三环和四环类抗抑郁剂存在的副作用是 1、心血管作用(心跳加速,体位性低血压),2、抗胆碱作用(视力模糊,口干, 窦性心动过速,便秘,尿潴留),3、抗组胺作用(镇静和体重增加)。2)单胺 氧化酶(MAO)抑制剂:非选择性MAO抑制剂:苯乙肼、异卡波肼、反苯环 丙胺;A型MAO抑制剂:吗氯贝胺和溴法罗明。其机理:通过抑制MAO, 提高神经系统内单胺含量,从而发挥其抗抑郁作用。这类药物的副作用是: 导致肝毒性和酪胺高敏感性。3)选择性5-羟色胺重吸收抑制剂(SSRI):药物: 氟西汀、帕罗西汀、舍曲林、氟伏沙明等。机理:通过选择性阻断5-羟色胺 的摄取而发挥作用。副作用:恶心、呕吐或食欲减退。4)非典型抗抑郁药: 5-HT受体拮抗及5-HT重吸收抑制剂曲唑酮,NE及DA重吸收抑制剂安 非他酮和奈法唑酮,5-HT及NE重吸收抑制剂文拉法辛。从上述指出的药 物所存在的缺点:主要是副作用大、疗效不理想、价格昂贵,患者依从性差 而制约了临床应用。
得知我得的是焦虑症之后,我开始回忆自己这差不多两年来的种种表现。我发现,过去的两年来,只有24岁的我,活得像一个七八十岁的老人。我抗拒社交,总是无精打采,全身乏力,从一楼走到4楼中途都要停下来休息一下,说话说多一些就上气不接下气,站几分钟就得找地方靠着。买一堆党参枸杞红枣,甚至当归来泡水喝,一天不喝就觉得自己会突然晕过去。晚上入睡之前,身体总会不停地震颤。半夜会突然胸闷惊醒,就像被谁捂着鼻子和嘴巴透不过气来一样。那段时间,我一直在担心自己会突然死掉。我常常回想自己二十几年的人生,到底做了些什么?常常想起自己以前做错的事情,然后心情会突然跌入低谷,每天下班,或者周末休息的时候,我都是一个人关在房间里坐在书桌前发呆,或者看书。一整天几乎都不说话。我开始失去食欲,肚子饿了也不想吃东西。吃饭吃到一半会突然胸闷。
The link to this web site does not imply an endorsement of, affiliation or association of any kind with this web site or the third party responsible for it the Company, its affiliates and related companies. In addition, the Company is not responsible for this web site or the information contained or collected therein. Use of this web site is entirely at your own risk and subject to its terms and conditions of use including use of Personal Information. You may not create links from other web sites to this Site without the prior permission of the Company.
很多正在经历抑郁症的人,并非不知道自己正在经历什么,并非对自己的感受缺乏自知。但是他们缺乏的是应对抑郁症的经验,也就是说即便是觉察到了自己正在经历的困境,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我在第一次出现抑郁症状的时候,对抑郁症是一无所知的。那是2005年,那时候我刚上大一。抑郁症这个概念开始在中文媒体上受到广泛的关注,我个人感觉,是在张国荣自杀之后。张国荣去世之前很少有人知道还有抑郁症这回事。他自杀是在2003年,而2005年我对抑郁症仍然知之甚少。直到今日,很多人对于抑郁症是怎么回事也只是了解皮毛。何况,这本来就不是什么轻松的话题,若不是亲朋挚友间有亲历的人,恐怕一般人也不会有兴趣了解。但是现在的时代毕竟不同于12年前。今天我们使用手机上网、使用各种社交媒体来快速了解信息。我的母亲跟我说,她是在电视节目里看到一个专家讲解抑郁症,才终于对我的感受有了一些了解。2005年的时候,我休学在家,她每天看到就鼓励我说,“要开心一点,你看我过得多开心,你也可以开心起来的”。现在,她会说,她依然无法理解我的感受,但是至少她知道了什么样的话说了是没用的。
张老师您好!我是刚刚读完渡过1的一名普通读者,因为我的一个朋友刚刚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所以特别想了解精神类疾病和各种情况,尤其是如何治疗。读了您的书收获颇丰,只是对于朋友在医院的诊断还是有些疑虑,想请教您。 症状:注意力不集中,上课会游离,能听到别人(认识但不熟悉)说她的坏话(幻听),尤其是在安静的时候,看到别人聊天总觉得是在说自己,感觉不自在,总感觉有人在监视自己,在家里感觉不安全,在朋友家里待过半天觉得挺舒服。最近一直闹着说要转学,这样到了陌生的学校,同学就不会说她的坏话了,经常对家长提一些比较高的要求,比如买车、换大房子等等。有过一次轻生的念头,觉得每天被人监视的生活太累了,想结束痛苦的生活。(她还是个学生,一直以来较为内向,学习成绩较好,父亲长期不在家里,母亲对她学习要求严格) 通过网上查询和学习您的著作,感觉她的症状更像抑郁症,而不是精神分裂症。我也是担心医院误诊,造成耽误后期治疗的不良后果,请您答疑解惑,谢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