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由两种非常有效的化合物组成的合剂。三氟噻吨是一种神经阻滞剂,根据不同剂量具有不同药理作用。大剂量的三氟噻吨主要拮抗突触后膜的多巴胺受体,降低多巴胺能活性 ;而小剂量三氟噻吨主要作用于突触前膜多巴胺自身调节受体(D2受体),促进多巴胺的合成和释放,使突触间隙中多巴胺的含量增加,而发挥抗焦虑和抗抑郁作用。四甲蒽丙胺是一种双相抗抑郁剂,可以抑制突触前膜对去甲肾上腺素及5-羟色胺的再摄取作用,提高了突触间隙的单胺类递质的含量。两种成分的合剂具有协同的调整中枢神经系统的功能,抗抑郁、抗焦虑和兴奋特性。另一方面,本药中的四甲蒽丙胺可以对抗大剂量时三氟噻吨可能产生的锥体外系症状。三氟噻吨和四甲蒽丙胺相互拮抗的结果使本药的抗胆碱能作用较四甲蒽丙胺弱。本药对上述中枢神经递质的影响,临床上也相应表现为两种成分在治疗作用方面的协同效应和副作用的拮抗效应。此外,体内及体外试验表明,本药对组胺受体有一定的拮抗作用。并且还具有镇痛、抗惊厥作用,但无抗精神病作用。
Patients with chronic depression (CD) by definition respond less well to standard forms of psychotherapy, so they are more likely to be high utilizers of psychiatric resources. Therefore, the aim of this guidance paper is to provide a comprehensive overview of current psychotherapy for CD. The evidence of efficacy is critically reviewed and recommendations for clinical applications and research are given. We performed a systematic literature search to identify studies on psychotherapy in CD, evaluated the retrieved documents and developed evidence tables and recommendations through a consensus process among experts and stakeholders. We developed 5 recommendations which may help providers to select psychotherapeutic treatment options for this patient group. The EPA considers both psychotherapy and pharmacotherapy to be effective in CD and recommends both approaches. The best effect is achieved by combined treatment with psychotherapy and pharmacotherapy, which should therefore be the treatment of choice. The EPA recommends psychotherapy with an interpersonal focus (e.g. the Cognitive Behavioural Analysis System of Psychotherapy [CBASP]) for the treatment of CD and a personalized approach based on the patient's preferences. The DSM-5 nomenclature of persistent depressive disorder (PDD), which includes CD subtypes, has been an important step towards a more differentiated treatment and understanding of these complex affective disorders. Apart from dysthymia, ICD-10 still does not provide a separate entity for a chronic course of depression. The differences between patients with acute episodic depression and those with CD need to be considered in the planning of treatment. Specific psychotherapeutic treatment options are recommended for patients with CD. Patients with chronic forms of depression should be offered tailored psychotherapeutic treatments that address their specific needs and deficits. Combination treatment with psychotherapy and pharmacotherapy is the first-line treatment recommended for CD. More research is needed to develop more effective treatments for CD, especially in the longer term, and to identify which patients benefit from which treatment algorithm.
4.1.3 维持期 抑郁症具有高复发性,尤其是≥3次抑郁发作及慢性抑郁患者,多个指南明确提出应该继续进行维持期治疗。如合并抑郁症家族史、起病早、症状残存、持续应激等危险因素时,需考虑进行维持治疗。WHO建议对单次发作、症状轻、间歇期长(≥5年)者,一般可不维持治疗,但也有较多专家认为首次抑郁症发作也应维持6~8个月的治疗[9]。维持治疗的时间长短各指南论述不一,差异较大,应根据患者的综合情况个体化考虑。一般倾向至少持续2~3年,多次复发者主张长期维持治疗。维持治疗期间应定期进行病情及疗效评估,关注早期复发征象,监测药物不良反应。长期维持治疗,如病情稳定,各方面评估良好者,可考虑缓慢减药直至停药。减药期间应加强监测,一旦发现早期复发征象,应立即恢复原先治疗剂量。国内外多个指南推荐,维持期建议加强心理治疗,如认知行为治疗、团体自助模式等,纠正错误的观点及认知,建立积极的自助、社交心态,可有效降低抑郁症复发率,改善疾病预后。
This practice parameter describes the epidemiology, clinical picture, differential diagnosis, course, risk factors, and pharmacological and psychotherapy treatments of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with major depressive or dysthymic disorders. Side effects of the antidepressants, particularly the risk of suicidal ideation and behaviors are discussed. Recommendations regarding the assessment and the acute, continuation, and maintenance treatment of these disorders are based on the existent scientific evidence as well as the current clinical practice.
This practice parameter describes the epidemiology, clinical picture, differential diagnosis, course, risk factors, and pharmacological and psychotherapy treatments of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with major depressive or dysthymic disorders. Side effects of the antidepressants, particularly the risk of suicidal ideation and behaviors are discussed. Recommendations regarding the assessment and the acute, continuation, and maintenance treatment of these disorders are based on the existent scientific evidence as well as the current clinical practice.
从上一段关于概念和种类的介绍,大家是否可以大概判断出自己或关注的人有无患有抑郁症呢?如果你不能确定,请找到权威网站做抑郁测试(这样的测试到处都有,在这我只给出一个英国医疗部的一个官方网站,Depression self-assessment) 。测试的结果应该以可以让你判断出是否有抑郁症、症状类型、持续时间及严重程度为标准。这样的测试,一般都需要本人去填写完成。在这里担心患者的朋友可以与患者商量得到允许后,同患者一起做测试以了解他们的真实情况。(切忌勉强对方)。我们都知道,抑郁症可以从轻度的情绪低落烦闷到中度的感到疲倦焦虑,身体机能紊乱等到重度的慢性无好转、自残自杀。为了避免减缓病情恶化,即时准确地对抑郁症的测试判断非常重要,有条件的朋友请一定前往权威医院就诊。这时,担心患者的朋友们可以试图劝说初次患病/疑似抑郁症却并不承认自己有抑郁症的朋友不要讳疾忌医,正确地对待疾病知识,是科学和逻辑的思考方式。这种正视问题解决问题的态度,是一种难得的人生智慧,也是治疗抑郁症的终极手段。一旦确诊后,根据自身情况,可以选择吃药,心理咨询,自我训练,或者参加群体讨论。
最近忙着写论文,这个贴就被我这么晾着了。还有两个月我就完成大作啦,继续努力~@@!最为偷懒, 最近忙着写论文,这个贴就被我这么晾着了。还有两个月我就完成大作啦,继续努力~@@!最为偷懒,就转自己以前写过的吧。 我发现我的一篇日记总是有人收藏,尤其是最近,平均每几天就有一个人收藏,后台总是给我发来通知。 那就说明这篇帖子的内容是被人需要的,有人在搜索着。 沉默,是会呼吸的痛。我能想象到,在屏幕的那一边,有一个人正在经历着精神上的痛苦,他/她想尽力地帮助自己,不放弃一丝希望。他/她虽什么也没说,但每一天的生活都是真实地痛苦着。 我希望这个帖子能帮助有需要的人好起来。 我相信你能最终好起来。因为至少还有我这样的人,还有很多专业的人士,愿意帮助你。去认识他们,去寻求帮助,你并不孤独。 《长期抑郁该如何治疗?如何预防抑郁症复发?》 https://www.douban.com/note/576926663/ ... aizzibleoK
ECT亦称电抽搐治疗,拟短时间内适量电流通过患者头部致全身抽搐,而达到治疗疾病目的的一种有效疗法。自1930年问世,ECT拟人工诱导癫痫发作的方法来改善精神分裂症的症状,却在治疗实践中被发现对抑郁症状有明显改善作用。随着技术的发展与成熟,近年来又出现附加简单麻醉和应用肌肉松弛剂的改良ECT(无抽搐ECT),使得治疗更为安全和可接受。ECT具有起效快、效果好等优点,多个临床治疗指南推荐其作为严重抑郁症紧急情况下(如高危自杀风险、极度痛苦、流体摄入不足)的治疗首选[8-9,12-14]。需注意,ECT可能存在一定的脑血管意外、认知功能损害等风险,故治疗前应充分评估风险收益,且治疗后应继续进行抗抑郁症药物治疗,以降低复发风险。ECT治疗抑郁症机制仍待进一步研究,其机制可能涉及激活GABA通路、突触重塑、减少谷氨酸、上调NMDA-NR2B表达等[21]。
(到底敏感词都是啥啊。。。) 在我没有意识到抑郁症控制我思想的时候(下面会详细讲),我曾经 (到底敏感词都是啥啊。。。) 在我没有意识到抑郁症控制我思想的时候(下面会详细讲),我曾经跟我的心理医生这样说过,我不会告诉你我的计划,我的计划是我寻求 解 脱的最后手段,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为什么让你去破坏它?我来找你不是为了不死,如果只是不死的话,你把我一直绑? 着就好了,我找你是求你让我不痛苦。治标 不治本没有用。这样的痛苦换谁也难活下去。。。 关于抑郁症控制 思想。因为关注这一块,所以我从一开始就知道抑郁症是疾病,也及时意识到自己状态不对果断去就医,但当时我不知道的是,它会对我的想法造成影响。它让我感觉我永远走不出去。一时的痛苦不可怕,无尽的痛苦才最可怕,没有希望才最可怕。如果一个人觉得自己再怎么做都是徒劳,就会很容易地放弃努力放弃挣扎了。 很多心理医生都会对患者说这样一句话: 你的感觉不等于事实。 你的感觉不等于事实。 你的感觉不等于事实。 对于抑郁症患者,这一点请一定记住。当你觉得永无 天日的时候,提醒自己,这是抑郁症在作怪,是它在撒谎。 我的心理医生一直跟我讲,这些痛苦都是暂时的,她说哪怕现在就像在隧道里,你要相信你能走出去。于是我赌了一把。我当时对自己说,我再给自己一年的时间,如果再没有任何转变,我就用我自己的办法结束痛苦。现在回过头来看,这其实是一个非常冒险的做法,因为即使医生们相信抑郁症可治愈,但因为每个人不一样,没有人知道抑郁症多久能痊愈,即便是有疗效也没有人知道疗效会不会立竿见影,也许很快,也许要很久。多年也是有可能的。 再一个就是关于药物治疗有没有用。我的体会是药物对重症治疗比中度或轻微抑郁治疗的效果快得多。但关键是找对药。我觉得自己无比幸运,遇到了一个经验丰富的心理医生,心理医生又给推荐了一个非常负责的精神科医生。在剂量和选药上医生都无比谨慎,我前后试了很多种才找到了适合自己的一种。 还是那句话,没人是为了死而死的。很多人是没有办法了才用死来结束活着的痛苦。如果人们知道不管多久,这种痛苦终究会结束,黑暗有尽头。我相信大部分人都会心怀希望地抗争下去。 我莽撞地拿自己的生命赌了一把,幸运的在医生们的帮助下赌赢了。 如今走过那一劫,非常庆幸自己等了,才得以在今天有机会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为未来努力。 最后还有一个小小心愿,希望有朝一日能帮助更多的人。 ... Miss Williame

根据目前国内外抑郁症药物治疗指南,一般推荐SSRIs、SNRIs、NaSSAs等新一代抗抑郁症药作为首选药物。在我国部分地区,由于经济限制,TCAs如阿米替林、氯米帕明、麦普替林等仍作为一线治疗药物[9]。抗抑郁症药物具有不同的作用机制及不良反应,对每个人的治疗应答也不尽相同,合理选择与应用药物尤为重要。英国精神药理协会(British Association for Psychopharmacology,BAP)对目前一线抗抑郁症药物治疗疗效进行进一步文献荟萃分析,在其更新的循证医学指南 [11] 中指出,相比于SSRIs,双通道阻断药SNRIs(如文拉法辛)可能具有更高的特异性及更好的疗效;而在SSRIs中,艾司西酞普兰的疗效可能优于其他SSRIs;综合考虑治疗应答率、疗效、耐受性等因素时,选择舍曲林及艾司西酞普兰可能治疗效果最佳。


抗抑郁药物在治疗患有重度抑郁症或者更严重的成人中有很明显的效果(药物反应率为48%-50%,比安慰剂30-32%高出接近20个百分点)。另外也有部分研究发现结合多种抗抑郁药物,或者在早期增大SSRIs用量的话,疗效可能更好。而对于年龄65岁或者更老的患者,药物疗效的反应率与安慰剂的对比差异就没有那么大了。对于年龄小于13岁的小孩,药物和安慰剂的差异很小,并不显著。抑郁症同样对那些患有生理疾病的抑郁患者有效,但是在患有内科疾病(比如高血压,关节炎,肝炎)的患者中疗效较差。对于安慰剂效应,病情越重的抑郁症和忧郁症中安慰剂效应较小,反之,程度较轻,时间较短并且由之前的生活事件所引发的话抑郁症则安慰剂效应较大。当然,有很多研究争论说药物只在病症严重的患者中才有效果,其实并不是这样,虽然药物在程度严重的患者中效果更好,但是在程度较轻的患者中仍然有明显的医疗效果,而且值得注意的是即使不是精神类药物而是我们日常用的药物,它们的安慰剂与药效的对比其实也是相似的数据,只是我们大众和媒体平时过于关注精神类药物才导致我们觉得精神类药物效果差副作用大(这方面我之前的回答链接里有提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