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第一次接触抑郁量表这个事物也是在2005年。我的班级辅导员带我去精神卫生中心做诊断。从我们的学校到这个地方要做很长一段的地铁。在去程上,辅导员一直在安慰我,说学业压力大不要紧的,这学期少修点课不就可以了吗?等我到达精神卫生中心以后,我记得我在电脑前面做了很多选择题,之后跟医生聊了聊。我的辅导员得到了我的诊断报告,但是她没有告诉我具体信息,只说没什么大碍。回程的路上,她却沉默地一句话都不再跟我说。回到学校之后,她再也不跟我联系,而我的情况却在一天天恶化。她去带我做诊断是应我父亲的要求,她好似仅把这当成是一个任务去完成。后来我办理休学,她也没有帮一点忙。我回忆这段经历的时候,认为她是有失职的。但是随着时间推移,我在情理上原谅了她。我们学校的本科生辅导员是由本校直升硕士一年级新生担任的。我刚刚步入大学校园,对于她,新生活何尝不是也刚刚展开。也许她想的只是怎么完成好组织任务并且自己顺利毕业。让一个对抑郁症没有了解的跟自己非亲非故的人做到更多实在是难为她了。但从学校管理的角度上讲,她没有照顾好她的学生,是失职的。我们的学校,应该给予本科生的辅导员一些心理咨询辅导,让他们具备一些基本的心理健康常识,以便服务他们的学生。后来我的同班同学中也有人在毕业后直升本校硕士研究生,并且担任本科生的辅导员。在我们聚会时,他们有人提到,在连续几届的学生中都有人有抑郁症,其中一届有一个学生在宿舍里上吊自杀。当我听到这样的故事时,心中一声叹息。

后来,换了工作之后,症状更加严重。我开始常常拉扯自己额前的头发,是情不自禁地抓着头发往上拉,因为我几乎每天都头晕,而且持续的时间越来越长,到最后,每天只要醒着就会头晕,拉扯头发可以让我稍微清醒一些。头晕最严重的时候,走路都需要扶着墙。每天都是没睡醒的状态,刚从床上起来,刷牙的时候就可以闭着眼睛睡着。在办公室也是强忍着不打瞌睡,实在忍不住了,就跑厕所洗个脸,或者干脆在隔间里睡一会。工作总是无法好好完成,一遇到稍微有点麻烦的事情就开始烦躁不安,只能草草做完了事。还有,总是坐不稳站不安。坐着一段时间之后就开始想往地上蹲,控制不住地想往地上坐。只能用臀部上部接近尾龙骨的部分支撑在椅子上坐着,只有这样我才能坐得久一点。站着的时候必须找东西靠着,有时候靠墙上,有时候靠着桌子,否则就会开始烦躁不安,感觉自己马上就会晕过去或者突然猝死一样。另外,我还特别怕吵闹,如果身边的人说话稍微大声一些,就会觉得很烦躁,很想逃离出去。感觉所有的噪声在拼命地往我脑子里钻。那段时间我非常抵触跟别人交谈,不必要的社交也都尽可能推掉,甚至上司请吃饭我都不想去。我开始越来越少说话,因为说多了会累,气接不上(这再次让我怀疑我肾虚)。因此,一整天,如非必要,我绝不开口说话。对于刚换了新工作的我来说,这等于是将自己与所有同事都隔绝开了。因此,每天一上班,我就觉得周围的气氛异常的压抑,大家都很陌生,即使我已经在那里上班超过两个月了,可是,依然无法跟身边的同事好好交流。上班成了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焦虑症、抑郁症的治疗,目前国内外采用以下药物:l)三环和四环类抗抑郁 剂:三环类:米帕明、地昔帕明、阿米替林、去曱替林、曲米帕明、多塞平 等;四环类:马普替林等。其机理是通过阻断5-HT和NE再摄入各自的神 经末梢,从而发挥其抗抑郁作用。但三环和四环类抗抑郁剂存在的副作用是 1、心血管作用(心跳加速,体位性低血压),2、抗胆碱作用(视力模糊,口干, 窦性心动过速,便秘,尿潴留),3、抗组胺作用(镇静和体重增加)。2)单胺 氧化酶(MAO)抑制剂:非选择性MAO抑制剂:苯乙肼、异卡波肼、反苯环 丙胺;A型MAO抑制剂:吗氯贝胺和溴法罗明。其机理:通过抑制MAO, 提高神经系统内单胺含量,从而发挥其抗抑郁作用。这类药物的副作用是: 导致肝毒性和酪胺高敏感性。3)选择性5-羟色胺重吸收抑制剂(SSRI):药物: 氟西汀、帕罗西汀、舍曲林、氟伏沙明等。机理:通过选择性阻断5-羟色胺 的摄取而发挥作用。副作用:恶心、呕吐或食欲减退。4)非典型抗抑郁药: 5-HT受体拮抗及5-HT重吸收抑制剂曲唑酮,NE及DA重吸收抑制剂安 非他酮和奈法唑酮,5-HT及NE重吸收抑制剂文拉法辛。从上述指出的药 物所存在的缺点:主要是副作用大、疗效不理想、价格昂贵,患者依从性差 而制约了临床应用。
抑郁症以往被划分为情感性精神病、其它类型的疾病均被划分为神经 症。抑郁症是一种持久的心境低落状态,常伴有焦虑、躯体不适感和睡眠障 碍,患者有治疗要求,而无明显的运动障碍、以及幻觉、幻想、思维和行为 紊乱等精神特征,生活能力无明显影响;神经症是一組表现心情抑郁、烦恼、 紧张、恐怖、疑病、强迫症状、分离和转换症状等,除意症表现为短的发作 性症状外, 一般病程迁延可达数年或数十年,可分为恐怖性神经症、焦虑性 神经症、强迫性神经症、抑郁性神经症、癔症、疑病性神经症、神经哀弱、 其它神经症(人格解体神经症、躯体化障碍、职业性如书写痉挛)等。依据中 医理论,抑郁症、焦虑症统称为精神和心理障碍性疾病,是由于植物神经功 能紊乱而导致心境低落、焦虑、失眠多梦,幻觉、妄想、思维和行为紊乱等 精神病特征。中医认为这些症状是因情志不遂,忧思悲怒,起居不慎,饮食 不节而造成。西医治疗多采取化学药物治疗,其疗效不稳定,副作用大;而中药以其毒性小,长期服用安全,越来越多的被人们认识用于治疗精神方面 的疾病。
后来,换了工作之后,症状更加严重。我开始常常拉扯自己额前的头发,是情不自禁地抓着头发往上拉,因为我几乎每天都头晕,而且持续的时间越来越长,到最后,每天只要醒着就会头晕,拉扯头发可以让我稍微清醒一些。头晕最严重的时候,走路都需要扶着墙。每天都是没睡醒的状态,刚从床上起来,刷牙的时候就可以闭着眼睛睡着。在办公室也是强忍着不打瞌睡,实在忍不住了,就跑厕所洗个脸,或者干脆在隔间里睡一会。工作总是无法好好完成,一遇到稍微有点麻烦的事情就开始烦躁不安,只能草草做完了事。还有,总是坐不稳站不安。坐着一段时间之后就开始想往地上蹲,控制不住地想往地上坐。只能用臀部上部接近尾龙骨的部分支撑在椅子上坐着,只有这样我才能坐得久一点。站着的时候必须找东西靠着,有时候靠墙上,有时候靠着桌子,否则就会开始烦躁不安,感觉自己马上就会晕过去或者突然猝死一样。另外,我还特别怕吵闹,如果身边的人说话稍微大声一些,就会觉得很烦躁,很想逃离出去。感觉所有的噪声在拼命地往我脑子里钻。那段时间我非常抵触跟别人交谈,不必要的社交也都尽可能推掉,甚至上司请吃饭我都不想去。我开始越来越少说话,因为说多了会累,气接不上(这再次让我怀疑我肾虚)。因此,一整天,如非必要,我绝不开口说话。对于刚换了新工作的我来说,这等于是将自己与所有同事都隔绝开了。因此,每天一上班,我就觉得周围的气氛异常的压抑,大家都很陌生,即使我已经在那里上班超过两个月了,可是,依然无法跟身边的同事好好交流。上班成了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抗抑郁症药物近年来发展迅速,其品种已超过20多种。目前,除三环类(tricyclic antidepressants,TCAs)作为经典抗抑郁症药仍保留TCAs这个名称外,国内外较多按作用机制划分命名,主要包括[9]:①5-HT再摄取抑制药(selective serotonin reuptake inhibitor,SSRIs),如氟西汀、帕罗西汀、舍曲林、氟伏沙明、西酞普兰和艾司西酞普兰;②选择性5-HT及NE再摄取抑制药(selective serotonin-norepinephrine reuptake inhibitors,SNRIs),如文拉法辛、度洛西汀;③NE及特异性5-HT能抗抑郁症药(noradrenergic and specific serotonergic antidepressant,NaSSA) ,如米氮平;④NE及DA再摄取抑制药(norepinephrine-dopamine reuptake inhibitors,NDRIs),如安非他酮;⑤5-HT2A受体拮抗药及5-HT再摄取抑制药(serotonin receptor antagonists reuptake inhibitor,SARIs),如曲唑酮、奈法唑酮;⑥单胺氧化酶抑制药(monoamine oxidase inhibitors,MAOIs),如苯乙肼、环苯丙胺及新一代可逆性MAOIs吗氯贝胺。除TCAs和MAOIs作为经典的第一代抗抑郁症药,上述药物多属于新一代抗抑郁症药。
本发明胶囊剂的制作过程为:取熟地1500g,合欢花1500g,柏子仁1500g,香附1500g,柴胡1500g,山药1500g,制首乌1500g,绞股蓝1500g ,栀子1500g,党参1500g,当归1500g,生牡蛎1500g,黄芪1500g,五味子UOOg,淫羊藿1500g,酸枣仁1500g,远志1500g,黄柏15()0g,金线莲l500g,钩藤1500g,力卩10倍量乙醇,加热回流提取3次,每次2小时,将3次提取液合并,减压回收乙醇并浓缩至药液浓度为0.5g生药/mL,抽滤后,滤液的相对密度约为1.08(2(TC);上述滤液经体积为IOL的大孔吸附树脂柱,先用10倍树脂柱体积的去离子水或蒸馏水洗脱,再用5倍树脂柱体积的95%乙醇洗脱,收集乙醇洗脱液,去除乙醇溶剂,得到组份药粉;装入胶嚢制为胶嚢剂,每粒胶嚢装0.3g。可以每12粒为一板。本发明颗粒剂的制作过程为:取熟地2000g,合欢花2000g,柏子仁2000g,香附2000g,柴胡2000g,山药2000g,制首乌2000g,绞股蓝2000g ,梔子2000g,党参2000g,当归2000g,生牡蛎2000g,黄芙2000g,五味子2000g,淫羊藿2000g,酸枣仁2000g,远志2000g g,黄柏20()()g,金线莲2000g,钩藤2000g,将所述组份按配比混合,投入粉碎机粉碎成细粉,细粉过筛后放入耐酸碱浸渍锅内,在常温下,与乙醇共同浸渍20天,将浸渍好的液体及药渣进行压榨过滤,分离后取滤液,加热浓缩至糊状,放入烘箱,控制在8(TC,烘干后冷却,粉碎后加入3000g淀粉混合,制粒、干燥、整粒、分装,包装得成品,每袋4〜6g包装。

药物治疗的主要问题在于治疗之后仍然会有不少患者出现残留症状,大约有30%的病人在治疗结束之后仍然有一定程度的认知障碍,自杀几率以及复发几率。有研究发现在短期治疗下,35-50%的患者在药物治疗后康复,也有25-35%的患者在安慰剂的作用下同样康复,因此,可以推测出大约有2/3的抑郁症患者在治疗之后并没有完全康复,仍然有残留的症状。因为如此,就有很多研究探讨将最初的治疗效果最大化的方法,一个方法就是在使用抗抑郁药物的同时配套其他相关药物,比如有一个小型研究发现配合米氮平_百度百科 与氟西汀_百度百科,文拉法辛_百度百科 或安非他酮_百度百科 的效果比单一使用氟西汀_百度百科的效果要好。同时,也有研究发现在治疗初期就用大剂量的药物会有较好的反应效果,但是,这个效果并不是那么显著并且大剂量的药物会导致更严重的停药反应。另外,也有不少研究发现在药物治疗的基础上配合认知行为疗法CBT的话效果更为出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