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 one of the things that often gets lost in discussions of depression is that you know it's ridiculous. You know it's ridiculous while you're experiencing it. You know that most people manage to listen to their messages and eat lunch and organize themselves to take a shower and go out the front door and that it's not a big deal, and yet you are nonetheless in its grip and you are unable to figure out any way around it. And so I began to feel myself doing less and thinking less and feeling less. It was a kind of nullity.
目的观察抑郁大鼠电休克治疗后海马内谷氨酸含量以及N-甲基-D天门冬氨酸(NMDA)受体 的表达,探讨电休克治疗抑郁症的谷氨酸能神经机制。方法36只SD大鼠随机分为无抽搐电休克组(电休克组)、抑郁模型对照组(抑郁组)、对照组,每组12 只。前两组采用孤养加慢性不可预见性应激建立抑郁模型,建模后电休克组在丙泊酚麻醉下行无抽搐电休克治疗,隔天1次共2周。检测各组海马谷氨酸含量和海马 CA1区、CA3区NMDA受体2B亚单位(NMDA-NP,2B)的表达。结果①电休克治疗后电休克组大鼠水平移动格数、垂直竖立次数和糖水消耗量都高 于抑郁组(P〈0.01)。②电休克组大鼠海马内谷氨酸含量低于抑郁组(P〈0.01),而抑郁组高于正常组(P〈0.01)。③电休克组大鼠海马CAI 区和CA3区NMDA.NP,2B的表达量高于正常组(P〈0.05),而抑郁组低于正常组(P〈0.01)。结论无抽搐电休克治疗可抑制抑郁症模型大鼠 海马内谷氨酸含量的升高并使NMDA—NR2B的表达量上调,这可能是其抗抑郁机制之一。

声明:此回答是一名长期抑郁症患者的经验总结,原文适用于中度抑郁症及以下自救,更新适用于想要关爱身边抑郁症患者的朋友。虽然本人读过不少关于抑郁症的书(此文设计基本概念都有权威出处),参加过一些关于抑郁,焦虑,自信心的正规医疗自救培训,但目前本人没有经过任何正规系统的专业学习,答案中的任何观点都属于完全业余,严肃问题请一定寻医问诊,欢迎指正。话题经验相关:我本人因为博士转专业和实验不顺长期抑郁。我有一个非常善良温柔三观正,并陪伴我多年的男朋友(非抑郁症),感谢他的存在。鉴于有太多很爱护自己另一半的朋友问我这个问题,想要为身边患有抑郁症的朋友做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做;我觉得有必要在这里简明扼要地地说明几个问题及注意事项。又以及,鄙原文上传后的这些年获得了一些新的知识和感受,我在这里做一次更新。-20160527
And then the anxiety set in. If you told me that I'd have to be depressed for the next month, I would say, "As long I know it'll be over in November, I can do it." But if you said to me, "You have to have acute anxiety for the next month," I would rather slit my wrist than go through it. It was the feeling all the time like that feeling you have if you're walking and you slip or trip and the ground is rushing up at you, but instead of lasting half a second, the way that does, it lasted for six months. It's a sensation of being afraid all the time but not even knowing what it is that you're afraid of. And it was at that point that I began to think that it was just too painful to be alive, and that the only reason not to kill oneself was so as not to hurt other people.
(到底敏感词都是啥啊。。。) 在我没有意识到抑郁症控制我思想的时候(下面会详细讲),我曾经 (到底敏感词都是啥啊。。。) 在我没有意识到抑郁症控制我思想的时候(下面会详细讲),我曾经跟我的心理医生这样说过,我不会告诉你我的计划,我的计划是我寻求 解 脱的最后手段,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为什么让你去破坏它?我来找你不是为了不死,如果只是不死的话,你把我一直绑? 着就好了,我找你是求你让我不痛苦。治标 不治本没有用。这样的痛苦换谁也难活下去。。。 关于抑郁症控制 思想。因为关注这一块,所以我从一开始就知道抑郁症是疾病,也及时意识到自己状态不对果断去就医,但当时我不知道的是,它会对我的想法造成影响。它让我感觉我永远走不出去。一时的痛苦不可怕,无尽的痛苦才最可怕,没有希望才最可怕。如果一个人觉得自己再怎么做都是徒劳,就会很容易地放弃努力放弃挣扎了。 很多心理医生都会对患者说这样一句话: 你的感觉不等于事实。 你的感觉不等于事实。 你的感觉不等于事实。 对于抑郁症患者,这一点请一定记住。当你觉得永无 天日的时候,提醒自己,这是抑郁症在作怪,是它在撒谎。 我的心理医生一直跟我讲,这些痛苦都是暂时的,她说哪怕现在就像在隧道里,你要相信你能走出去。于是我赌了一把。我当时对自己说,我再给自己一年的时间,如果再没有任何转变,我就用我自己的办法结束痛苦。现在回过头来看,这其实是一个非常冒险的做法,因为即使医生们相信抑郁症可治愈,但因为每个人不一样,没有人知道抑郁症多久能痊愈,即便是有疗效也没有人知道疗效会不会立竿见影,也许很快,也许要很久。多年也是有可能的。 再一个就是关于药物治疗有没有用。我的体会是药物对重症治疗比中度或轻微抑郁治疗的效果快得多。但关键是找对药。我觉得自己无比幸运,遇到了一个经验丰富的心理医生,心理医生又给推荐了一个非常负责的精神科医生。在剂量和选药上医生都无比谨慎,我前后试了很多种才找到了适合自己的一种。 还是那句话,没人是为了死而死的。很多人是没有办法了才用死来结束活着的痛苦。如果人们知道不管多久,这种痛苦终究会结束,黑暗有尽头。我相信大部分人都会心怀希望地抗争下去。 我莽撞地拿自己的生命赌了一把,幸运的在医生们的帮助下赌赢了。 如今走过那一劫,非常庆幸自己等了,才得以在今天有机会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为未来努力。 最后还有一个小小心愿,希望有朝一日能帮助更多的人。 ... Miss Williame
药物治疗的主要问题在于治疗之后仍然会有不少患者出现残留症状,大约有30%的病人在治疗结束之后仍然有一定程度的认知障碍,自杀几率以及复发几率。有研究发现在短期治疗下,35-50%的患者在药物治疗后康复,也有25-35%的患者在安慰剂的作用下同样康复,因此,可以推测出大约有2/3的抑郁症患者在治疗之后并没有完全康复,仍然有残留的症状。因为如此,就有很多研究探讨将最初的治疗效果最大化的方法,一个方法就是在使用抗抑郁药物的同时配套其他相关药物,比如有一个小型研究发现配合米氮平_百度百科 与氟西汀_百度百科,文拉法辛_百度百科 或安非他酮_百度百科 的效果比单一使用氟西汀_百度百科的效果要好。同时,也有研究发现在治疗初期就用大剂量的药物会有较好的反应效果,但是,这个效果并不是那么显著并且大剂量的药物会导致更严重的停药反应。另外,也有不少研究发现在药物治疗的基础上配合认知行为疗法CBT的话效果更为出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