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颅磁刺激技术(transcranial magnetic stimulation,TMS)即以磁信号刺激颅脑神经方式达到神经功能改善目的。TMS在1985应用于临床治疗,随着技术的发展与革新,出现具有连续可调功能的重复TMS(repetitive transcranial magnetic stimulation,rTMS),并在临床精神病、神经疾病及康复领域获得越来越多的认可。低频和高频rTMS均能有效治疗抑郁症,二者效果相当,但前者耐受性更好,适应人群更广泛,故目前抑郁症治疗中主要采用低频rTMS。2016年美国临床经颅刺激学会发布的TMS治疗重度抑郁症共识[22]指出,每日左前额TMS治疗急性期抑郁症患者安全有效。该共识认为,对于临床诊断符合DSM-5定义的抑郁症,单次发作或复发性抑郁症、抗抑郁症药物治疗效果不佳或不耐受的患者,应考虑单独或合并TMS治疗。TMS在急性期及急性期后治疗中均有良好效果,并且急性期后持续TMS治疗可降低抑郁症复发风险。
這裡二十幾歲,但是和抑鬱打交道也是十幾年了。也經歷過許多不同階段,甚至對意思告訴我的“痊癒 這裡二十幾歲,但是和抑鬱打交道也是十幾年了。也經歷過許多不同階段,甚至對意思告訴我的“痊癒”抱懷疑態度。 因為自己從小也接觸了這方面,在診所的時候也閱讀過一些書,有人認為抑鬱症不是一種「痊癒」,祂更像某個階段的情緒,比如“痊癒”後遇到更大的打擊,如果心態和觀念發生變化,好像還有另外一種堅強熬過去。 也有人覺得抑鬱是沒由來的,好像沒有抑鬱的理由,但就是喪失了繼續生活的樂趣,其實我覺得許多抑鬱的人多多少少都會自求發出求救信號。 我自己而言停藥多年,時而抑鬱,已經習慣了和抑鬱做朋友,反復的掙扎麻木,反復的激奮和追求,今天可以多開心就可以有多難過。 但對自身症狀的分析,潛意識裡抗拒諮詢和吃藥,該懂的都懂,也許我腦袋裡希望自己以這種抑鬱來“放鬆自己”。 搞笑的是自己會坐樓頂邊緣來折磨自己,當改變想法回地面的時候又會有一種鬆了口氣的感覺來理解自己。計畫永遠都在變,明天要去死明天要活著,但是明天的明天也不看醫生不吃藥,醫院的表能做出別人想要的不同的結果,催眠自己藥貴諮詢費貴來逃避,又會覺得自己還繼續搞笑的活著呢。 我覺得這個症狀太複杂,沒有固定的治療方式,每個人都是不同的。有的人需要看諮詢有的人不需要,藥的作用除了帶來心裡的某些慰藉和生理的壓制,真的覺得不會有多少人喜歡吃藥,因為吃藥還會帶來一種潛意識觀「我有病」。 一些重藥對精神分裂者和重度抑鬱者會短期內有效的作用,所有人的主觀意識都是「治病先治命」,當然也祇有活著才有可能治療。大概 十年前自己吃的一些藥副作用比較大,我確實腦袋少折騰很多,身體也是。因為我昏昏沉沉,反應遲鈍,記憶力變差,身體無力疲憊,根本沒有多的精力去思考問題就算是自殘和死亡。大概是因為這種原因我對藥也產生了一種陰影,覺得它不是在救我,而是對我的症狀更大的摧殘。我時刻希望自己正常生活,又抗拒正常生活的我為什麼要吃藥,為什麼要難受,人本身就是矛盾的。 也是十幾年前我們當地的一個老師,確診中度抑鬱,大家覺得她平時是一個很積極陽光的人,在這個小城市最多覺得一個人孤僻,什麼抑鬱症大部分人沒聽說過覺得矯情。 這個老師也覺得多放鬆多走走就好了,因為她自己也不瞭解抑鬱症,其實已經產生一種自愈的情緒,而醫院這邊為了幫她好起來給她開了少量的藥,她一下子就崩潰了,沒過多久在她們居民樓八樓跳樓自殺了。 我們諮詢師和我們説起這個老師的時候,覺得她是突然覺得原來自己有這麼嚴重,需要到吃藥的地步,心裡開始告訴自己「原來我有病」,也去查了好多抑鬱的事情,越瞭解越抑鬱,也預約過她們諮詢師但沒有後續,後來就聽到自殺的事。 因為離我當時的家也挺近的,路過看到她家人在她逝去的地方跪著燒紙錢痛哭,也和別人搭話想不通為什麼,覺得也不是身體上的絕症為什麼好端端一個人就想不開了,我們不是她無法明白她內心最後到底是怎麼掙扎的。 以及很小就發現自己的一共“共情”情緒,現在都想用“共鬱”來形容。可以説這是人的基本感官感受,比如看了喜劇會笑,看了恐怖片會怕,而我看了一些電影比如「霸王別姬」會更加抑鬱,並且不斷的去瞭解影片中的角色的情緒,並深深的影響了我,我在很久很久中都難以走出來。 遇到好的人事物真的可以是良藥,也可以是毒藥。最常見是親情友情愛情,特別友情愛情,遇到好的朋友會樂觀很多,遇到喜歡的戀人會積極很多,而一旦被這種信任的人傷害,痛苦是翻了好幾倍的,一下子這個人就不好了的感覺,比如我現在。 持續跟帖,説了自己遇到的一些事和理解,好像無法幫上樓主,但是覺得樓主開的貼很有意義,謝謝。 ... 饲养员童S
Manic-depressive or bipolar depression is not as common as other forms of depression. Bipolar disorder used to be known as ‘manic depression’ because in this the person experiences periods of mania and periods of depression, with periods of normal mood in between. About 1% of the population will experience bipolar disorder at some time in their lives. In bipolar disorder cycles of mood swings from mania to depression occur over time. The mood change may have a psychotic basis with delusional thinking or occur in isolation and induce anxiety.
不负责任的说,根据我自己和见过抑郁患者来看,抑郁的人一般都是比较较真,对自己苛刻,对别人善良,敏感。抑郁的原因有遗传,有失恋,家里出事,学业工作人际关系等等等等上面的人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从表现上看抑郁和普通的低潮最大的区别就是不可控制自己的情绪。而精神上最大的区别在于和常人产生厌世厌人低落情绪不同,抑郁症患者在这些背后往往都有一个他终极最讨厌的人,那就是他自己。在他们诸多觉得没意思,讨厌,肮脏的事物中,他们最为憎恨自己。我知道这个世界上对自己很满意的人不多,但是正常人不会真正特别责怪自己,厌恶自己,划伤自己,自残自杀。抑郁症患者的厌世里面绝对包含着一个自己。他们可能很多认识到这样的憎恨自己不对,然后认为自己怎么会做憎恨自己这种不对的事情呢,不能好好说话像那些好人坚强的人一样好好活着嘛? 而更加憎恨自己。这也是抑郁的一个典型恶性循环。不负责任的说抑郁症患者大都试图改变自己的这种状态,有的人成功了,有的人暂时失败着,有的人就彻底失败了,举个例子张国荣。抑郁的人一方面觉得自己真的无能为力,是自己在抑郁做不到,需要别人理解,一方面又会责怪自己:开什么玩笑,别人断胳膊少腿都没有抑郁你他娘的抑郁什么什么做不到。。。绝对不是抑郁,就是个懦夫,懒惰,胆小鬼,没能力。然后久了就会觉得像我这种没事还抑郁什么xx玩意的废柴,有什么资格活在世界上,看看人家。我说过,抑郁的人一般真的很较真。
确诊之后,我开始每天服药治疗,刚开始药物就产生了功效,胸闷和不安的情绪有了些许好转。但是每天依然乏力,无法集中注意力,总是打瞌睡。(后来,医生跟我说,我吃的药里面有安眠药,而且其它几种药物也有犯困的副作用。)服药大概两~三周之后,头晕,紧张的症状开始减少了。大概三个月左右,我感觉自己时不时会有非常清醒的时候,起床后整个大脑非常清醒,就像缺氧的脑袋突然戴上了氧气罐。但是,我吃的药会让我犯困,依旧严重影响我的工作。于是,医生减掉了我的安眠药,只给我开几粒,让我晚上睡不着的时候吃。到了今年五六月份的时候,也就是前几个月,我已经基本恢复了。同事们都说我不是刚进来时那个样子了。跟大家有说有笑的。工作起来也更轻松了。但是医生说药还得继续吃,起码要吃一年半以上才能停。事实证明,医生的话是没错的。上个月,我以为我已经痊愈了,想擅自停药,却发现,只要超过两天没吃药,我的病情就有复发的征兆。于是,只得听医生的话,继续吃药。(药不能停啊)

Depression is a common mood disorder, with a high incidence and prevalence, while the overall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rate are low.Even if patients attained the initial clinical cure, there is still a high risk of depression recurrence, of which a great part may turn into self-mutilation or even suicide.Taking antidepressants as the most preferred treatment of moderate and major depression is recommended by almost all clinical treatment guidelines at home and abroad currently.At the same time, the concept of depression treatment is changing gradually from the initial single-mode drug therapy for symptom control to a comprehensive, individualized, quantitative treatment model.Promising psychological treatment, physical therapy and other alternative and complementary treatments are developing quickly.


BACKGROUND: In 2001, the Canadi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and the Canadian Network for Mood and Anxiety Treatments (CANMAT) partnered to produce evidence-based clinical guidelines for the treatment of depressive disorders. A revision of these guidelines was undertaken by CANMAT in 2008-2009 to reflect advances in the field. There is renewed interest in refined approaches to brain stimulation, particularly for treatment resistant 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 (MDD). METHODS: The CANMAT guidelines are based on a question-answer format to enhance accessibility to clinicians. An evidence-based format was used with updated systematic reviews of the literature and recommendations were graded according to Level of Evidence using pre-defined criteria. Lines of Treatment were identified based on criteria that included evidence and expert clinical support. This section on "Neurostimulation Therapies" is one of 5 guidelines articles. RESULTS: Among the four forms of neurostimulation reviewed in this section, electroconvulsive therapy (ECT) has the most extensive evidence, spanning seven decades. Repetitive transcranial magnetic (rTMS) and vagus nerve stimulation (VNS) have been approved to treat depressed adults in both Canada and the United States with a much smaller evidence base. There is also emerging evidence that deep brain stimulation (DBS) is effective for otherwise treatment resistant depression, but this is an investigational approach in 2009. LIMITATIONS: Compared to other modalities for the treatment of MDD, the data based is limited by the relatively small numbers of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s (RCTs) and small sample sizes. CONCLUSIONS: There is most evidence to support ECT as a first-line treatment under specific circumstances and rTMS as a second-line treatment. Evidence to support VNS is less robust and DBS remains an investigational treatment.
有一个特别特别关键的问题每个抑郁症患者都得遇到的,那就是抑郁症是不是自己的问题,是不是自己思想心态的问题。这个问题,也许医生和旁人可以很明确的回答说不是,这是抑郁症。每个深陷抑郁症的人都会很在意这个问题,包括我,我们都希望不是自己的问题(虽然又如上段所说的觉得是自己的问题才抑郁)。抑郁症,他当然是一个病,一般是抑郁久了身体里面缺乏让人有精力的化学因素(不懂不过类似)所以做什么都有气无力,表现得懒惰,厌世,什么也不做。这是有科学根据的病,病人不容易控制自己,严重了更有自杀或者幻觉等各种更加显而易见的症状。然而归根结底,抑郁这个状态,他是自我的因素,用俗话不负责任的话来说就是自我主观想不开导致的,所以是可以调节的,也就是为什么抑郁症是可以恢复的原因。然而,你千万不能给一个抑郁症的患者说你抑郁是你自己想不开,是懒惰,因为这不是事实。事实是想不开也分主观想不开和客观想不开,懒惰也分主动懒惰但是很爽每天开心得要死,和不愿意懒惰在抑郁期间每天无法集中精神,从而认为自己懒惰从而而更加憎恨自己。这会把他们推向万丈深渊,而且这也不是真的。抑郁症患者的他们的主观想不开,是由于各种客观原因导致的,这些因素可能包括遗传,生性敏感,人生变故,失恋,父母离婚,小的时候亲情缺失成长有隐患,遇人不淑工作出现重大阻碍,人生观崩塌等等等等。易宇恒的“无所事事,卧床不起,活着失眠不睡无法集中注意力等等”懒惰“的症状,是因为病情想不开,加上身体确实化学物质所造成的。

后来,换了工作之后,症状更加严重。我开始常常拉扯自己额前的头发,是情不自禁地抓着头发往上拉,因为我几乎每天都头晕,而且持续的时间越来越长,到最后,每天只要醒着就会头晕,拉扯头发可以让我稍微清醒一些。头晕最严重的时候,走路都需要扶着墙。每天都是没睡醒的状态,刚从床上起来,刷牙的时候就可以闭着眼睛睡着。在办公室也是强忍着不打瞌睡,实在忍不住了,就跑厕所洗个脸,或者干脆在隔间里睡一会。工作总是无法好好完成,一遇到稍微有点麻烦的事情就开始烦躁不安,只能草草做完了事。还有,总是坐不稳站不安。坐着一段时间之后就开始想往地上蹲,控制不住地想往地上坐。只能用臀部上部接近尾龙骨的部分支撑在椅子上坐着,只有这样我才能坐得久一点。站着的时候必须找东西靠着,有时候靠墙上,有时候靠着桌子,否则就会开始烦躁不安,感觉自己马上就会晕过去或者突然猝死一样。另外,我还特别怕吵闹,如果身边的人说话稍微大声一些,就会觉得很烦躁,很想逃离出去。感觉所有的噪声在拼命地往我脑子里钻。那段时间我非常抵触跟别人交谈,不必要的社交也都尽可能推掉,甚至上司请吃饭我都不想去。我开始越来越少说话,因为说多了会累,气接不上(这再次让我怀疑我肾虚)。因此,一整天,如非必要,我绝不开口说话。对于刚换了新工作的我来说,这等于是将自己与所有同事都隔绝开了。因此,每天一上班,我就觉得周围的气氛异常的压抑,大家都很陌生,即使我已经在那里上班超过两个月了,可是,依然无法跟身边的同事好好交流。上班成了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根据目前国内外抑郁症药物治疗指南,一般推荐SSRIs、SNRIs、NaSSAs等新一代抗抑郁症药作为首选药物。在我国部分地区,由于经济限制,TCAs如阿米替林、氯米帕明、麦普替林等仍作为一线治疗药物[9]。抗抑郁症药物具有不同的作用机制及不良反应,对每个人的治疗应答也不尽相同,合理选择与应用药物尤为重要。英国精神药理协会(British Association for Psychopharmacology,BAP)对目前一线抗抑郁症药物治疗疗效进行进一步文献荟萃分析,在其更新的循证医学指南 [11] 中指出,相比于SSRIs,双通道阻断药SNRIs(如文拉法辛)可能具有更高的特异性及更好的疗效;而在SSRIs中,艾司西酞普兰的疗效可能优于其他SSRIs;综合考虑治疗应答率、疗效、耐受性等因素时,选择舍曲林及艾司西酞普兰可能治疗效果最佳。
Brintellix通用名Vortioxetine,是一种调节和促进血清素分泌类的药物,属于非典型性抗抑郁症药物,它的机制目前还不完全清楚,但是发现它同时起到血清素再摄取抑制剂、去甲肾上腺素再摄取抑制剂、5-HT 1A受体激动剂、5-HT 1B受体部分激动剂等功能。武田制药声称,这款药物是目前唯一通过这种综合性的功能来促进血清素水平的药物,虽然每一种功能对其发挥抗抑郁作用的贡献有多大,目前为止还不是很清楚,此药除了能够改善患者的情绪外,临床研究显示还能改善认知功能,对于目前市场上销售的抗抑郁症药物来说,这可以称得上是一种具有进步性的药物。此药由武田和丹麦的灵北制药公司共同销售,在这笔交易中武田支付灵北制药4000万美元的先期付款,另外总计高达3.45亿美元的里程碑付款。2013年先后在美国和欧盟上市,预测2017年销售额8.45亿美元, 2021年销售额为17.5亿美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