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tellix通用名Vortioxetine,是一种调节和促进血清素分泌类的药物,属于非典型性抗抑郁症药物,它的机制目前还不完全清楚,但是发现它同时起到血清素再摄取抑制剂、去甲肾上腺素再摄取抑制剂、5-HT 1A受体激动剂、5-HT 1B受体部分激动剂等功能。武田制药声称,这款药物是目前唯一通过这种综合性的功能来促进血清素水平的药物,虽然每一种功能对其发挥抗抑郁作用的贡献有多大,目前为止还不是很清楚,此药除了能够改善患者的情绪外,临床研究显示还能改善认知功能,对于目前市场上销售的抗抑郁症药物来说,这可以称得上是一种具有进步性的药物。此药由武田和丹麦的灵北制药公司共同销售,在这笔交易中武田支付灵北制药4000万美元的先期付款,另外总计高达3.45亿美元的里程碑付款。2013年先后在美国和欧盟上市,预测2017年销售额8.45亿美元, 2021年销售额为17.5亿美元。
后来,换了工作之后,症状更加严重。我开始常常拉扯自己额前的头发,是情不自禁地抓着头发往上拉,因为我几乎每天都头晕,而且持续的时间越来越长,到最后,每天只要醒着就会头晕,拉扯头发可以让我稍微清醒一些。头晕最严重的时候,走路都需要扶着墙。每天都是没睡醒的状态,刚从床上起来,刷牙的时候就可以闭着眼睛睡着。在办公室也是强忍着不打瞌睡,实在忍不住了,就跑厕所洗个脸,或者干脆在隔间里睡一会。工作总是无法好好完成,一遇到稍微有点麻烦的事情就开始烦躁不安,只能草草做完了事。还有,总是坐不稳站不安。坐着一段时间之后就开始想往地上蹲,控制不住地想往地上坐。只能用臀部上部接近尾龙骨的部分支撑在椅子上坐着,只有这样我才能坐得久一点。站着的时候必须找东西靠着,有时候靠墙上,有时候靠着桌子,否则就会开始烦躁不安,感觉自己马上就会晕过去或者突然猝死一样。另外,我还特别怕吵闹,如果身边的人说话稍微大声一些,就会觉得很烦躁,很想逃离出去。感觉所有的噪声在拼命地往我脑子里钻。那段时间我非常抵触跟别人交谈,不必要的社交也都尽可能推掉,甚至上司请吃饭我都不想去。我开始越来越少说话,因为说多了会累,气接不上(这再次让我怀疑我肾虚)。因此,一整天,如非必要,我绝不开口说话。对于刚换了新工作的我来说,这等于是将自己与所有同事都隔绝开了。因此,每天一上班,我就觉得周围的气氛异常的压抑,大家都很陌生,即使我已经在那里上班超过两个月了,可是,依然无法跟身边的同事好好交流。上班成了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是由两种非常有效的化合物组成的合剂。三氟噻吨是一种神经阻滞剂,根据不同剂量具有不同药理作用。大剂量的三氟噻吨主要拮抗突触后膜的多巴胺受体,降低多巴胺能活性 ;而小剂量三氟噻吨主要作用于突触前膜多巴胺自身调节受体(D2受体),促进多巴胺的合成和释放,使突触间隙中多巴胺的含量增加,而发挥抗焦虑和抗抑郁作用。四甲蒽丙胺是一种双相抗抑郁剂,可以抑制突触前膜对去甲肾上腺素及5-羟色胺的再摄取作用,提高了突触间隙的单胺类递质的含量。两种成分的合剂具有协同的调整中枢神经系统的功能,抗抑郁、抗焦虑和兴奋特性。另一方面,本药中的四甲蒽丙胺可以对抗大剂量时三氟噻吨可能产生的锥体外系症状。三氟噻吨和四甲蒽丙胺相互拮抗的结果使本药的抗胆碱能作用较四甲蒽丙胺弱。本药对上述中枢神经递质的影响,临床上也相应表现为两种成分在治疗作用方面的协同效应和副作用的拮抗效应。此外,体内及体外试验表明,本药对组胺受体有一定的拮抗作用。并且还具有镇痛、抗惊厥作用,但无抗精神病作用。
And one of the things that often gets lost in discussions of depression is that you know it's ridiculous. You know it's ridiculous while you're experiencing it. You know that most people manage to listen to their messages and eat lunch and organize themselves to take a shower and go out the front door and that it's not a big deal, and yet you are nonetheless in its grip and you are unable to figure out any way around it. And so I began to feel myself doing less and thinking less and feeling less. It was a kind of nullity.
4.2.2 青少年抑郁症 研究表明,约有2.8%的13岁以下儿童及5.6%的13~18岁青少年患抑郁症,且多数具有阳性家族史[15]。早期识别和有效治疗可以减少青少年抑郁症对家庭、社会和学习功能的影响,并可降低抑郁症持续进展、自杀及药物滥用风险。多个指南[16-17]均推荐对青少年抑郁症进行综合治疗干预,并强调了诊治初期对患者进行全面综合评估、建立治疗联盟(包括患者、家长、学校及相关医疗机构等)及心理干预与动态随访管理的重要性。目前尚无绝对安全有效的青少年抗抑郁症药物。NICE指南指出,青少年轻度抑郁症不建议药物初始治疗;中重度抑郁症患者,如病情允许,建议先进行3~4个月心理治疗,效果不佳时可联合药物治疗,不建议单独药物治疗[16]。美国预防服务工作组(U.S.Preventive Services Task Force,USPSTF)指出,8岁以上儿童推荐使用氟西汀,12~17岁青少年可使用艾司西酞普兰。作为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通过的儿童及青少年抑郁治疗药物,氟西汀可能是最优选择,但服药期间仍应密切关注患者症状及行为改变,警惕病情反复或加重,尤其需警惕自杀风险[17]。青少年抑郁症通常病程较长,复发风险高,向双向障碍发展可能性大,且处于生理、心理不断发展期,治疗期间应动态监测,及时调整治疗方案。

青少年抑郁症的原因主要见于遗传因素,性格因素及患病前是否受过精神刺激。在这几种因素当中,家族遗传性因素对儿童抑郁症影响很大。经调查显示:大约有50%的抑郁症儿童父母中,至少有一人曾患过抑郁症,可见这个发病几率还是非常高的。   其次,性格特点是不容忽视的因素。很多孩子患病前具有以下这些性格缺陷:性格内向、文静,不爱交际,不喜欢出头露面,孤僻、多疑,经常注意到事物消极一面;还有些儿童病前多表现无能,被动,好纠缠,依赖和孤独的特点或是病前个性倔强,好攻击别人,这样的性格一旦受到意外打击后易患抑郁症。   最后,致病因素还与病前受过精神刺激有关。一般的患者在发病前都受过精神方面的刺激,如父母死亡或离异,父母对子女采取排斥或漠不关心的态度,早年曾患有严重的不幸经历,青春期遭遇精神创伤,或者身患疾病,人际关系的不协调,学习成绩不良等均可诱发抑郁症。


得知我得的是焦虑症之后,我开始回忆自己这差不多两年来的种种表现。我发现,过去的两年来,只有24岁的我,活得像一个七八十岁的老人。我抗拒社交,总是无精打采,全身乏力,从一楼走到4楼中途都要停下来休息一下,说话说多一些就上气不接下气,站几分钟就得找地方靠着。买一堆党参枸杞红枣,甚至当归来泡水喝,一天不喝就觉得自己会突然晕过去。晚上入睡之前,身体总会不停地震颤。半夜会突然胸闷惊醒,就像被谁捂着鼻子和嘴巴透不过气来一样。那段时间,我一直在担心自己会突然死掉。我常常回想自己二十几年的人生,到底做了些什么?常常想起自己以前做错的事情,然后心情会突然跌入低谷,每天下班,或者周末休息的时候,我都是一个人关在房间里坐在书桌前发呆,或者看书。一整天几乎都不说话。我开始失去食欲,肚子饿了也不想吃东西。吃饭吃到一半会突然胸闷。
也是这时候,大概是2015年10月的时候吧,我开始觉得自己非常不
儿童和青少年的药物治疗一直处于争议之中,因为不同药物的药量和副作用都不同,推荐用药和剂量大部分都是按照成年人而定的指标,在儿童和青少年的药物治疗中最主要的挑战还是在于如何在药物效果和其副作用中做取舍。不过即使在儿童和青少年这个群体中,抗抑郁药物仍然表现出显著的医疗效果。但是不同的药物效果差距很大,对于三环类药物,一份2013年的研究发现在6-18岁这个年龄段中,药物的几乎没有反应率并且对于抑郁症只有很小的作用。然而,当这个年龄段只限制在青少年阶段的时候,尽管总的药效还是不高,但是在这个年龄段有所提高。另外一份2012年的研究发现更新型的抗抑郁药物,对比安慰剂的话,康复率为45%vs38%。但是也有证据表明相比于安慰剂,药物会引起更高的自杀想法(4%vs2.5%)。还有研究专注于康复率,发现药物反应率与安慰剂反应率的对比为61%与50%。不过大量的研究发现总的来说,新型药物SSRI的药效都较为良好,并且氟西汀_百度百科的效果最为显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