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ink to this web site does not imply an endorsement of, affiliation or association of any kind with this web site or the third party responsible for it the Company, its affiliates and related companies. In addition, the Company is not responsible for this web site or the information contained or collected therein. Use of this web site is entirely at your own risk and subject to its terms and conditions of use including use of Personal Information. You may not create links from other web sites to this Site without the prior permission of the Company.
声明:此回答是一名长期抑郁症患者的经验总结,原文适用于中度抑郁症及以下自救,更新适用于想要关爱身边抑郁症患者的朋友。虽然本人读过不少关于抑郁症的书(此文设计基本概念都有权威出处),参加过一些关于抑郁,焦虑,自信心的正规医疗自救培训,但目前本人没有经过任何正规系统的专业学习,答案中的任何观点都属于完全业余,严肃问题请一定寻医问诊,欢迎指正。话题经验相关:我本人因为博士转专业和实验不顺长期抑郁。我有一个非常善良温柔三观正,并陪伴我多年的男朋友(非抑郁症),感谢他的存在。鉴于有太多很爱护自己另一半的朋友问我这个问题,想要为身边患有抑郁症的朋友做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做;我觉得有必要在这里简明扼要地地说明几个问题及注意事项。又以及,鄙原文上传后的这些年获得了一些新的知识和感受,我在这里做一次更新。-20160527
Abstract DESCRIPTION: Update of the 2009 U.S. Preventive Services Task Force (USPSTF) recommendation on screening for 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 (MDD) in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METHODS: The USPSTF reviewed the evidence on the benefits and harms of screening; the accuracy of primary care-feasible screening tests; and the benefits and harms of treatment with psychotherapy, medications, and collaborative care models in patients aged 7 to 18 years. POPULATION: This recommendation applies to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aged 18 years or younger who do not have a diagnosis of MDD. RECOMMENDATION: The USPSTF recommends screening for MDD in adolescents aged 12 to 18 years. Screening should be implemented with adequate systems in place to ensure accurate diagnosis, effective treatment, and appropriate follow-up. (B recommendation) The USPSTF concludes that the current evidence is insufficient to assess the balance of benefits and harms of screening for MDD in children aged 11 years or younger. (I statement).
Manic-depressive or bipolar depression is not as common as other forms of depression. Bipolar disorder used to be known as ‘manic depression’ because in this the person experiences periods of mania and periods of depression, with periods of normal mood in between. About 1% of the population will experience bipolar disorder at some time in their lives. In bipolar disorder cycles of mood swings from mania to depression occur over time. The mood change may have a psychotic basis with delusional thinking or occur in isolation and induce anxiety.
从上一段关于概念和种类的介绍,大家是否可以大概判断出自己或关注的人有无患有抑郁症呢?如果你不能确定,请找到权威网站做抑郁测试(这样的测试到处都有,在这我只给出一个英国医疗部的一个官方网站,Depression self-assessment) 。测试的结果应该以可以让你判断出是否有抑郁症、症状类型、持续时间及严重程度为标准。这样的测试,一般都需要本人去填写完成。在这里担心患者的朋友可以与患者商量得到允许后,同患者一起做测试以了解他们的真实情况。(切忌勉强对方)。我们都知道,抑郁症可以从轻度的情绪低落烦闷到中度的感到疲倦焦虑,身体机能紊乱等到重度的慢性无好转、自残自杀。为了避免减缓病情恶化,即时准确地对抑郁症的测试判断非常重要,有条件的朋友请一定前往权威医院就诊。这时,担心患者的朋友们可以试图劝说初次患病/疑似抑郁症却并不承认自己有抑郁症的朋友不要讳疾忌医,正确地对待疾病知识,是科学和逻辑的思考方式。这种正视问题解决问题的态度,是一种难得的人生智慧,也是治疗抑郁症的终极手段。一旦确诊后,根据自身情况,可以选择吃药,心理咨询,自我训练,或者参加群体讨论。

不负责任的说,根据我自己和见过抑郁患者来看,抑郁的人一般都是比较较真,对自己苛刻,对别人善良,敏感。抑郁的原因有遗传,有失恋,家里出事,学业工作人际关系等等等等上面的人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从表现上看抑郁和普通的低潮最大的区别就是不可控制自己的情绪。而精神上最大的区别在于和常人产生厌世厌人低落情绪不同,抑郁症患者在这些背后往往都有一个他终极最讨厌的人,那就是他自己。在他们诸多觉得没意思,讨厌,肮脏的事物中,他们最为憎恨自己。我知道这个世界上对自己很满意的人不多,但是正常人不会真正特别责怪自己,厌恶自己,划伤自己,自残自杀。抑郁症患者的厌世里面绝对包含着一个自己。他们可能很多认识到这样的憎恨自己不对,然后认为自己怎么会做憎恨自己这种不对的事情呢,不能好好说话像那些好人坚强的人一样好好活着嘛? 而更加憎恨自己。这也是抑郁的一个典型恶性循环。不负责任的说抑郁症患者大都试图改变自己的这种状态,有的人成功了,有的人暂时失败着,有的人就彻底失败了,举个例子张国荣。抑郁的人一方面觉得自己真的无能为力,是自己在抑郁做不到,需要别人理解,一方面又会责怪自己:开什么玩笑,别人断胳膊少腿都没有抑郁你他娘的抑郁什么什么做不到。。。绝对不是抑郁,就是个懦夫,懒惰,胆小鬼,没能力。然后久了就会觉得像我这种没事还抑郁什么xx玩意的废柴,有什么资格活在世界上,看看人家。我说过,抑郁的人一般真的很较真。
是由两种非常有效的化合物组成的合剂。三氟噻吨是一种神经阻滞剂,根据不同剂量具有不同药理作用。大剂量的三氟噻吨主要拮抗突触后膜的多巴胺受体,降低多巴胺能活性 ;而小剂量三氟噻吨主要作用于突触前膜多巴胺自身调节受体(D2受体),促进多巴胺的合成和释放,使突触间隙中多巴胺的含量增加,而发挥抗焦虑和抗抑郁作用。四甲蒽丙胺是一种双相抗抑郁剂,可以抑制突触前膜对去甲肾上腺素及5-羟色胺的再摄取作用,提高了突触间隙的单胺类递质的含量。两种成分的合剂具有协同的调整中枢神经系统的功能,抗抑郁、抗焦虑和兴奋特性。另一方面,本药中的四甲蒽丙胺可以对抗大剂量时三氟噻吨可能产生的锥体外系症状。三氟噻吨和四甲蒽丙胺相互拮抗的结果使本药的抗胆碱能作用较四甲蒽丙胺弱。本药对上述中枢神经递质的影响,临床上也相应表现为两种成分在治疗作用方面的协同效应和副作用的拮抗效应。此外,体内及体外试验表明,本药对组胺受体有一定的拮抗作用。并且还具有镇痛、抗惊厥作用,但无抗精神病作用。
也是这时候,大概是2015年10月的时候吧,我开始觉得自己非常不正常,需要去医院检查一下。一开始去的是耳鼻喉科,因为我怀疑所有的这些症状都是因为我严重的鼻炎呼吸不畅顺,导致脑部缺氧而产生的。于是我开始接受脱敏治疗。但是每次我跟医生说我头晕,说话说多了脸会发麻,胸闷的时候,医生总是说鼻炎虽然会影响到呼吸和生活,但是并不会出现这些症状。而且,接受脱敏治疗两三周之后,除了鼻子稍微通了一些,其余症状甚至更严重了。于是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肾虚。看中医,医生给我开了些补气的中药,除了有些心理作用外,然并卵。后来我又怀疑自己之前的肺炎和支气管炎还没痊愈,于是,我去看呼吸内科。挂了一个专家号,那个主任听了我的描述之后,建议我住院全面检查,于是我跟公司请了一个礼拜假。做了包括脑电图,脑CT,胸透,B超,心电图,动态心电图,心彩超,肺功能,肝功能,血常规在内的十几种检查。住院期间,医生为避免我有什么心脏病,一直在给我吊丹参。几天后,结果出来,全部正常。那个主任医师说第一次见我的时候就大概猜到我其实没什么大问题,(注意,他说的是没什么大问题!)但是,你的状况, 如果不给你做个全面检查,你是不会安心的。等一下我让心理科的医生跟你谈一下吧。

虽然药物和心理方面的干预措施对重度抑郁患者均有效,但抗抑郁药物仍是治疗重度抑郁症的主要手段。在过去二十年里,SSRIs(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已逐步成为最常用的抗抑郁处方药。Escitalopram作为最新上市的一类SSRI药物,是外旋西酞普兰的纯S-对映异构体。在本系统评价中,我们对Escitalopram与其他抗抑郁药相比治疗急性期重度抑郁症的有效性、可接受性和耐受性进行了评价。共有22个随机对照试验(约4000名受试者)纳入本研究。结果显示: Escitalopram似乎适合成为治疗中到重度抑郁症的一线药物。由于纳入研究只比较了少数几种抗抑郁药物,因此我们无法确定其疗效与其他众多临床抗抑郁剂相比,孰好孰坏。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对6个研究(接近2000名病人)的合并结果表明,Escitalopram的疗效优于citalopram。
×